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婺源婺源,一本流水帐(1)

  发表于2001-10-16 08:49:47.0


 

婺源琐记
那曾两次翻越唐古拉山的女子凌雁,扬声唤她的男友:“苗。”
苗正低着头站在石板桥上摆弄那具机械相机。
越过他们,是太阳的一把余烬,渐渐融入灰蓝色的天空,看不见了。
我侧着身子过了桥,往村子里慢慢走去。

因为村子就叫李坑,它的古建大多唤作“李宅”。是一些灰扑扑的老房子,虽然屋内有着极华美的木雕,却很少着色,一如屋外的白墙黑瓦。
老房子门前照例是一道窄窄的水渠。人们用渠里的水浣衣,洗发,刷碗,还用网兜养着腹部鼓胀如荷包的红鲤鱼。经过的人不免朝那鱼多看了两眼,心里已经把它付诸刀俎———订晚饭时是要了这道菜的。
村子实在小,走着走着,扬头便看见黛色的山,原来是到了村口,于是展转回来。经过武状元李知诚的故居时,折进去探那棵著名的千年紫薇,迎面却见到院子里几个黑黢黢的人影围坐在一桌吃饭。走到树下,一昂首,略略见到些花影,花季早就过去了,还有几束花意兴阑珊地逗留在枝头。传闻这棵树是有些古怪的,摸一摸树皮整棵树便会摇摆。我趋前一看,却见着块小牌子写着:“严禁触摸”。

和武状元的后人聊了一会子,他们中间有一位老太,竟然说一口极标准的普通话。提起那紫薇的灵异时,他们便让我去摸,我说:“挂着牌子呢”,老太却连声说:“没关系没关系”。
将手在光滑的树皮上摩挲了一下子,果然看到树枝微扬,花影浮动。我总疑心是风的缘故,可耳际的确是一丝风声也没有的。

从李宅出来,小巷里的红灯笼正一只一只地亮了起来,可整个村子仍然只是一味的暗和静。我猜想李坑的人家都在屋后辟有一个百草园,不然这里的夜晚何以会像是从中药汁子里捞出来的。

一路走了过来,又看到那短短的一截石板桥。正想着取另一条道时,凌雁已经站在客栈门口唤我吃晚饭了。
婺源的菜式很辣,荷包红鲤鱼也并不如早先想象的那般美味。我跟他们说起李家的那棵会摇摆的紫薇,凌雁却笑话我:“这种树原本就叫‘痒痒树’,很常见的。”
晚饭后,我们搬了几只凳在客栈的露台上,坐在那里,等着村里的耍板龙灯的队伍过来。不经意地一回头,看到一只白月亮,正瘦骨伶仃地缩在墙头。
这一日正是农历八月十六。

正说着话儿,忽然看到檐下一根细细的火线蜿蜒着升了上来,接着“斥错斥错”几声响,空中开了朵银亮的大丽菊,原来有人在下面放烟花。
客栈前的那块空地立时变得明晃晃的,一群吵吵嚷嚷的游客现了身。苗一眼瞄见他们手上的炮仗,便跑下楼去了。
水渠这边才升上几朵烟花,隔岸也忽然亮了起来。原来另有一伙人在那边玩闹。
炮仗“空空空”的响着,人渐渐越集越多,檐下已经是一片笑语喧哗。这时苗抱着一些花炮回来了,凌雁笑嘻嘻地接了几支在手,我也不由得跟着高兴起来。

 


  怪怪,流水帐快点接上。(现在是不是去买IP卡了?)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0-16 09:33:12.0


 


分明不是流水帐。

琥珀豆  发表于2001-10-17 03:27:04.0


 


  2

  发表于2001-11-06 03:45:06.0


 

烟花最是须臾间的事,一下子周遭又沉寂下来,越发令得黑暗里的人心嗒然若失。 就在这时响起铿铿锵锵的锣与磬,一条通体明澈的龙从暗夜里迤俪行来。龙行得太慢,走走停停,仿佛总也到不得跟前。有垂髫小儿握着火捻子跟着龙走,好随时去点燃龙体里将熄了的烛。还有更小的孩子,用瘦伶伶的胳膊提着鲤鱼灯笼,低着头,在捉龙的影子。 龙过我们客栈门前时,很舞弄了一阵子,可惜姿态不甚踊跃。龙首懒洋洋地衔那颗珠,龙尾总是慢下好几拍,而龙身,在作一个穿花动作时竟然燃着了。舞龙的汉子们连忙把它甩脱到地上,用脚啪啪啪地将火踩灭了。 跟着龙一起来的,还有一叶绘着荷花的纸龙舟,一个由妇人装扮的摇橹的船夫,一位将脸抹得红艳艳的蚌壳姑娘。蚌壳翕合之际,先还发着光。过了不久绑在红脸姑娘的身上的电池盒用完了,立刻有瘦小的汉子拿着新电池来给她细细装上。 鞭炮声重又炸开来,整个村子浸没在火硝味中。 凌燕、苗和两个广东人回房商量去三清山的事了。露台上只剩下我一个,寂寂地面对着属于他乡的这一场八月十六日的狂欢。 马头墙上的明月,越升越高,始终照不穿人寰里暗沉沉的心事。 第二日清晨,独自背着行李去了汪口。一路上,远处一直可见山影如黛,近处则有一泓清流婉转相随,直至目的地。一进村子便看见村中最有名的景点---俞式祠堂,里面正放着鞭炮,原来在祭祖。 那场景分外逼真,祖宗像上红衣微须的老人,后代身着深色马褂,端庄凝重地立在堂下,主持祭祀的人唱一声,后人们便撩起衣角跪下去,磕与拜,唢呐声和鞭炮声随之而起,而那根香火始终是燃着的。但观者仍清楚这不过是一场SHOW,因为这套程序每天要来上四次---门票上写着观看时间了。 俞式祠堂的木雕亦担得起“鬼斧神工”四个字,不过依旧不着色,此时再想起迄今在婺源见到的所有古建和民宅-----原来都是皂瓦素墙,一点点花哨也没有的。考据家言,此地的群山是自黄山绵延过来,因而此地亦属徽派文化一脉。一直觉得徽派的气息收敛到无味的地步。看了方才的祭祖表演,便又想:莫非是因为此地的人心性中有着极浓稠的血脉亲情,使得他们对于其他一切,都成了寡淡。 这样胡思乱想着出了祠堂,外面的游客已经多了起来。和李坑比起来,汪口更像个小镇,有一条不知深深深几许的巷子,却又极窄,游人们在里面挨挨擦擦地走着,越发显出一股热闹劲来。 我挑了条更窄的偏巷,两边老房子的檐将天光遮去大半,行着行着心里便半明半昧起来,不知道自己为底事,在这陌生的地界里淹留着,沉寂着,执拗着,消耗着。 竟在这时听到巷子深处,有自鸣钟“当当当”地敲得十下。 我的魂魄几乎出窍。 “大寺钟声警幻梦,仙山月色浸禅心” 分明不是那一境。 分明就是。


  3

  发表于2001-11-06 12:45:31.0


 

从汪口出来,和两个当地人包了辆车去上下晓起。是山路,沿途都有沙土漫卷着扑上车窗,不禁在心里怀疑这是一条通往沙漠的路。下车时却看到古樟修篁掩映下的一个村子,一派葱葱绿意。 虽是开发不久的景点,村民已经很有商品经济的意识了,许多人在家门口摆了摊卖古董,其实不过是卖一些琐碎的旧玉、锁片、帐钩和瓷器。在一个摊上见到把带密码的铜锁,上面刻着些可以拨动的字,据说是民国时期的玩意。摊主说只要拨出“捧”、“天”、“百”、“意”四字,锁就可以打开了,一面说一面演示给我看,谁知那锁却纹丝不动着。摊主连声说:怎么会怎么会,方才还打开过了。 我对她说:让我试试。 于是伸手过去接了那锁,轻轻拨弄了一下那个“意”字,只听得“壳”的一声轻响,锁便开了。 摊主笑道:“这锁跟你有缘呢,见了你便只要你来开。” 我笑了笑,这不过是些好玩的些儿景呢。 最后在那个摊上买了一册泛黄的《美人图谱》,据说是村中一位九十老妪少女时代的闺阁读物。里面绘着乐昌公主、息夫人、浔阳妓和开元宫人等十四位美女,姗姗可爱。 事后回想起来,上下晓起就像是一场平静无波的梦,在那条青石板的驿道上略搁了搁,到了晓起亭再续起前梦。呵,我实在分不清这两个村庄。 自下晓起通往上晓起的古驿道是有名的,可我走在上面,却心生疑窦,夹在青青禾田之间的青石板路太窄,实在不能想象曾经有官差策马从这里经过。可朱红的晓起亭已然在望了。 上晓起的风光与下晓起略略相同,唯一惊喜的是,在村子尽头那空荡荡的江氏祠堂里觅得一本《罗汉图》,与下晓起的那本《美人图谱》竟出自同一人的手笔,笔势却雄浑跳脱,意境也色色不同,譬如迦诺迦尊者观流之寂静,阿氏多尊者枯坐之凝神,诺矩罗尊者对镜之诡谲,都有说不完的好处。 下午坐最后一班中巴离开晓起,在太阳落山前赶到了清华镇上。 见到彩虹桥之前,已经看过了好几座廊桥,都旧旧的,无声地架在山涧上,桥下或有流水,或有累累顽石,映着身后那巨大的山影,是说不出来的沧桑美丽。 清华的这座桥却是鲜艳得,让人一见之下,便想惊呼起来。 桥墩是石头的,桥面却用朱红的木板搭成一条长廊,算是木石盟的一种演义。整座桥太新,分明有“油漆未干”的嫌疑。 因为是黄昏时分,落日的余晖洒在桥下的河面上,好似闻一多的句子: “假如流水上一抹斜阳 悠悠的来了,悠悠的去了 假如那时不是我不留你 那颗心不由我作主了……” 晚风一起,那一抹斜阳便真的悠悠地去了。两岸只见荻花瑟瑟,水流的声音也渐渐在耳边清晰起来。 清华镇一入夜,就黑得像盲人的世界,我从饭馆出来,竟连住的店也找不着了。远远的,见到一只用电线牵到街面上的灯,灯下有几个妇人围坐在一起闲谈。我走过去,迟疑着,开口问了:“我是住在这里的一家招待所里的,你们知道它在哪里吗?” 话一出口,便极懊恼,竟然问出这么笨的话。 谁知,那里面却有一个衣红的妇人,笑着站起身来,对我说道:“你就是住在我的店里。” 仔细一看,可不是方才领我看房间的老板娘。 在清华镇的那一夜,下了雨。


  4

  发表于2001-11-06 14:36:00.0


 

第二日清早起来,重去看了一回彩虹桥,便到镇子上找车去理坑。虽然八点不到,街上已是人来人往了,大多是些年轻的背包族。去理坑的人却也不多,过了很久才找到一辆搭货的小车。 从清华到理坑,一直是在白山黑水间穿行。因为事先听说沿途有瀑布可看,所以一直盯着车窗外,生怕一错眼便与那三千尺或三百尺缘悭一面。谁知山路极曲折,眼中才入得一景,身边的司机一打方向盘,那景便又跃开去,折腾得一颗人心也跟着荡过来荡过去。瀑布却是始终没有见到。 在理坑的村口便遇到了网上盛传的云溪别墅的主人。他的那幢屋果然古色古香,据说是云溪先生旧时在那里读书和待客。我要了别墅西厢的一张雕花大床来睡。留神一看,可惜床边放小食的抽屉都不见了。想起以前的闺阁中人真是懒,连取个零嘴都懒得起身。哪里像现今的女流,为了生存不舍昼夜地打拼,一个个都勤勉得像铁娘子。 理坑的古建是保存得最为完好的,村中的村民都自动充当导游,领着游人细细地去看一幢幢老房子,且分文不取。 我因为是独自一人,一路上总有人来问我要不要讲解,笑着摆手一一回绝了。只有在出了大夫第时,有刹那的怔忡失神。这时忽见巷子里有个男子对着我招手。 我走了过去,那人笑嘻嘻地问我:“要不要看我家的房子?” 心里觉出些异样,但还是冲他点点头。他一转身,把我往他家里引。走不了几步,到了,是一幢极普通的房子,并非古建,但散发着一股陈年烂谷子的气息,堂屋里的家具摆设也都鄙旧不堪。 我看看他,表示不解。他又站出来,以手指着巷子里面说:“再往里走,再往里走。”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张望,却是一扇关得严严实实的柴门。原来这巷子到得这里便已经尽了。 还是谢过了他,才走出来一会子,便遇到两个村民。他们指着我来的地方对我说:“那里面有个疯子的,不要一个人进去。” 这才拍拍心口,觉得了后怕。 和云溪别墅主人一家一起吃了午饭。我说下午想看河西和篁村,他们便唤一个叫志刚的小学生带我去。我带了一袋二指巧克力和两瓶矿泉水,便和志刚一同上路了。


嘿嘿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1-07 04:49:52.0


 


  5

  发表于2001-11-11 13:07:22.0


 

联系理坑和河东村的依旧是一条青石板驿道,路不长,只是遇到有人沿途烧荒,一团团黑烟裹上脸来,殊不愉快。 过了一座小小石板桥,志刚说:“河西到了。” 只隔了这一条河,西岸的风光便秀丽出许多。尤其是绕到村后时,我们在那方水坞边略歇了歇。河水清浅见底,鸭群静静地浮在水面上。淡金色的阳光下洒在面颊上,风声似有还无,仔细辨认下来,不过是些秋天的弱弱气息。 抬头望见不远处的笔架峰和金刚岭,篁村便在群山围绕之下。 到下大夫桥时,天光忽然暗下来,小学生说:“要下雨了。”我看看周遭山色空濛,便担心起来。 廊桥中坐着两个人,售票的那个是篁村的村长,另一个瘦削黎黑的中年男子,平日身份是理坑小学的余松茂老师,志刚便是他班上的学生,在假日里,他却是村中的义务导游之一。 于是随余老师去访村口那棵由先人手植的罗汉松。未走近时,已觉整棵松亭亭如盖,待拢近,扬眉看时,才发现树色苍郁,老枝虬结,看模样果然可以追溯到百千年前。于树叶扶疏间,瞥见几只小小的浅黄色果子。想起小时候犯咳嗽时是要喝一种罗汉果糖浆的,这个应该就是了。真正眼见了,却原来只是一种硬的花托,有几处微微鼓胀出来的,譬如佛的乳和腹,上面顶着的那粒青果,则为佛首,整个算是罗汉金身的小写意。据余老师说,每年结实时,都有孩童缘木上去摘果子,却从未发生过意外,理坑人因此笃信它的灵异,更何况在当地的传说里,百千年前的它甚至是倒栽成活的。 村中留下来的古建不多,但随着余老师的指点,也能看出许多意味来。譬如对着笔架峰的,有一个半月形的池塘,余老师唤它作“砚池”,果然是像的。 在篁村,每行一段路,便可以看到一畦一畦的青菜,和果实累累的瓜棚豆架,不远处有农人弯身刈稻,近处则是拢在牌楼门面前玩耍的儿童,三五成群着。村中人家贴在门楣上的春联大多未除去,最常见的横联是“诗书耕读”四字,果然是贴切的。 去余老师家吃茶时,看到几枝插在盆里的罗汉果,那果子竟然是红殷殷的。这时才得知,原来罗汉果长成后,一开始是呈碧青色,等到转为黄色便可食了,红色则是其滋味最为清甜的时候。 一路上已经看过了许多石雕、砖雕,但余老师家中木雕的完好,还是让我惊奇。余师母说,文革一开始,他们夫妻便把这些宝贝都藏得严严实实了,因此才躲过破四旧的利斧。至此忆起在上晓起的一处宅子里曾经见过一张极精致的雕花床,可惜床架上刻画的戏剧人物竟都被削去了面目。可以想见的是,那一场“大革命”曾令得大山里的人家也风雨飘摇。如今回头看去,婺源的群山无恙,仿佛它们只是在那十年里打了个盹,但是在各个村庄里,仍可以觅得当年刷在墙上的一些“红色”标语。那段历史确实经过了这里,留下了这些脏手印。 正一边吃茶一边说话,屋外传来笑语声,几个人推门进来了。原来是婺源电视台的记者下来采风,随行的还有理坑地区的乡委书记和篁村的村民。他们找余老师,是因为听说篁村的金刚岭上有一处罕见的红豆杉群。


  6

  发表于2001-11-11 15:03:22.0


 

我和志刚两人休整片刻,便随着这一支队伍去了金刚岭。 到得岭上,却见白云暗生,先前担心的那场雨始终没落下来。走在我前面的余老师,指指西边的山,说是竹海,指指东边的山,说是平日是有一条自山顶飞流而下的瀑布的,在河西村都能听到它的雷鸣,可惜一入秋,竟自干涸了。又提及春天深山里的花坞,霜降后成熟的野果——就连眼下正要去探访的红豆杉,它的果实也要等到那时候才会甘甜。 我一边听一边在心里盘算着,恩,四月要来观瀑和采杜鹃,十二月来吃红豆兼去鸳鸯湖看鸳鸯,如此,起码还要来两次婺源。 这时前面的人却都驻了足。我一抬头,便见到笔直挺秀的红豆杉了。 电视台的记者来回数了一遍,说是一共有27棵。它们在金刚岭上静立着,树形高大,枝叶却细密可爱。已经开始有豆状的果实了,青青树叶似锦帕一般盖住它,不大容易被人发现。明知它未成熟,我还是试了试它滋味——果然是涩的,不由得对着它慨叹一树碧无情。可是心里头在想象着果实转红后整棵树的模样——岂不是会象一枝彩珊瑚么,真是美丽。 从红豆杉群往里走,原来大山深处还有近十户人家,而且就这么几户人家,也有着一个老祠堂。记者告诉我说,祠堂是以前停棺材的地方,眼前却正有个青年男子在里面,也不知在忙些什么。我们与他打招呼,他抬起头来,笑一笑,以手指指自己的口,咿呀几声,便又低下头忙碌去了。 在祠堂前见到一条蜿蜒数十米的草龙,据说是中秋夜舞过了的龙,按照婺源的风俗应该是在舞完后就要扔入当地的水口,算是驱除晦气。可是这龙,却不知什么缘故,依旧盘踞在道边。 我们拣了户人家讨茶喝,主人用我听不懂的方言和乡委书记、记者他们交谈着,手中还在剥金灿灿的小玉米。屋里还堆着山药、板栗和谷子。山外那个萧瑟冰凉的秋,到了这里,陡然升了温,成了农家欢喜收成的季节了。 离开金刚岭时,又见到方才祠堂里的那青年正挑着一担子稻草经过。当他看到我们时,瘦削的脸上带出的笑容,竟是极沉静的。 于刹那间,恍然了岭上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于那人竟都是无处诉说的寂寞,遑论与人的交接。 回到理坑时,已然天色向晚。别墅的院子里摆了几张靠椅,我便自顾自斟了茶,靠在椅子上与主人一家聊起了天。 晚上,和深圳的LUCKFENG、森林精怪,浙江的色拉酱、小蔡、雪衣、丁香,还有云溪别墅的少东家围坐在檐下,玩一种唤作“杀人”的游戏。月亮在院子里又越升越高,已经是十八了,月华不见清减,反而越发润泽。不知为何,我总被他们指为凶手,于是止不住地笑。已经是寂寂人定初了,满院仍是我们嘈嘈切切的语声。我侧侧脸,便看到少东家年青洁净的额头,继而静静地觉得了,回到了人群中的,快乐。 临睡前趋到院子里的自来水管前洗了一把脸,然后抬眼望了望天。那一刻,并没有夜鸟儿从理坑的天空飞过,月亮四周微薄的云朵,也不见得比都市的更美。但我仰着头看时,已是颇带着些恋恋了。 第二日清晨五点便听到有人在院子外掀喇叭。我蹑手蹑脚地收拾完行李,便离开了云溪别墅,坐第一班车返回了紫阳镇。 婺源的故事,应该是有过狂欢的,好似不知何家子,留下花钿委地,竟无人收拾。 只剩我在这秋来落木萧萧的陌上,偶尔拾得一支,又一支。我一边在白山黑水中行走,一边把玩,却终究不甚明白这些琐碎的意趣。 我的心里还揣着对南方吊脚楼边的村寨的怀想,还有一条江流湿湿的水气仍弥漫在我的思想里,婺源虽好,不过是次即兴之旅。坐在开往景德镇的闹哄哄的中巴车上,我已经开始憧憬下一次的出发了。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