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网上认识飞沙!

亦雨  发表于2001-10-27 15:00:22.0


 

网上认识飞沙 不大记得最初的相识。 他曾在青剪中写“很久没有过眼睛和心情一起湿润的感觉,可是看你的文章,我却觉得有什么似乎是可以流动的东西在滋润……”留此便很长时间的消失。 后来来过一次,着急说自己的飞沙不能在庭前注册。于是他是竹苑唯一有两个名字的人。他的另一个名字,长歌当哭,色彩过于暗淡而悲寂,但这是他的自由。 第一篇发在庭前的文章是《清明时节雨纷纷》,一个白血病的女孩与风筝的故事。读罢觉得痛心,似明了长歌当哭的理由。 文章都很短,以后写过《怀旧的感觉》《寂寞是一种美丽吗?》《回家》等,决不能算高产文字者。语言中透着的也是淡淡哀婉。 那时好象是年初。 以后我经历工作变故,几乎从网上绝尘。心思更从网上世界走入我生命里最尽力也是从未有过的看重……这场考试备战中。 6月后,几乎什么都停止了,脑袋里装不下别的东西,除了书还是书。这时竹苑已没有了让人感动的语言,荒芜而寂寥,很多人离开竹苑,很多人消失无影。他没有,他的语言不多,好象总在外面跑,不是能日日上网的一族。有时半月一次,有时一个月消失无痕。 考试是无边际的马拉松,而我,心情总是或明或暗,书,太多太厚。生活中,不可能有你放肆情感的地方。偶然便会写在青剪,也只是简单瞄几句,这是自己的家园,可以任意的涂画,也无人会去观望和体恤你的心情。网络世界,生命如飞,谁肯驻足听你烦乱的思绪,感受你无绪的伤怀! 他好象与常人不同,来,很短的话,走,没有音信,无需任何的说明,我习惯了他存在的飘渺。 看男足的比赛是我除了上网外的唯一休闲,看完后一定会在青剪感叹几句,这时我知道,他也会在。 当压力一天大过一天的时候,我开始吃各种药丸子,为了解决睡眠问题,很有点不顾一切,但常常什么都没有用,隔日一次的失眠,用最轻易的方式击倒我,睡不了,上网在青剪焦急的叙说,怎么办?怎么办?他必是会出现的,甚至为我的失眠特意写《今夜无眠》。当所有的文字都消失,竹苑里他的身影很特别,他说写文章给我看让我忙里休闲。 这是场残酷的考试,多少人数载努力,却徒劳无功,多少人费劲心机,仍一无所有。很多时候信心被现实打击得枯竭,心中是按耐不住的郁闷,他一定是从我浓缩得简短的文字中懂来的,于是他在青剪留言:“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亦雨对自己要有信心。” 参加事务所封闭学习是最后的冲刺,那时侯睡眠已经成了无药不成宴,我常常会想起他,他的文章,想做那“吞吴”的“三千越甲”。 考试后,主动要了他的qq号码,上网一年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要一个男孩子的号码。 跟他说了不到一小时的话,临走时他跟我说,亦雨,我看你在青剪写自己总是10点半后上网,以后不能这样,要早睡,你总是失眠,就和你不按时休息有关,答应我以后不要这样好不好…… 想掉眼泪。 至今,不知道他身在何方,不知道他的职业,不知道他多大,不知道……

 


  亦雨的文字隔了这一段时间,不知怎么蜕变了,很好。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0-27 19:31:50.0


 


我是雨儿你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飞沙这厮你给我滚出来,雨雨多好,你始乱终弃呀你

江 枫  发表于2001-10-29 06:28:5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