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我的二十岁是这样走过的(有些跑题—)

槿风  发表于2001-10-05 15:59:50.0


 

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的琼瑶小说,大概是初三那年吧,现在已经是全无印象,可见当年是一点没能看懂。真正让我对琼瑶小说有兴趣的,应该是在师范学校。有了足够的时间,也有了一定的经历。几个女生在一起,没事就是聊聊最近看了什么新书,男主角是如何的怜香惜玉,这是永远不败的主题,对于我们这些青春年少的女孩子,这种书的魅力是不可抵挡的,而琼阿姨正是以她细腻的笔触为我们描写着一个个离我们极远,但是却是我们心中期盼的爱情故事。一切只是为了爱,或者极悲,但是只要能那样的爱过一场,什么都值得。对于这种伟大的爱,我充满着神往。
    随着年龄的增长,仿佛也成熟了一些,看过了一些发生在身边的分分合合。原本对爱情充满神往的我,在别的故事里渐渐变得清醒,原来,小说里的爱情就像发生在真空里的匀速运动,永远不会停;但我们这个社会里有太多的阻力,无论多快的运动,总有停下来的一刻。所以再一次拿起琼瑶的小说,我仍会被感动。只是合上书,我会抱以一笑,我更明白,这样的故事可能永远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毕业之后,有了一份什么都没有的工作,拥了这份看似稳定的工作,我却发现我失去了自由和前途。其实每天活得并不开心,表面的充实只是为了掩盖内心的空虚和无助,更可卑的是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盼了一个月盼来的却是连我在这儿都羞于启齿。这样的生活和我的想象相差太多,尽管已经工作了一年多,但我还迟迟不能适应。
也正因为如此,我本能的排斥着爱情的到来,连最基本的物质生活都不能保证,我不敢再奢求什么,没有面包的爱情会幸福吗?我的回答的否定的。
   在学校就接触了网络。但当时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偶尔想要放纵一下的时候,会去上个通宵。一个人上通宵是很无聊的事情,看了几个网站的内容,新闻太严肃、娱乐太低俗、文学太高雅。一个小时下来,我就困了。鬼使神差的进到聊天室,用豁然开朗形容我当时的感觉一点也不过份。有发泄,有温存,有甜言蜜语,也有脏话连篇,在这个完全没有面具的社会里,也有善良,也有丑陋,也有正义,也有邪恶,这里是真正的不夜城。
    在这个不夜城里,我的位置在哪里?我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好奇心让我在这儿住了下来,我要找到我想要的答案,最开始认识的网友现在大都没有了联系,但是对他们我仍有很深的印象。
    在临毕业的那段日子,我和我的同学们更是将上网进行到底。同学中也早有了网恋的传出,但当时的我,仿佛对这时髦的东西还有些适应不过来,惊叹两个素味蒙面的人怎么可能会发生爱情呢?我怀疑它的真实性,索性,有段时间,我离开了聊天室,因为那儿让我突然有了婚姻介绍所的感觉。但是见那些陷入爱河的同学们幸福甜蜜的小女人样,久了,我也就适然了,也许他们真的是相爱吧。
    毕业之后,和同学联系少了,至于他们网恋的结果如何,我不得而知,而此时的我。因为空虚和苦闷,又渐渐迷了了网络,迷上了qq.
    12月9日,是我20岁生日刚过了一个月,我仍记得那天是星期六。阴。我和朋友去到一家新开的网吧里打发时间。就在那天,我遇到了他——章,这个一年来,几乎每天都出现在我脑子里的名字;我简直认为这是上天送给我的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和他是不打不相识,后来我曾调侃说他是被我仍了之后又被我捡回来的,他却说,那天他差点就会炸了我的qq号,好险…….
   那天我本是开了5xxxxxx和2xxxxxx两个号,他在我2xxxxxx上的申请被我拒绝了。本该就此打住,意外的,在一个叫很爱很爱你的房间里,我又遇到了他,那是他朋友开的房间,他质问我为什么拒绝。之后我们在聊天室里大吵了一架。出于恶作剧,我在5xxxxxx号上申请加他,竟然被通过,我暗自窃喜,但后来才知,他早知5xxxxxx各2xxxxxx是一个人,这就算是相识吧。
    当天晚上,我主动给他打电话,约他上通宵,他满口答应,我怀疑自己的举动,平日里,我虽然算不上淑女,但起码的矜持还是有的,可是那天,我有些反常,就在和他认识不到十个小时的晚上,我答应做他网上的老婆,但是却只是小老婆,他说大老婆是他的电脑,算了,我不跟他计较,反正从认识他之后,我变得很牵就.
   之后的四个月,是在幸福里度过,每天想念,想念,想念.把每周一次的上网频率改为每周n次.如果在qq上见不到他,我就会给他写e-mail鬼知道, 我是学数学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文学天斌?实在想他想到心痛,就会给他打个电话过去.没有目的,没有主题,天南地北的瞎侃一番,直到电话卡用光,自己断掉.我们最长的通话时间是80分钟,这是我的个人记录。那年期末,他没有拿到奖学金,他说是因为我,我能影响到他,我高兴极了。
    爱仿佛是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但是广州和重庆毕竟是相隔遥远,尽管我想见他想到发疯,但是我们之间却很默契地从不要照片来看看。信步走到机场,我会特别留意从广州过来的飞机,总在心里幸福地幻想着,有一天,能在机场大厅里迎接他的到来,无需暗语,无需照片,只要彼此的眼神就能感觉到彼此,然后在来往如梭的人群里,我们相拥而泣我曾对自己说,如果他能来重庆,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他,包括我。可是这一切,我从不曾地他提起,可能不想给彼此太多的负担。理性地说,我知道我们的未来并不太光明。但我也没想到。
    …………
    幸福很短暂,还长着翅膀会飞,我以为我会幸福很久,可是,似乎是转眼之间,我的梦全碎了……..
   应该是三月的一天,又给他去了电话,女人总是缺乏安全感。我不再是往日那种满不乎的语气。很严肃的,我问:“你对我是什么感觉?”我宁可相信他那天是发烧了。“我觉得你是一张白纸,我不想污染了你…….”我已经听不下去了。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嘟..嘟..嘟电话断了,电话卡正开巧用完。也好,免去了我的尴尬,我还以为他爱我如我爱他一样。我以为他给我写的那封e-mail 是真的,我以为…..
    我都以为错了,天啦!我犯了一个怎样的错误?
    接下来的几天是在矛盾挣扎中度过。我还要不要再爱他,这个问题我无数次地问自己。傲气的我说:“算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去爱,像条狗一样的摇尾乞怜,不是你的个性。”心里又响起一个声音:去争取呀,这毕竟是你的初恋。这种自己对自己的对抗把我整个的打挎。我给他去了一封信,大概是讲在短时间里我还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但希望不能做情人的我们还可以做朋友……我又是每周只上一次网,有时候是两周一次。只是在每天临睡觉前。我会关掉屋子里的灯。欣赏楼下网吧的广告牌。因为这样,我仿佛感觉他离我并不遥远。而每每此时,泪水早已滑落。越是擦就越流得厉害……
    五月份,我整整瘦了十斤    
    之后,就很少遇到他了,可能是他忙于毕业,或者我们真的是缘分尽了。再一次见到他,是在四月底。那天他用的是3xxxxxxxx,我们最开始的认识就是从这个号开始的。我丝毫没有怀疑,沉浸在我们重逢的喜悦之中。那天他说他心情不好。我立刻给他找来了笑话。我们除了感情,什么都聊,而且聊得非常愉快。这种愉快是久违了的。可就是因为这一次的巧遇,才注定了我最后彻底的放手。
    一周之后,又去了。他也在上面,我很高兴。“上周那个人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这句话对我像炸弹,我听得心里发慌,手在颤抖。很厉害的抖。很艰难地我打出一行字:“我恨你”就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网吧,那天回家就把自己锁在屋里。眼泪是我唯一的语言。我的双肩在抽搐,但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希望对他的记忆能如同我的泪水一样,流走,流走…..
   之后的几个月,足够让我冷静地想个清楚,我恨的不是他,应该是我自己。是我口口声声说爱他,但是我却有分辩出网络那个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这个充满伪善的社会里。相信别人已经不易。但是现在,他让我连自己也不能相信。我情何以堪。
    我恨你是我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三个月之后的我平静了许多,以后还是每周上一次网。我仍会打开qq,但我总是隐身。他的头像再也没有在我的好友栏里鲜艳起来。我还是爱他的。但他终不属于我,或许从不曾属于过我。那天终于决定删掉他发过来的贺卡,那些曾经让我捧腹,感动地贺卡。还有他写过来的仅有的三封信。不,是其中的两封。我保留了那些让我感动,同时也让我误会的信。
   再一次上网,我连同那封信也放进了垃圾箱里,再看一遍,
   清空!
   什么都没有了。那天的速度快得让我还不及后悔。
   七月份,我很忙,也正好,占用了我不少胡思乱想的时间。再一次上网可是是在七月中旬。他的号已经易主。我没有忍心把那个已经不是他的号码删掉,除了这个号,我再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回忆的东西了!
    再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或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打他的手机,却没有勇气出声。后来,我变得聪明了许多。我会把电话打去他以前的寝室。我明知他不会在那儿。或者拔通了不说话,或者告诉接电话的人,我在找回忆。仅此而已。希望他们不会以为是遇见了疯子才好。
    前几天,朋友告诉我。其实她那儿有那封我曾经保留过的那封信。是我以前发给她的。她擅自做主的把那封信放到了网上,我如过客一般地到指定的地址,又一次,我读到了那封信。这是我可以证明他爱过我的唯一证据呀。依然感动!
   九月份,琼瑶的情深深雨蒙蒙亮相央视。依萍的那首----《离别的车站》又一次把我的眼泪引了出来。这是我曾经幻想的情景,却终是没有出现。
    写了这样一通可能算是废话的东西,不是要坦白,不是要乞求,更不是忏悔。只是我21岁的生日快到了,和他认识也快一年了。算是一种纪念吧,纪念我20岁里一段如梦如幻的旅程。

(他是广州名校名系的大学生,我是不愿谈及自己一切的准乞丐。新世纪的灰姑娘注定是个悲剧。就算我们不是平行线,但是相交之后会越分越远。越分越远)

 


有我 :)

常微雯  发表于2001-10-07 08:59:18.0


 

你知道吗?生日那天,好多朋友祝福我,连陌生人都为我的歌鼓掌。可有一分我以为会有的祝福,我却没有等到……你知道我等的是谁。我想,毕竟曾经……可是……人原来是这么容易遗忘的……但……为什么我不能忘?我……和你,都是不容易忘记,却容易被忘记的,呵呵……


  无论如何,有过就是珍贵的记忆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0-15 11:07:01.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