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红罂粟

江 枫  发表于2001-11-05 09:20:08.0


 

红罂粟
江枫


    人,生活在物境里,也生活在语境中。
    但物境不是人的悲欢之源,因为所有盛开的情绪,其根须只能在堆积着语言的缝隙里蔓延自己敏感的脉络。
    向着能包容、理解、接纳你性情的语境里逃遁,躲避,回归,乃至进发,其实就是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条路,不是水路,不是旱路,不是云中路,而是思之路。
    在语言的丛林里,你用快乐的经线和适意的纬线,随时随处可以编织像吊床一样悠悠荡荡的家。
    但语境也并不总是安全的,语境里有等待着你的双脚莅临的陷阱。你毫无防备的呼吸漫过青草与林中的湿雾会合了吗?
    陷阱上的语言之花,如风中颤栗着的火红的罂粟,等待着猎物贪婪的吮吸,也等待着吮吸贪婪的猎物。
    不是人吮吸鸦片,而是鸦片吮吸人。
    所有耽于精神生活的人,都向往这种吮吸,因而也都往往被吮吸。
    从红罂粟环绕的语境里走出来的,不是神采奕奕的健儿,就是病入膏肓的死鬼。焕发人的精神的是语境,摧毁人的意志的也是语境;成也语境,败也语境。一如宗教徒恐慌的缘由,不是物境里有没有神祗,而是语境里有没有地狱。
    识字的人生,是生命向语境里伸展触须的历程,只是所触摸到的,不仅是糊涂,还有对物境之混沌的清醒的反叛。世间所有的反智论者,都是要人们退出语境,重返混沌。但物境里肉身的苦痛是分明的,借以弥合伤口的药草的功能是有极限的,在药力发展的极限处,唯一能止痛的,就是语境中那随风摇曳的火红的罂粟之花。
    踩过语境的百代过客的足音已经渐渐消沉,但语境常新。五帝三皇神圣事,都是语境里突兀而出的华表与碑额,用其闪烁的光环,骗了无涯的过客。你我皆语境里匆匆的过客,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时候,也不免被欺被骗,甚至坠入陷阱。但被欺骗未必全然是坏事,文学、宗教、巫术、意识形态,无一不是在欺骗里成了止渴的酸梅。语境里所有的奇观,都是引导精神或振或奋或萎或靡的罂粟,一个完整的语境就是一个鲜花盛开的伟大的乌托邦。要在物境的田野上播扬稻香,你需借来乌托邦里浩荡的暖风。酸梅的价值,就是借子虚乌的承诺骗取出隐潜在你体内的智慧,帮你泅渡出绝望的死海。而到达彼岸的刹那,你需回过身来,叩首遥拜,感念洪荒语境里的玄天黄土。
    语境是语言组合而成的形上的森林、大海、沙漠、天空,以及荒原。语境有幽深,也有肤浅;有荒凉,也有喧嚣。痛苦者的语境,往往是幽深的,荒凉的,也惟其幽深与荒凉,才能积储足以僭越痛苦的能量。而一切僭越痛苦的人,都是幽深语境的创造者和享受者。但这幽深的语境,只是他种植在生命表层的一抹新绿,还有更原始和宏大的语境在生命的表层之下向深处挤进与扩展。
    我们常常生活在只知显现痛苦的语境里,生命枝头,绿肥红瘦,欲语泪先流。我们在自己显现的痛苦的语境里,自伤自悼。而超人超越我们的地方,就在于比我们营造了多一重的语境,那里不乏像我们一样的颓废,但表面颓废的荒原下,有熊熊的地火在升腾,荒凉的语境下,掩埋着一个沸腾的语境,时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物换星移几度秋。
    黄金的物境过去了;
    白银的物境过去了;
    青铜的物境过去了;
    黑铁的物境过去了;
    我们走进了后工业的时代……
    而我们经历的语境,清除掉时代纷扬的金粉银屑,又剩下些什么呢?
    荒谬的语境,痛苦的语境,叛逆的语境,环绕着我们的生命。
    你逃避不了生的荒谬与痛苦,但在绝望的语境之下,可有另一重叛逆的语境在酝酿着一次伟大的颠覆?
    火红的罂粟,等待你贪婪的吮吸,也等待吮吸贪婪的你……



江枫写于野草书屋

 


  可否亦理解为境由心生?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07 13:05:39.0


 


素我愚昧,我看不动.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1-08 10:15:19.0


 


江枫越来越高深了,可是我仍然喜欢着初见你文章时的感觉,至今都觉那萦绕的烟有不尽的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11-09 02:42:39.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