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一个也不放过

东海一枭  发表于2001-10-31 02:18:42.0


 

枭眼看世之九: 一个也不放过 在《继续冷嘲》的贴子里,嘘堂君自谦:他不是“反抗强权的斗士”,仅仅“只是个享受思考之自由的读书人”,并且“清高,我一直是如此自命的,并且以后将继续如此自命”。 枭眼一转,射向“清高”,我眼前便浮现出那凌霜的菊傲雪的梅、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的形象。 在十年前一篇短文里,老枭就写过,“清高,是自然界梅菊莲诸君子的品格,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传统优秀品格。清高,就是不随俗、不媚俗、不攀附、不受污柒和引诱;就是不与假恶丑同流不向恶势力低头的自尊自爱自强;就是“千霜万雪寒磨折,赖是生来瘦硬,浑不怕,风吹彻”,就是“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就是老枭的“百折什磨棱角在,从无一字媚强权”…。狂奴故态的严子陵,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笑傲公卿的李太白,梅妻鹤子的林和靖,拒受嗟来之食的朱自清…,清高,作为知识分子的传统美德,历来备受推崇。” 清高与卑俗,泾渭分明水火难容。当某一种丑恶势力横行一时,那种趋炎附势的丑态,多么令人齿冷!相反,也有那么一小撮人,独抱冰霜有性情,任炎威赫赫浊浪滔滔,就是不买帐!这种高风亮节,又是多么可敬可慕。 殷切希望嘘堂君,对照上述清高的节操行为,检查一下现实生活中的自己的嘴脸(而不仅仅是诗里网上),别让自己祭出的“伪清流”这顶帽子,不小心套牢在尊头上,呵呵。 尊贴中提及“中国社会的沉疴,是数千年积攒下来的,而在现代化转型的过程中,复产生种种变易了的并发症。这些难题不显明、不根除,中国断无根本进步之前途。而欲达此目的,则需当代的士人真正沉潜下来,参合中西文化之深蕴,考判历史发展之脉络,辩同异,审时势,察通变,明对治,形成自己明晰的思路,建设的方案。“观天文以察时变,观人文以化成天下”,中国无前途则罢,若有,必自新启蒙始,自国民性之改良始,自士之养成和人文精神之复兴始。”老枭深以为然,并对新启蒙者谨致以崇高的敬意。恕我孤陋,不知先生为改良国民性、复兴人文精神、启蒙国人之愚味做了那些具体的工作?在尊眼里,老枭“并无特别的观点,遑论思想。而复以无深度的言论妄自尊大,吠吹不已”,可见大作必定是极其高明的,能否亮出一二,启蒙一下老枭及广大网友们?不会一直“真正沉潜下去”,准备芷诸名山吧。 先生对“横议的处士”没有“虽千万人矣往矣”地在主席台上挺身而出表示失望,对质疑并抨击“现行体制之不完善,官场腐败和社会不公”的人,则冷嘲曰:泛泛的质疑与抨击,并无什么高明可言呀。自己呢,躲在一旁扮清高,“真正沉潜下来”,不屑于拿出“有深度”的东西来。 “明晰的思路,建设的方案”固然必须,但在长枪大戟尚未出炉之时,指匕首投抢为“于国家、社会之发展有损无益”,以“国人大抵都能知能议”为由,袖手旁观,这类矫情雕饰、银样蜡枪头的清高,未免太“伪”、太“鄙陋下流”了吧。 昨天儿子街遇不平,仗着老子教的几手三脚猫功夫,拔拳相助,虽寡不敌众,却也不示弱,赢得了围观众看官的阵阵喝彩,却有一猥琐无聊的小老儿“吠吠不已”: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回家再练几年内功吧。犬子忍无可忍,暂且放开恶徒不打,回头将“冷嘲”者教训了一顿。老子听了哈哈大笑:好,大恶人与小无聊,一个也不放过! 顺便敬告:由时寒冰同道主编的著名网刊《中国》58期,是东海一枭专辑,共收拙贴八篇,欢迎新朋旧友移步赏奇。《中国》关注社会热点,倾听百姓心声,体贴民生疾苦。《中国》以人道主义的关怀为苦难者祈祷和祝福,以历史的责任感为民族的振兴奉献热血和智慧。网址是:bj.mail163.to/china888china 东海一枭2001、10、3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