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明明不是天使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0-15 13:35:02.0


 

明明不是天使。
这是我最初看到的关于他的介绍。一篇娱乐文章,有常见的媚俗。尽管这样,他仍在文章里面固执的表现出一点他的不同。
他叫黄耀明。我用智能ABC输入,一不小心,他的名字就会变成“黄要命”。呵呵,真是要命。在我的偏执越来越明显时,我开始只听他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他华丽的,妖娆的,冷漠的声音。在这个世界缓缓穿行。
偶尔他也有温暖,他唱《小王子》。那么轻快的声音,像一株金合欢,撒下叮叮当当的碎片。我在黑暗中听这歌,当催眠曲。然后梦见了小王子。令玫瑰和狐狸都心碎的小王子。我想我是被他驯服了,我能在万千混乱的呓语中一下分辨出他的样子来。黄耀明有一张BABYFACE,在演唱会上穿几艳丽的袍子,夸张到极致,有暧昧的表情。我想真的,其实他还是天使,不然我坐在离他那么遥远的沙发里,为什么还是有泪水泫然欲滴?
他最红的时候我还很小,达明一派解散了很久,我才听到《石头记》。那是最初打动我的歌。歌词里说:一心把生关死劫与酒同饮,怎知那笑谙藏泪印?我从这歌里学会一个词:纷纷扰扰。-----原来这人生,真的是一场纷纷扰扰,是真真假假,悲欢恩怨都是诈。
我住的城市里有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音像店,有粗哑尖细不计其数的声音。我总是在找一张他的唱碟。这很难,我不知道为什么。是他不够红吗?还是他的性别和定位都太模糊使人无所适从?
但是你能够怎么要求他呢?你能要他穿上舞男式的打歌服在台上吃力的黄熟梅子卖青;还是要求他一味的纵容鄙俗的音乐或是一味抵抗最终被时代淹没?
这都是不是他。黄耀明是游离于这世界之外的,他悲悯,但他不投入。在信徒们如蚁地涌过来,妄想餐食他的血肉时,他可以毫不犹豫的给你一记响亮的耳光。他是众生的俯仰者,而非救赎者。
或许我给予他的评价过于矫情了,或许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香港歌手,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如此而已。
但是于我,他究竟是不同的,我只听他一个男歌手的歌。
我喜欢他的歌。非常喜欢。喜欢林夕给他作的词,是林夕作词生涯的精髓。
只有他,才敢那么无所谓的唱:我这么容易爱人。
“不会终生抱撼 明天一位比你更残忍 背叛我 
别带着仁慈和侧隐 我这么容易爱人 谁来就抱谁 
恋爱是本能 不必当独有的荣幸 
谁名字会划成耀眼的疤痕 比起那怀念更深 ”
-----他给了我勇气,使我在这路上坚韧的摸爬滚打下去,并且毫无畏惧的从哪个坑里跌到了,还往哪个坑里摔下去。
始终记得下一站天国,于是请你,请勿回望,请勿善忘。

 


  任凭

刻舟求剑  发表于2001-10-15 13:45:58.0


 

任凭你告诉我。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不想听, 我不想记, 我不想说。 我不想生活。 任凭你做决定。 我能做什么? 我可以笑, 我可以哭 我可以走 我可以爱么? 哈哈哈


摇滚并不一定要长头发,破衣裤,只好它好,只要它与众不同。因此黄耀明的好一望而知。

琥珀豆  发表于2001-10-15 14:00:07.0


 

我用五笔,绝对不会打成“黄要命”。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