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如匪浣衣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10-01 20:25:11.0


 

如匪浣衣

09/21/01

心之忧矣,如匪浣衣。我的心忧伤而凌乱,如同还没有洗的衣服。

很久没有回头看过了。忽然想知道,我是怎么到这里的。似乎已不记得发生过什么。在我身后有一些脚印,可它们已经消失了。

我曾站在那座高高的桥上,身后的汽车纷纷呼啸而过,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吹动了我的长发。河并不深,桥下的水有些浑浊,泛着黄泥的颜色。远处一架飞机从夕阳谲丽的光影里飞来,还很远,听不到声音。我喜欢在黄昏来临的时候站在那桥头,看着河水慢慢流动。河边的树木暗暗地绿着,很高,比大桥还高,我想,它们应该也很老,大约和我爷爷是同龄的罢。那排茂密的树林下是有条褐色小路的,它沿着平缓的河流一直延伸。当我看着这一切的时候,便觉得世界是静止的,那么、那么的安宁。

我在你的胸口,也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么?重重的危机似已过去,我无法想象所有的这些浮浮沉沉的日子----多么象掠过我手背的风。没有痕迹。我钻到前生今世的梦幻里面,默默无言。

清晨里,我看见一只鸟儿在钟楼的顶端停驻,它想必也饶有趣味地看着下面的人们来来往往吧。它看到什么了呢?它看见我们匆匆忙忙从一栋建筑到另一栋,就象树林里的兔子,独自从一个草丛急忙窜到另一个草丛,没有时间互相打个招呼。然后到了晚上,这些兔子才都钻进泥洞里,挨在一起,爪子触着爪子,头倚着头。

深夜还是寂寞的。窗子没有关,风有些凉起来了。毕竟是秋天到了,北方的夜晚,有一股略带潮湿的寒气。聊天室里人还真不少。我只是静静的看着。忽然想起大佑的<母亲>来了。“你如此端详的这张迷惑的脸。”

网上的人们,依旧写着布满愁怨的诗,有的好看,有的不好看。网上的小说,有的竟有如此煽情的题目,有的里面却流动着一片挥不去的淡淡的鸦片味道。也有的好看,有的不好看。连着,连着,一篇篇看将下去。随着它们,也迷乱起来。我在看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我的房间有一些凌乱。桌子上放着的书本还那样翻开着,没有放回书架上去,互相间还高高低低地叠着。几张CD扔在CD机上,没来得及收。床单没有拉平,还留着我在上面躺过的印子。邮箱里还有几封邮件没有回。洗衣筐里堆满了这一周的衣服。忽的又想起那句话:“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未浣之衣,乱得如同梦境。从一个梦里出来,又到另外一个梦里去了。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笨的人。在异乡的日子,我还是没有学会怎么逃避孤单。看着对面镜子中的我,越发的轮廓分明起来,连眉毛的走向,也好似比原来清晰了不少。看着自己的眼珠,深深的黑。然后我对着自己微笑了:那是多么未知而完美的黑色啊。

在我们心里,到底有多少纠缠不清的完美呢?记得我们当初说起,我们做菜的时候,总喜欢把手头的调料每样都多多少少放上一点,无论做什么菜。这就是贪心的、荒谬的完美主义了。的确,有过一些完美的梦,它们来自那无形的空间,复又归于尘土了。错误永远也不会正确起来,就如同幻影永远走不进阳光。

或许也该开始一场留学生的标准爱情了。计算机,电子工程。上课工作,车来车往。穿衣吃饭,相依为命。想起楼前的松鼠们,嗖地窜来窜去,想必也是它们的家庭生活吧。

忽然冷笑了一下。觉得困了。

 


看了,忽忽地心中一暗,觉得凄凉了

  发表于2001-10-01 23:10:59.0


 


在外面作工程的时候看到一头驴子费力的拉着车,我觉得那就是自己了……

无知者无罪  发表于2001-10-02 02:28:57.0


 


忽然颤抖了一下,觉得入秋了~

Lamses  发表于2001-10-02 11:30:1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