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夜上灵山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1-04 08:20:43.0


 

两年前去过江苏灵山,灵山有一尊与山头齐平的大佛,远远便可在车窗里瞧见。
    那天有南京的朋友专门赶来,吃过饭后,他们说:去灵山吧!
    好,那时是晚上九点多,到了城外的灵山,已经是十点半,摇了摇门,高且厚,看来断难从此处突破,逡巡到旁边的围墙一看,正好了,有一个小土包接近墙的高度,就这样直接从上面跳了下去。
    此时尚在大佛的外三围,沿路有许多不懂得做什么用的大棚子,黑黢黢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只听到我们自己不同频率的脚步声。
    大家都不作声,悄悄前进,知道越来越近了,附近有树影,灌木丛,一点灯火也无,石板地上皮鞋声十分刺耳,加上月光大亮,照得中间一条旅游通道纤毫毕现,大家便走草地,踏着树影小心地前进。
    远远有旅游区的保安开了摩托车驰过,竟然不曾发现隐在树影里屏息的四个人。
    觉得自己有点象去执行什么秘密任务,紧张杂着好奇,领头的一挥手,我们便停,再一挥手,便再前进,路边一切障碍都是我们的掩体,从树影木桩到垃圾桶,因为全有着淹没一切的影子,我们象侦察人员一样,只差没有匍伏了。
    七绕八转,这样到了灵山大佛的座台前,至今我仍觉得,这尊大佛是必须在这样的晚上来看的。
    台阶很长,似乎有六百多级(或是一百多级,实在记不得了)此时仰头往上看,大佛的头象剪影完全显在夜空中,没有任何掩蔽,仿佛你面对的不是一座石头,而真是一座佛,心里便隐隐地有一些畏惧。
    这种畏惧随着台阶越上越强烈,待站在大佛底座时,须努力仰起头才能看到它的顶,很大的一座青铜铸像,裸足而坐,莲座与佛衣硕大地垂在身边,人便觉得非常渺小了。虽然是在晚上,周围犹有微光,而且五官各处无不铸得分明,你无论从何处仰头看佛,佛总是从你绝难企及的高度微笑俯视,威严,庄重,神秘,教人不寒而栗,加上远处有青灰色的天穹,近处有蔌蔌的天籁,你简直会觉得这尊佛随时可能动起来!而这样大的一尊佛,从体积上首先压过了瘦弱的人,它又强大,又有传说中无所不能的神力,万一动起来,那?!我警惕地向四周看看,怀疑突然会有各式各样的佛平地冒出来。
    没有。连那尊佛,也只是平和地坐着,双手合十,垂目,微笑。
    然而它头顶那段青灰色的天穹看起来离它那样近,它几乎没有矩离地倚靠着,流星随时可能坠附到它庄严的莲座上来,现在是子夜,正是人间气息微弱的时侯,无边的天机可趁机渗入,流云涌向佛的头顶,这尊佛,看起来它几乎连接了人和天之间的断层, 那样不可犯,不可侵。佛相庄严,庶在于此。
    谁知这时侯,突来的脚步声却惊醒了我们所有人。
    那是园内的保安终于发现了这一撮可疑的黑影。很顺理成章的,我们中的一个开始编了一大段话,说我们在附近的山上迷了路,一直到现在才转到此处,其它人都默不作声,那尽责的保安盘问许久,怀疑我们是文物贩子,大概想剥一块佛头上的铜去卖掉。在我们异口同声的争辩和保证,并且给他看我们不带任何工具的真诚之下,他终于走掉了。然后有一个朋友从佛背后的阴影里跑出来,准备回去。
    接着很快有两辆摩托车呼啸而来,任我们再怎么踩着黑影猫行也没有用,一行四个,全部被带到保安处,直到其中一个朋友不情愿地不得已地出示了他在公安局的工作证,我们的可疑身份才被解决。我们仍然从断墙处跳了出来。

    第二天组织集体参观时,我才在阳光下看到昨夜静寂的子夜被隐藏起来的一切,然而白天的灵山闹热,嘈杂,连那尊佛,也在烈日艳阳之下丧失所有神秘,不过是一尊发着光的被雕刻出来的铜象罢了。
    至今我仍觉得,唯有在那样天与地冥冥交接的一刻,那尊佛,才真正成其为佛。

 


  佛如果不动,佛象像;像如果不动,像象佛。都只是象而已。

清空  发表于2001-11-04 08:30:14.0


 


  你那一日见的是心佛,如有相,便不称为佛了:)故你次日未见。:)

任坤  发表于2001-11-05 09:05:54.0


 


重温一下菊菊讲过的故事还是那么好玩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1-05 11:47:11.0


 


总觉得国泰民安时,佛才是佛。印象深的是灵隐。

张小鸟  发表于2001-11-05 12:41:2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