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淡淡的风情

黛含梦  发表于2001-10-30 12:11:11.0


 

素来都珍爱“淡淡的”这一组词,诸如什么“淡淡的眼光”“淡淡的微笑”甚至“淡淡的绝望”常在我笔下游来走去,仿佛这样才极尽素雅,极尽不动声色似的。
近日里新识得一个朋友,还不曾知道我往日的“辉煌史迹”,背了人叹我别有一种淡雅。听的人当时是跌了眼镜的。过了数些日子见了我,便作了笑话拿来说给我听,我却只是淡淡的一笑。说的人惊诧了半天才说出话来:“小藜,几个月不见而已,你竟是换了一个人般。以前雅倒是有的,那淡却是怎么也牵扯不上。今日这般一见,却真是淡雅了。”感慨得我心里微微发涩。
而家里亲人熟悉仍是昨日的我,姆妈人前人后里说我:“如果在和世上真有卖后悔药的,我们家的小藜肯定是最忠实的那个顾客。”在她眼里,我还是十几岁那时的性情,风风火火地走路,我行我素地做事,彻头彻尾地后悔。连远在异域的小弟,隔了一重洋还对着电话线和他同学调侃到:“那种死钻牛角尖的人其实并不可气,可气是那种明知道是牛角尖却还死钻的人,比如我老姐。”
在师大上学的时候,同学里提起我,羡慕最多的就是我的随心所欲,往往有人想干一件事情结果因为这个那个而没干的时候就会说:“如果是小藜,她肯定已经干完了。”在他们眼里我是个很异类的女孩。后来毕业各分东西了,在同学的聚会时满天世界联系不上我,他们都会用了淡淡的语气说:“可能又上哪流浪去了吧?”“不知道是在看大漠还是在看雪山?”“也许跑沙漠里种树去了。”等等此类。在他们的印象里,小藜是一个永远淡淡休闲装,背着鼓囊囊的背包四处散心的女子。
今年没来由的,我淡淡的了,夏天从云南回来后,再没买过休闲装,柜里的休闲装都清理一空,束之高阁了。着一身深蓝的棉布及膝裙,外边套一件纯白的短袖衬衫。清爽之余更多的是一种淡然,仿佛有湖静止的水,默默地静立平原,看风来雨去,看天淡人远。
日子走得是远了,淡淡的岁月里淡淡的脸庞,淡淡的故事里淡淡的风情,是老了么?是老了吧?

 


  不是因为什么,只是这个没人回应

胡人  发表于2001-11-21 15:43:3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