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花天走地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0-27 07:51:55.0


 

日里我一直往城市的西边走.到了一条叫做"花牌坊"的街.
经过了八宝街北巷子一共七站----我从市中心出发.
下了车我慢慢的往回走,沿路都是窄窄的街沿,半新不旧或者干脆就是老旧的房子,还有人,走来走去.并没有锦簇的花团,亦没有百乐门夜总会,在门口挂出大张的红歌星照片,有眉毛细挑的妖娆女子在上面叫做白牡丹,或红玫瑰.
不过是这城里的一条短街.
我拉紧长外套,抱着双臂慢慢走着.黑色的灯心绒衣服在暗淡的日光下泛出微微的紫,像一条孤魂.
最先在肯德基店停下来,吃早餐.我不爱吃快餐,吃肯德基也向来只吃几样:芙蓉鲜蔬汤,土豆泥,香辣鸡翅.倒是不必费脑筋.就像冬天晚上看书饿了,找到一条白面包,也没有东西配,一边看着书,一条条撕下来吃,不知不觉就吃掉整个面包.甚感心满意足.
本来都已经走过了,只因为看见有个卖白玉兰的老太太坐在肯德基的大玻璃窗前面,我才掉回头走进去,坐在靠窗的地方.
老太太背对我坐,手抱着膝盖,也不吆喝,很安详的架一副眼镜看街镜.前面铺开小小一块塑料布,一朵一朵一串一串的白玉兰.花也都是安静的.
我喝完一碗很热的鲜蔬汤,走出来用个五毛的角子买了她一大嘟噜白玉兰,扣在指上,一手的香.
路过一家卖丝巾围巾披肩的小店,不免是要进去看看的.店主是个年轻女孩子,坐在小板凳上看书,见我进来,微微一笑,示意我自己随便看.丝巾很多,但我素来不把它用做正途.以前留长头发总顺手拿条小丝巾来绑头发,又怕拴太紧扯的头皮发疼,这一拴的松了,丝巾就频频掉下来,我又是个最麻木不仁的,经常掉了也没发觉,平白损失了不少丝巾.头发剪短了更是糟蹋得它们一身匪气,要末拴在腰上像个褡裢,要末系在手上-----在武汉见到怪和豆子,在苏州见到百合和灯灯,手上都系了这么条红巾子.其实他们看见的不是同一条红巾子呢.
其实最最喜欢的还是披肩,前年冬天买了条很大的羊毛披肩,一种老旧的绿色,有柔软的流苏.我不成器的将它胡乱裹在身上,配了黑色的毛衣和短靴,极大的包包,还有暗绿的长裤.像个流浪汉似的邋遢,当时还得意洋洋.如今想起来,只觉羞愧.再不敢碰它了.
曾在街上看见一名高挑的女子,也这般,穿长裤短靴黑毛衣裹了一件披肩,但她的是那种苏格栏格子的,长发在头顶绾成髻,露出修长的脖子.我有点疑心她是练过芭蕾的,鹤样矜持地挽着手臂在我眼前袅袅走过.
昨天看城市画报,看赵赵和由叶的专栏.由叶是本城女子.在她的书里也写过,在此地,是把长的漂亮的女子叫做"粉子".
粉子这个词,光是听,就觉得香艳柔靡.
正好看见她写最讨厌逛超市,但有次拿了代金券,不得不去超市在几小时内把一千多块全花掉.不知道买什么,最后买了四把牙刷五条毛巾从冬到夏的睡衣各一件床单两条......回家一看发现都和睡觉有关,且还是群奸群宿那种.
我还是去了"好又多",没办法,它实在离我近.
果然进去就是一片嘈杂,员工的吆喝此起彼落,不知道其他地方的超市是不是也这样.我一路穿过一架一架的饼干奶粉饮料卫生纸香皂洗发水CD以及一桶一桶的果冻.果冻以前是我最喜欢的,现在觉得吃起来太冷清,晚上一个人在家打开冰箱吃果冻-----真是一副冷清的画面.
最好看的是蔬菜和水果.看见一对年轻情侣站在花花绿绿的蔬菜前面,女孩子拿了一条肥壮的藕,在对她男朋友说:炖汤喝啊?那真是一条不错的藕,比一脸心怀鬼胎的紫色包心菜真诚多了.我想走过去跟她说:快拿回去加了排骨炖一锅好汤,两个人吃饱了躺在沙发上看电影吧.最好是看杜琪峰的,<甜言蜜语>.
我只能买一大盒麦斯威尔的速溶咖啡,深夜里看<锯刀锋>.
我选的是低糖低脂的,朋友曾咋舌:你竟然用矿泉水泡咖啡.是啊,我懒得烧开水,反正是速溶的,用矿泉水一冲,照样喝.要享受真正的咖啡,去咖啡店啊.我不过是要点清醒.
不过麦斯威尔和<锯刀锋>究竟是好东西.
"锯刀锋"就是爱到忘情时,手指在爱人背上留下的一道道指印.
难怪现在那么多女子忙里偷闲坐到美甲的小店里,花一个下午摆弄她们的指甲.宝剑锋自磨砺出.
中午在一家小店里吃米粉,贵州花溪米粉.被它小小的招牌吸引了,广告词很有才华的讲:有我的好没我的便宜,有我的便宜没我的好----下面一行小小的字:本店的胡海椒颇有特色.
我笑,为了那个文绉绉的"颇有特色",坐下要一碗红汤的牛肉米粉,加牛筋和卤蛋.
店面不大满干净,客人也不算很多,我最怕济济一堂地吃饭,总觉得饥荒.牛肉粉很快端上来,红亮的汤,雪白的米粉上撒了绿色的香菜末,我揭开桌上的小罐子,一个放着干辣椒末,一个是油辣子.我欢喜的很,一样放了一大匙.酣畅淋漓地吃下去,忍不住要啊一声,终于明白广东人为什么把这种感觉叫"叹".
老板是个笑眯眯的胖子,收钱时得意地说:我们的原汤牛肉粉也很好吃噻!
我温和的笑:下次一定来吃.
辣椒吃太多,胃兴高采烈地疼起来,只好走到小广场的长凳坐下.摸到包里有一粒昨天朋友放进去的橙子,掏出来慢慢地剥掉皮.一瓣一瓣喂到嘴里.甘淡的甜.
一点点的太阳.
周围有人在看报纸,有人在聊天,还有老头带了幼儿在学步.这一天国泰民安,这一天一切静好.
我流下眼泪.
觉得自己随时可以在这样一个日子里走失.再也回不来.
卖报纸的男童走过,看见我满脸的泪,睁大眼睛呆呆的站在我面前看着,带点惶惑.我问他买了一份报纸,盖住脸.片刻眼泪干了,我拍拍衣服,站起来继续走.
虽然我并不知道走去哪里,但因为一再的无路可去,所以一再的向前.
好在我可以一路看风景.
入冬我总是要感冒,伴随着头疼高烧鼻塞,但最痛苦的还是嗓子发炎到失声.曾恐惧地对朋友说:不敢想象我不能说话了,会如何.
其实讲不讲,好象也没那么重要了.
若必须选择,宁可哑巴耳聋,也不要盲目.
我可以沉默的看.
我可以心有澎湃,然一语不发.

 


嘿嘿,你花天走地一趟东西真没少吃,我在网吧里啃棒棒糖,没花完走完要不要也来一颗

胖墩儿  发表于2001-10-27 09:31:10.0


 

我不记仇,但是喜欢在糖里放点蒙汗药


  人生多么相似,多么不同

他人已歌  发表于2001-10-27 13:31:24.0


 


  走路,吃东西,争吵,流泪,胃痛~~~~

把酒问剑  发表于2001-10-27 13:49:46.0


 

其实蛮减肥的:)


  觉得小鱼常常莫明其妙地就哭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0-27 19:48:15.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