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魔鬼与天使

谢情  发表于2001-10-30 04:38:17.0


 

第一次见到如云是我握住我简单的履历表和一幅作品去一家公司应聘。
那是个夏末初秋的下午,热热的太阳光照得人眼睛眯成了一条小缝,我推门进去的时候便看到了如云,小小的嘴角,微翘的鼻子,洁净的脸蛋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黑黑的直发静静地垂在肩上,当时便觉得如云长得极为精致,美得像天使 。她看到了我,对我笑了笑,我便也对她笑了笑但不知道自己会为什么笑得那么邪。因为她是微微抿了抿嘴角的浅笑,而我却是挑了眉的轻笑,过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笑。

后来第二天,如云打电话给我,说是被聘上了,许是因为第一次我的坏笑原故,如云电话里头的声音虽然极为甜美但略带着严肃,我笑了笑,想,这样的可人儿作秘书真是妙极了,只是可惜了那份西南大学法律系本科生的专业。我不知道她在这里干了多久但听说总经理极为信任她,因此她也负责一些行政方面的工作,这总算对她所学的专业给了一些用处,我想。

第一次跟如云起冲突是因为有次上班我迟到了,如云严肃地对我说,迟到是要扣薪水的,我说无所谓,如云说我的态度不对我说那我该怎么做才算正确。紧接着快11点的时候,如云又进来了,她转了一下然后走到我面前,很正经地弯了下腰看了看我工作牌,然后站直身用法官式的口气对我说道:谢情,请把你的工作牌戴正。我当时差点笑弯了腰,心想这妮子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连这个难道她也要管吗。表情却是玩世不恭的,微笑着“是要罚款吗?我认了?”“不是罚不罚款的问题”“那又是态度问题,对吗”我抢说道。“对,你这的确是态度问题”。。。办公室的主管来圆场,算了,我们搞设计的都这样,或许都是不拘小节的。。。我听见主管说了很多,如云也很气愤,她说非要我去总经理办公室说清楚不可。。。后来主管是怎么把她弄走的,我不知道,因为在主管来圆场的时候我戴起了我的耳机把音量调到了最大。

这事发生后,同办公室的人都说,唉,这一山不容二虎的确是个哲理呀并笑着对我说,以后可有你的苦头吃了,人家现在是领头上司的宠秘呢。可以后发生的事情却与他们所预料的恰恰相反,

那天是周末,经理去北京了,电话给我和她说有一客户要在周末这两天设计一东西,当我到公司的时候她已经先到了,她说这是个很重要的客户,头让我们得认真对付,我嘻笑说,不是有你吗,有你出马,一个顶俩,原本以为她又会说我态度不对,可她却轻轻地笑了,说,以前有太多的误会还望你不往心里去想。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便顿觉明亮了许多,接下来两天的加班工作我们处的是非常融洽,以至当星期一她送一袋咖啡来我办公室的时候同办(同一个办公室的简称为同办)还以为她走错了房间。都说,这女人的心好比是天上的云,说变就变啊。当然自那以后如云见到我时显然要比以前温和多了,看我工作牌反着戴也不再说话了。

日子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因为工作上的接触,如云渐渐跟我熟悉起来,偶尔工作之隙我们便也和大家一起聊天,聊网上的事情聊服装聊发型聊生活等等。。。聊感情的时候我便也知道如云有个极疼爱她的男友,如云说她16岁那年认识了他,便就一直跟他在一起到现在快6年了,前时间刚买了房子好像准备结婚了吧。。。如云说起她男友时表情极为幸福,说他是怎样包容她怎样疼爱她,说她的衣服都是他陪她去购的。当说到他每个月规定要她必须花掉三千元的零用钱时,同办们都眼红的要死,开玩笑的说要把他给抢过来,如云很骄傲地笑着说,你们未必抢得过我赢哦。“那不一定,我们抢不赢,不是还有谢情吗?“不知道她们怎么会扯到了我,如云迟疑了一下,说,“谢情才不会去抢别人的男朋友呢,她那么。。。”。。。如云脸上泛起的是恋爱中幸福的笑容。。。。同办们还在聊,“我总觉得用老虎来比喻谢情和如云是不太准确的,按我说呀,有一个 比喻倒是最恰当不过的啦。”哪个呀,有人催道。“天使和魔鬼”“怎么说?”“因为如云有着天使般的脸孔而谢情有着魔鬼般的身材呀”“哈哈哈。。。”她们在说这些的时候我一直没有开口,我静静地想着,想着我那个出门在外的爱情。。。想着那个家里有着漂亮女友的爱情。。

如云是个很认真的人,做人做事,都是很认真的,所以跟她在一起你也会感觉很真。

如云上网,可如云不喜欢聊天,所以如云也很不喜欢我整天泡在网上,以前她不喜欢我泡网上便铁青着脸说上班时间泡网是要罚款的,现在她会很关心地对我,网上的东西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连感情也是。通常这个时候我便会嘻笑说,以我如此这般的聪明才智,一般的男儿又怎么骗得了我。说到这儿的时候,如云的脸忽然暗了下来,她说,曾经有段时间她男友瞒着她跟网上的一个女孩在一起,但后来他告诉她说那全都是假的,我说,你相信吗?相信什么, 若云问,我本想说你相信你男友说的话吗,但想了想便改成你相信网上的事情真的都是假的吗。当然,如云很肯定地回答我。。。

如云走了,我呆呆地坐在电脑前,隐身登上oicq,我看到一个鲜艳的老虎头像,正在不停地闪烁着,我知道这是他在发message给我,我轻轻地点击:情儿,你去了哪里,我给你打过许多电话,你手机总关着,我去找过你,可你搬走了,你现在究竟在哪。。。???我断开连接,本想问他,这一切是不是全都是假的,可那天他痛苦地告诉我说他6年前就早已有了女朋友且快要准备结婚的话语犹在耳边回荡。他后面的解释我全都没有听进,我走了,毅然地离开了他。如云说得对,网上的东西都是假的,尤其是爱情。在网上的时候他会像中世纪的绅士般地疼你,爱你,呵护你。可当他约会你,你好不容易认为他就是你所要找的那个港湾而靠上去后他会残酷地告诉你,他的港湾不是你一个人的,他家里还有一个也要在此避风躲雨的。断开连接,把自己的心思全都投入到了工作,我申请多做了几个项目,紧接着的几个星期都在加班中渡过,有天加班到很晚, 如云走过来很高兴地对我说,“待会儿我男友会来接我,你住那么远,又一个人,我们送送你吧。”“那多不好意思”“哎,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呀,举手之劳的事”如云友好的声音,我不忍拒绝“好吧,正好也见见你的大帅哥。”
如云穿好外套的时候我也刚好系好丝巾,如云说,“你系丝巾可真好看,我还真有点嫉妒你啦。”正好这时楼下响了汽车的鸣笛声,“可好看还不如有个好男朋友实用呀,”我打趣道。快走吧,人家都等不及了。

电梯门还没全开,如云就先冲了出去,想到这个认真的女孩子可真是可爱,我脸上浮着坏笑,“瞧你那幸福样。。。”说这话的时候车门开了,走下来一个人,调侃如云的话还没说完,笑容也还未收回“谢情,这是我男朋友黄宇,宇,这是我们公司的大美女,谢情,也是我们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我看着眼前的‘如云的男朋友’,事情怎么就会这么巧,你说这中国那么大,人口也那么多,怎么偏偏同一个男人会出现在两个女孩子的爱情里面。这个让若云沉浸在幸福中的男人怎么偏偏就是在几个月前还口口声声说要给我港湾的那个人,我看着他的眼睛,他好像瘦了,准确地说应该是瘦了很多。可挺拔的身躯宽宽的肩膀和胸膛让人觉得那依旧还是个可以停泊的港湾。想到这里,心头一酸,可如云的话响起了。“宇,谢情她住在河西,这么晚了,我们送送她吧?”“哦,不用了,”我收起了自己的心酸,扬扬嘴角给了如云一个很灿烂的微笑:“如云,果然是个大帅哥,只是,帅哥心都比较花,如云,你可要好好管住哟”“呵呵,”如若也笑得很灿烂,偎依在那宽宽的港湾里“宇,说话呀,可以吗”?我不知道他会为什么会发愣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吃惊,他吃惊的表情不亚于看到美女变成了恐龙。“嗯,当然可以”就在他紧张地为我拉开车门的时候,我冷静地说道,“不用了,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走夜路,如云,好好珍惜你们的幸福,不打扰了。”说完,转身便走了,因为我必须马上走掉,我必须马上离开如云。我必须是笑着离开如云。原以为自己对什么都不会再在乎,可我不知道当自己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心头为什么还是那么疼那么酸。如云的声音远远传来,那你自己要当心哦,有什么事打我手机。天使的声音在祝福着我。。。

第二天,我上午没去上班,下午到公司同办表情都很暗然,细细地说着什么,后一同办声音凄凄地说道:“昨晚如云的男朋友出事了”“怎么啦?我心底一惊,”“好像是出了车祸,不过还不是很严重,但人现还在医院。。。”“如云呢,在医院陪着呢,今一早打电话来请的假。是小劢接的电话,说如云在电话里头哭成了泪人。。。”

下午的班我是再没心事做下去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我是绝对不能去看他的,我是绝对不能让若云知道那一切的。我听音乐,我把耳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大,但我什么都听不进,我满脑海里都是昨晚我转身离去时他无奈地看着我的眼睛。我想我的心一定是铁制的,要不怎么会这么硬呢,他出事了,不说他曾经给过你港湾,就算是看在如云的份上出于人道主义总也该去吧,可是我没去,后来有几个同办去过医院。回来说,如云的男朋友是个好奇怪的人,我们去看他,他反倒问我们大家都好吧,还说你们办公室里的人都还好吧,没出什么事吧。真是太莫名其妙了,会出什么事呢,难道他一个人出了事,连我们办公室的人也都得出事么。。。我听着,也奇怪地笑着,我去洗手间,我把流出的眼泪咽了下去,苦的,咸的。。。

大概是过了一个星期吧,如云来上班了,说是他男朋友也出院没什么大碍了。如云也好像瘦了,如云是个认真在爱也是个认真在付出的人,所以若云有时候因为自己的认真受到伤害。如云后来跟我们谈话的时候忧伤了许多,她说,他男友出事后就变了很多,不爱说话也不爱笑,还说他以前从来不问我公司里的事情,现在他每天都要问我公司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好像生怕我会出事一样。还问我们公司里的每一个人,好像在搞人口普查似的。。。听如云说着这些,我知道他还是在乎着我。可如云脸上的幸福笑容明显比以前少了许多。。。如云问我她该怎么办,她说她抓不住他的心,我笑说我没有谈过恋爱,我帮不了你。可听着她心无城府的话语,看着她忧伤的脸庞,我的心也被拧得紧紧的喘不过气来。

日子在如云的忧伤和我的郁闷中时紧时松地过着,不久就快到了圣诞,圣诞前天,公司宣布圣诞晚上聚餐并说可以带家属,于是有女朋友的笑了,有男朋友的也笑了。如云笑得犹为灿烂,因为她说他可能会答应跟她一起来。

后来下班走在街上,街上摆满了缤纷的圣诞礼物。我走着,看着,终究没有买,想想一个人的,过什么圣诞呢。 去年的圣诞还是跟他一起过的,可没想到几个月后。。。晚上回到家打开oicq,像往常一样隐着身,上去的时候那个老虎的头像依旧在闪烁,上面写着:“圣诞晚上你会参加你们公司的聚餐吗?你希望我出现吗?如果你参加,那我来,因为我想见你,”我气极,破例甩出自我们分别一年来的第一句话然后迅速断线:“你来,是因为如云的邀请,你不来,那是因为如云的理由不够充分,与我,都无关!”

圣诞夜终于在人们的笑声和礼花中降临了,我选择了一条淡紫色小花长裙,一件白色毛衣,戴上了那条曾说给爱陪葬的珍珠项琏,我曾寻思自己是否真的要这么张扬,那么多首饰为什么非得戴这一条,但既然他敢来,既然他会来,那我又有什么不敢带不能带的呢。在穿上外套的时候,想了想便又在脖子上系了一条紫色丝巾。

圣诞本是洋人的节日,可没想到国人却也是这么的热情,大家互相笑着,谈论着。当我悠悠地来到聚餐的饭店时,许多人都已经坐在了里面,如云似乎也早到了,还有身边的那个他,如云乖脸乖乖地偎依在他身边脸上荡漾着幸福但他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瘦了,两道浓浓的眉紧紧地锁在一起,我知道她们一定看到了我,可我假装没看见,与几个围上来的同办打着招呼。“哇,好漂亮,谢情。”我微笑着,“谢情,我想你一定是今天晚上最漂亮的女人”“。。。”我维持着脸上的微笑,随意地听着来自世俗的赞美。“你穿这衣真好看,我真有点开始羡慕你的身材。。。”如云走了过来,“是吗?我穿好看了是为了给男生看的,因为你知道我还没有男朋友呢,不过,我倒是该 羡慕你才是,羡慕你身边有这么一位体贴入微的男友”我特意对她笑着,我没有看她身边的那位,但我知道有一道目光从我进来时便一直跟踪着我。说完这话,我径自去了在向我打招呼人群中并顺手把脖子上的丝巾扯了扯,露出了系在脖子上的那条项链,之后我便凭感觉知道背后有个人惊得差点失态。。。

 


  有网络的地方总有感情存在,只是多了丝想象的美丽和失落的难以承受之..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0-30 05:13:37.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