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南行记(一)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07 13:22:00.0


 

已是深秋,江南草木寒,独自走在午夜的街头,街灯亦是幽幽,时不时有出租车如鬼魅般在我身边缓缓停下,眼神在电光火石间由期盼转为不屑,便如风般又掠驶而去,只有清冷十分的尘埃在空中飞舞。 杭州东站,每次来这儿,不管接人还是出行,都是午夜时分,是十一点三十九的车。侯车大厅空空荡荡,人们或坐或卧,望去极是萧然,惟有在某列车到站时,在喧喧攘攘间涌出一点生气。几个小警察倒是神气活现,侯在门口查身份证,在寂清的夜带着一丝讽刺的森严。 闲着在大厅的小摊逛着,起始并没想买什么,只是想消磨一下侯车的寂寞,没想那小伙格外的热情,于是也例行的问了问价,小伙是个做生意的料,看我没打算买的意思,除了主动降价外,还额外有感触的说了一句:看你们出门做事也不容易,这么晚了还等车,我就便宜点买给你得了。虽知是套话,但在这么一个夜,还能有一句关心的话,却也不由我掏出钱来,许只是为了那一句或不言衷的关心之语,人,有时真是脆弱的可怜。 上车前,有她的电话,虽只是寥寥的几句,却有一股暖流荡漾在心头。车门砰的合上,拒江南的秋寒于门外。爬到自己的铺位,上铺,低头弯腰极是不便,更有未敢翻身已碰头之忧,幸好那毛毯是我喜欢的蓝,摸上去极是柔软,尚有一份欣喜可慰。 躺着,有隆隆声自我的身下传来 ,身随车而动,只觉忽有被望外伸但彷徨,又有被使劲往里缩的触觉,如果自己只是一个球,那现在必是在滴溜溜的前后滚个不停,只是转不出这个圈子。自帘缝窥望,夜深沉,偶有一道铁轨的反光搜的自眼前划过,如流星,随即又陷入无边的黑寂,无山无水,只有黑暗。 上铺的空调呼呼的扇着风,有点扑面寒的感觉。窝了窝被子,伏卧着玩电脑,笔记本的荧光衬映着疲倦/。。。。。。 (待续,待改)

 


看你前夜写的文章......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1-08 10:08:55.0


 

屋内灯光如豆,拉开窗帘,是暗黑的夜,带微雨前的潮湿,人闲,离情在空气中蔓延.楼下三三两两佳人美眷,却总似拖着悠长的伤感,也许分别的日子已经掐指可算.

真的是冷了,打了寒战,却又不想放却这初冬的清寒,回屋去拿薄衣一件,昏黄灯下,书本散漫的摊于桌上,倦怠之意层层叠叠的随着微凉的风卷了进来.
心意更是微酸,只是挂念那千里之外,车轮展动,暗夜里萧条不眠的面容与双眼.

你于萤光中闪动,我在床榻上无眠.

什么是想念?


  等续,改倒未必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1-10 09:11:08.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