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怯

琥珀豆  发表于2001-10-31 00:42:17.0


 



那日下午,忽然想起家乡十月里碧绿白菜甘凉的味道,便想着,应该回去看看了。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果决的人,可是瞬间之内却做出这决定。我走去上司那儿请假,几乎是抱着昂然的姿态,对方竟然无限地宽谅,答应我了。
火车辗转,一如愁肠。我坐在铺位对面的小椅子上,凝看江水两岸苍灰老绿的天色渐渐归于寂灭。我爱这城市,爱它嘈杂市侩的男女、涩涩苦寒的秋风、爱它盛夏里狂躁浮沉的太阳、春末街角某朵挺秀的玉兰。可是,它终究不是我原乡。每当更深夜阑,还有无论何时,当我忘情沉溺于它的灯红酒绿,满夜笙歌,宁静温好怀抱的时候,总有一种声音,在遥远里提醒着我的来处——那是属于北方的,冷厚硬白的声音,或者就是杨树叶子的一声脆响,或是高远广阔的天地间,雁阵的短啼。
我在火车上坐立不安。天黑透后,车上仍有人在吃东西,有人絮絮谈论入情入理的家常是非,有小孩子以攀爬栏杆当作玩耍。而我只好把被单打开,准备睡上去。就在转身的那一时刻,忽然看见车窗玻璃上反映的自己的脸,如此的细小、陌生、紫白。我的昔日何时已经滚落到时间无涯的荒野,再也捡拾不回来,它们将我幼时圆胖的双颊、纯稚的眼光带走,换成此时这清楚矜持的面容,以及,生存的知识、处世的学问、为人的一点道理,在默默里改变我,改变我的生活,而这改变我甚至连眼睁睁看着都不能,更不用说伸手遮挽,用力阻挡,也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铁马冰河入梦来一样堂皇放肆而又哀哀欲绝的感受吧。
夜,盛大地来临。漆深如海,点缀着秋灯得得,星子明灭。车过郑州,看见远处在放焰火,我总认为焰火是种近乎矫情的东西,所以尽量避免提及。可是在十月十九日夜,蛮荒寥落的夜行客车上,这样双目空洞之中望见了它们,心里还是觉得了安慰:一朵红,一朵黄,一朵微紫淡蓝,虚妄至极却又无比热烈,都是俗世里熟稔的、暖和的颜色,像人人都曾有过的,喜笑烂漫的黄金岁月。
到达北京了。抬头看那天色,果然与来时不同了。明亮,清越,像一把好嗓子,可以听到它瓦蓝瓦蓝的声音。还有,淡淡的,淡淡的云彩流漾,风微微聚集——这是北方了。
见到小Z,她没有看见我,远远地她穿着约好的红衣服,四处张望。她还像大学时一样,瘦弱、白净、长头发、乖。忍不住对她看了又看,因为其实一直以来,她都是我欣赏的几位女性之一。虽然,欣赏这词用在相处四年的同学身上,要嫌太郑重了,可是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别的词汇了。啊,一年了,我的朋友可无恙,我终于走了过去。
在二外福定庄南里四层灰黄小楼房的一间放下行李,看小Z的房间布置。这家伙,一幅巨大白天鹅拼图挂在墙壁上,她说拼图的背面并没有标识,是要靠人的意志力来拼的。她总是耐心聪明,样样做得好。天鹅很漂亮,游在春日水面上——那时也是春日迟迟,午饭后我们从校外买水果回来吃,吃完睡在她的床上,她给我盖着她的小毛毯,叽叽咕咕总有很多话要说。偶尔我们就生气了,但是偶尔又好了,好了以后一起到街上闲逛,逛好久才回来,也不嫌累……
我们坐车去北大,在北大遇见C,他骑自行车自远处来,笑嘻嘻地。那日北大似乎特别热闹,三角地那儿有很多人,转个弯遇见旧书摊,据然买到人民文学的《李贺诗集注》和一本《一九八五诗选》。以前我来北大,非常地附庸风雅,跟人去观赏未名湖,而且必然走西门,感受“京师大学堂”。这次只觉得这地方非常地亲近,亲近到可以容我撒野——当我不再对自己苛刻以求,当我终于安心于此时平庸凡俗的生活,我会感觉出那放纵的快乐,快乐必然是非常地没有来由,而且从来都是脚踏实地,掷地有金石声的。
然后三人行,走到外面的书店去了。我一直在寻觅一本书,没有找到但是我们都饿了,就又去吃东西。这是很久以来唯一一次不急于赶时间的北京行,吃完饭和小Z搭车回去,她在车上睡着而我看风景,一路上都有淡橙的小树,不高大,但是毛茸茸地落下很多树叶,每棵树下一小簇,像是它们自己的影子。
我又继续北行了,北方再北方,那儿有我的家。到达时是清早四点多,我的爸爸妈妈远远地站在出站口,一个拿着手电筒,一个叫了出租车,在等我。天气那么冷,早说好不要接我的,可是他们还是来了。忍不住心酸眼热,想起有人说:“假使百刃千刀,一时刺身,于自身中左右出入经千百劫,犹不能抱父母身。”那一瞬间我恨不能抛开多年来在心中苦苦筑起的金墙铁壁,扑在他们身上哭泣:我是如此地想念你们,我是如此地舍不得离开你们,我是多么想与你们厮守一辈子,我又是多么不想离开家,可是我再没有办法重走来时的路了,你们肯原谅我的背叛吗?肯宽宥我的执拗吗?……
然而爸妈已经笑着拉了我的手,坐到出租车里。车在晨雾里穿行,我与妈妈坐后面,爸在前座吸烟,我们都只说着些不相干的话,我们都在尽量淡化着这已经溢出的情感,不想让人看出我们的伤感与软弱。也许这就是他们所说的近乡情更怯吧,怯,可以怯到什么样的地步呢?也许就是根本无法将满怀的愁绪大声呼喊,甚至连小声的私语也嫌太剧烈,剧烈得会瓦解我们对泪腺勉强的控制。
怯,想来便是爱了,而爱的本质总如生命般庄严温柔,同时又是非常地婉转沉默。
城市街角到处堆积着秋天的白菜,两尺来长的葱与蒜,顽红亮绿的萝卜、胡萝卜,正是北方准备冬菜的季节。槐树被太阳晒暖的一面已经黄得透明,鸟羽一样轻盈的落叶,在风里徐徐飘,落在蔬菜上睡着了,睡着了沉下去,也成为北方的泥沙。香梦沉酣。满街孩子的笑声,鸽哨、带点甜味的家乡话。
我庆幸我是这小城市出生的孩子,我可以回来逢遇它的秋天,看它喜乐厚道的人们,它的秋叶秋草与壮阔蓝天,与谁搭讪,或是被谁搭讪,都觉得非常乐意,贪欢几晌,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系之舟――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自在。
和好朋友到街头拍了很多照片,在阶梯并坐,在小径站立。朋友里有几个人已经结婚,有人还在坚持等待,大家都变化了,可是从前碎金一样的日子不会变,从前如同尘梦,


琥珀豆写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夜
(太累的,所以没有写完,待续。)

 


有的句子让我爱进命去。如“火车辗转,一如愁肠。”、“铁马冰河入梦来一样堂皇放肆而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10-31 01:38:26.0


 

标题: 有的句子让我爱进命去。如“火车辗转,一如愁肠。”、“铁马冰河入梦来一样堂皇放肆而又哀哀欲绝的感受”、 “人人都曾有过的,喜笑烂漫的黄金岁月”…………

内容:


又名《萧红转世·省亲记(待续)》。豆豆的句子热得像刚刚出炉的东北烤地瓜,哎呀啊,�

江 枫  发表于2001-10-31 06:31:20.0


 


"怯,想来便是爱了,而爱的本质总如生命般庄严温柔,同时又是非常地婉转沉默"好句,等�

亦雨  发表于2001-10-31 10:01:42.0


 


这一篇却又这么的好

  发表于2001-10-31 13:41:46.0


 

HONEY你的文文一向是好句子多多哟


有时候我们离开家,就是为了去感觉想家的滋味......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0-31 15:30:42.0


 

午夜
听歌
从郑钧到老狼,从民谣到摇滚,
总是会不自禁的从听到翻出歌词再细细的看,
直到听到和看到这首郁冬《离开》

  如果你不了解我编织离开的谎话
  当我转身离开只是有点厌倦回家
  哦也  带着我悲伤的爱悄悄离开
  哦也  在下雨的异乡夜从梦中醒来
 
  听着老去的歌不要怪我感逝伤怀
  如果你能了解请你面对我的苍白
  哦也  告诉你我的心还在那个城市
  哦也  告诉你我的心从未离开
  
  请别在我哭泣的时候说伤感的话
  我猜是不是还在等我回家

听着歌,似乎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了..........


看的我也想。。。回家了。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1-01 10:30:49.0


 


  槐树被太阳晒暖的一面已经黄得透明,鸟羽一样轻盈的落叶......也成为北方的泥沙

孟依依  发表于2001-11-01 14:26:34.0


 


快快写罢。沉住了气,待看完终场再作定论,所以豆子不得偷懒。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1-01 18:55:24.0


 


偶去哪个家呀?还是回自己家吧。跟豆豆学,别的偶都不要了。。。。。5555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1-07 11:53:53.0


 


豆姐姐怎么不继承写下去?这怯的终了是什么呢?

攸声枫淳  发表于2001-11-09 04:32:1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