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论道蒙泽——江枫与庄周对白

江 枫  发表于2001-10-11 03:53:46.0


 

论道蒙泽
——江枫与庄周对白


    避开现世的嘈杂,穿过前世的喧闹,溯着时间的水流,我回到了千年前的蒙泽。
    伫立泽畔,我抬头望见了战国的天空,还有一轮暖暖的春阳。
    岸草茸茸,蝶影翩翩。
    水面氤氲,鸟声婉转。
    一大朵载着哲思的云彩,从头顶飘过……又是一大朵……飘过……

    忽然,有隐隐的琴声,从水面上荡过来。
    水面上没有舟。
    我绕过一片沼泽,一片浅滩,向琴声寻去。

    原来,须眉皆白的庄周,正席地而坐,鼓琴而歌: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
                天下有道兮圣人成焉,
                天下无道兮圣人生焉。
                方今之时,仅免刑焉。

                福轻乎羽兮莫之知载,
                祸重乎地兮莫之知避。
                已乎已乎兮临人以德,
                殆乎殆乎兮画地而趋。
                迷阳迷阳兮无伤吾行,
                吾行却曲兮无伤吾足!

                ……

    “先生,你身后的历史,文明虽突飞猛进,痛苦却如影随形,向人类追杀而来,哪里才是我们的憩园?”
    “哈哈……江枫!难道这蒙泽的风光没有告诉你什么吗?”
    “我知道,湿烟袅袅,嫩草萋萋,游鱼相忘于江湖,云莺振翮于蓝天,万物同源,诸象归一。但我还是感觉,人毕竟还是万物之灵长,又怎能与鸟兽同栖?!”
    “江枫,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我并没有主张人类必须回到茹毛饮血的远古,我只是说,在自然的背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万物从它而生,又照它暗示的方向而去。所谓回归自然,就是使自己的一切行为,都丝丝入扣地合于这一暗示。鸟兽能合于它,人类却不能;鸟兽能自自然然地合于它,人类只能莽莽撞撞合于它;人从莽莽撞撞走向自自然然的过程,就是求道。”
    “人不如禽兽,就是因为禽兽比人更合于大道?”
    “是的。所以,你不能说痛苦在追杀人类,这一切都是人咎由自取!”
    “那么,什么是道?”
    “按你们现代人的说法,道,就是自然秩序,道的演化,就是自然秩序的扩展。”
    “我明白了,先生之所以爱亲近自然,垂钓,鼓琴,放歌,漫舞,羡鸟鸾之高飞,慕游鱼之自在,陶然忘机,甚至让庄周梦蝶,让蝶梦庄周,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山水自然。”
    “不,不是山水自然!自然有三重境界:一曰山水自然,像你我眼前这美丽的蒙泽;二曰大自然,包括天外天与天内天,楼外楼与楼内楼,以及鲲鹏之外与鲲鹏之内的鲲鹏;三曰自然秩序,就是使自然成为自然的自然力量。”
    “先生表面上亲近的是蒙泽这山水的自然,实际上是在通观大自然,并借大自然以体悟自然的秩序。”
    “是的。江枫,你听这琴声,初听嘈嘈切切,如风声雨声;再听阴阳顿挫,如万物和声;续听寂寂寥寥,如郁雷无声。”
    “寂寂寥寥,郁雷无声?”
    “对,这就是自然秩序在静默和庄严中的渐次扩展!”
    “先生,我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要违背自然秩序呢?”
    “江枫,你问得好!西方人把一切都归诸原罪,而原罪背后是什么呢?”
    “什么?”
    “原智!”
    “原智?”
    “对,原智!大道赋予人以智慧,就是要人们以更自觉的方式进入混沌,或者以更混沌的方式澄明自觉。但我那个时代,人类尚处于童年,至于你们现在的时代,比童年也好不了多少。而童年是不更事又爱惹事的年代,所以才有征伐讨掳,才有自戕他戕!此外,人们还用自己那点还没有发育完整的可怜的才智,企图超越自然,建设他们理想中的乐土,殊不知常常弄巧成拙,反受其害。”
    “先生,可人类不能没有理想啊?”
    “但是,人类的理想,不在未来,而在过去!”
    “过去?”
    “只能是过去!”
    “你是要我们回到过去吗?”
    “哈哈,过去也有三种。一是语境上的过去,战国就是你们的过去,像尧舜是我们的过去一样;二是物境上的过去,井田是你们的过去,像洞穴是我们的过去一样;三是心境上的过去,淳朴曾经是你们的过去,像无知曾经是我们的过去一样。回到过去,不是让你操禽言,着兽皮,居洞穴,而是让你的心境与自然的秩序同一,让你的行为与自然秩序同一,让你的一切企图都回到世界最初始的目的之中去!”
    “先生,难道人类普遍期冀的和平、富庶、自由、民主不符合自然秩序与最初始的目的?”
    “江枫,人类的理想,不是人替天行道换来的,不是人代天立言讲来的,这样的理想都是妄想,是乌托邦,是对自然秩序的反动。真正的理想,是自然秩序衍化的结果。”
    “难道我们就不能前瞻未来?”
    “历史上有多少所谓高屋建瓴的圣人,他们前瞻出的乐园,不是成为吊人胃口的乌有的酸梅,就是引领我们误入其中的陷阱,我们都是被理想害苦了的族群!所以,一切真正的进步,都是回归,回归到世界最初始的目的中去!”
    “那么,我们如何回归最初始的目的呢?”
    “回归是一个选择的过程,选择还是有三种。一是圣人,你们现在管这种人叫领袖,他代表我们选择。二是我们自己选择,你们现在称呼这种做法为民主。三是自然秩序引领我们去选择。圣人不死,盗贼不止,三种选择中,第一种选择是最糟糕的,第二种选择稍好一些,最好的是第三种选择,无为而择!”
    “这就是先生总强调无为的原因吧?”
    “是的。”
    “先生,我明白了,所谓无为,于个人就是没有刻意的、崇高的、甚至所谓能动的行为,于社会就是没有替天行道的、为民请命、代民立言的圣人或集团,于根本的旨意就是不违背自然的秩序!”
    “江枫,你说的好!我们要无为而生,无为而死,领袖要无为而治,黎民要无为而择……”

    说到这时,微风细细,起于青萍之末;雾霭散去,隐于林木之间。眼前一片澄明。
    先生重整衣冠,再理琴弦,临风端坐,对水而弹。
    和着庄周的琴声,我作歌曰:

                在茫茫的宇宙里,
                天空在运送着星辰,
                大海在运送着浪花,
                河流在运送着舟楫!
                而无所不在的道啊,
                在运送着我们。
                我们从何出来?
                又要往何出去?
                大道又要把我们送往哪里?!
                送往哪里?
                哪里?
                …………

    庄周兴来,与我和歌曰: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
                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
                天下有道兮圣人成焉,
                天下无道兮圣人生焉。
                方今之时,仅免刑焉。

                福轻乎羽兮莫之知载,
                祸重乎地兮莫之知避。
                已乎已乎兮临人以德,
                殆乎殆乎兮画地而趋。
                迷阳迷阳兮无伤吾行,
                吾行却曲兮无伤吾足!

                ……



江枫写于野草书屋

 


  没人看见这篇文章?

胡人  发表于2001-11-21 17:05:10.0


 

立意好,文笔好,简直出类拔萃!就是没有自己的思想,像说明文。


太思想的文字有时候难免另类,如北望文中的平路!

亦雨  发表于2001-11-25 02:28:3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