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边走边看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1-10 08:25:11.0


 

我决定去吃一碗地瓜粥,就在前面往左拐弯处,以抚慰一周前在另一家食铺因为地瓜粥卖完而引起的胃的失落。那时我眼睁睁看着最后一碗粥从柜台后捧出来,雪白温润的一大碗,上面洒满金黄灿烂的地瓜粒,又好吃,又便宜的地瓜粥。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诱人的粥。“来一碗。”我说,抛开刚咽了两口的套餐,可气柜台里面轻描淡写地道:“没有了。”
    我就这样认定了地瓜粥是甜丝丝的,香盈盈的,不可不吃的,所以我往左一拐弯,毫不犹豫地走进了挂着大大招牌“地瓜粥”的这家小店,舀汤的小妹问我要什么小菜,我说什么都不要,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很快就走开了。
    我喝了第一口以后也惊讶了,自以为地瓜粥该是甜丝丝的,香盈盈的,这会子才明白地瓜这东西,不论是烤的也好,煮的也好,一概给人甜蜜的错觉!那色金黄到底还是无动于衷地平淡着,喝起来跟白粥差不多,寡淡寡淡,活该我给人家另眼相看。
    我想吃吉士双层堡,里面有各种颜色,咬一口便滋拉作响,可是这里离麦当劳太远,我只好不再想,坐在这里喝光了地瓜粥,然后我想,我该把手里的一堆东西处理掉,最好是放到一百或者华联或者任何一个可以寄包的地方去寄掉,轻装上街。
    这堆东西里面包括了四本书,仍旧是在晓风书屋的一楼和三楼掏来的,二楼与我格格不合,只是我的走道。如果火锅里埋着罂粟壳的话,我简直怀疑书店的墙上也掺了罂粟壳的涂料,下车的时侯我决意不再进去看了,回头终于又若无其事地走了下楼,这会子楼梯看得更清楚了,似乎是黄杨木的,泛着沉沉的光泽。新书堆在中间桌面上,去看上次漏买的宋词,还在那里,我问书店的人:“有新书吗?”她莫明其妙地看着我,说:“新书在楼上,”想了想又道:“桌子上都是新的旧书。”果然又多了许多书,《长生殿》、《桃花扇》也堆着,好笑的是有一排书并列在架子上,《第一次亲密接触》《无数次亲密接触》《我的亲密接触》,不是同一作者,这不算什么——曾经在另一家书店看到同是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第二次亲密接触》《第三次亲密接触》……我的嘴自动张开来,在书面的上方冻结成一个O型——此时在乱书间择了两本,又到三楼择了浮生六记,装书时向收钱的老太太说:“给我一个大袋子。”她弯下腰取了一个晓风书屋紫色的袋子给我,上面印着银色的篆形回文图案。
    我想该把这一大袋子劳什子的东西寄到新华书店去,顺便看看可有张爱玲的小说。
    走出粥店的时侯,路上宽宽的,现在是中午,晚上这里才有夜市,路边的店面做着各样营生,有一家小食铺的小妹在斩肉馅,脚边一大盆生精肉,我想起食神里运刀如飞的莫文蔚,连斩一千九百多刀,这样切法,可不知要切到几时呢。
    沿着墙根走去,经过阳光海岸和浪漫宣言,禁不住又进去看看,人是这样的:在一家店里买过中意的东西之后,便时常会来看看,阳光海岸的套装、浪漫宣言的线衫,后来搭上红袖和媛丽的夏装,都剪裁得小巧,便仿佛只合穿这几种。我永远不知道今年何种名牌流行,只看到近旁的丽诗和佛罗伦每年换一种样子,丽诗去年是满目长短的灰,前年似是绿,佛罗伦今年换了极之细碎而艳俗的小花,我虽不买,看了也是愕然。堡狮龙、派与佐丹奴已经没落了罢,单看这两年三步一哨吵着叫卖的风气便叫人活活憎煞,伟伦时尚、VIVI正在下降,伟伦开到劲的时侯好象几处旺角都有分店,是板硬的样式,有棱有角的倔强的衣服,却又满布折子与花边。再走两步就到书店了,石头记的门面却在余光里一掠过去,隔着栏干和人流,单看到那个暗红的石字,看不到里面那些奇异的石子了。想多少店开的时侯也如它一样流光溢彩,只是有人盛,便总有人衰,有些门面已经找不到了。
    书店紧邻却吵得热闹,原是一家眼镜店,几时搬掉了,正在大吵大叫地卖一种花花的包,我看了一会子,觉得尚好,又在大玻璃镜前看人家当当敲着一些假的镯子,声音在我听来是清脆的,横竖我不识玉,檐下又挂着一串串中国结与小饰物,用手去撩,便哗啦啦地作响,我每回看见便用手去撩,守着摊的老婆婆总疑惑地看我两眼,我便快快走开。这次大家都挤在一边抢包,却没人看我,我预备把手上的东西寄在书店的柜台,回头取了最值钱的手机和钱包再来这里买一个手包装着,可不是两全其美——寄包处总有令人啼笑皆非的规定,它让你把贵重物品自行携带,你原来盛着这物品的容器却须交由它代管,这是近年来每个城市最不合理的规定——谁知今日进了书店,却是一愕,柜台里的手竟只把装书的袋子提了过去,不要我寄包。
    我大喜过望地跑上二楼,心里只想着要找的,在现代小说几个架上找了一遍,不见张氏爱玲,又跑到著名作家专栏里,一样没有。中间棱棱地架着各式栏目的书,散文杂记原来是最爱翻的,如今却不敢看,近日只见书进得门来,不见入得眼去,要煞一煞这种买了就弃的坏习气,还是先断了买书的源头为好。逡巡到通俗书架,触眼正是流言、张看……好了,原来是在这里。又同时择了一本亦舒的香雪海,喜盈盈抱了书去,经过新书专栏,有书名《青衣》,在架子上招摇我目,翻起来看看,是我最不喜欢的家长里短隐私派,分明是现代人,如何封面却是一个古装的淡墨女子,不相信地翻到目录看,自己却并没有看错。   
    下楼的时侯昂然出门,有些耽心寄包处的阿姨叫住我:“嗳,你的包。”幸好并没有,我遂得以走走停停,停停看看,虽然久不逛街,市面上没有太多惊奇,橱窗里挂着奇怪得不能穿的衣服,或者衣架上隐藏着太贵的标价,十年前已经呼吁搬迁打折的店仍然在打折,呼吁的人或可能换了一批吧。只有少数店打折是真心实意的,比如丽诗,恋维斯,晓风书屋。
    我拽着简单的手包,又走街串巷了一阵子,看没有证的小贩躲在暗处卖上网卡,人们在麻辣烫的锅前唏嘘地吃着,有一家国营的理发店似乎终于倒闭了,以前我同朋友总是约好:“在鹭梅门口等”。现在这里换了一家CD行,有人面对着玻璃试听音响,一片CD的海洋,我好象从来没有迷过CD,以前在CD行专门翻的是游戏碟,CD如今谁领风骚?一概不知。
    回新华书店的时侯,手里提的东西比寄在台上的那只袋子还要重,因为姊妹坊打折。
    边走边看乱逛乱购的状态,英文里叫做SHOPPING,译成瞎拼,真是正确极了。

 


  “瞎品”呵呵,闲适的时光才感觉到是自己的:)

纨扇秋风  发表于2001-11-10 10:16:43.0


 


  :):):).............

任坤  发表于2001-11-10 10:37:18.0


 

自从有了超市,和书店实行开架售书之后,这两个地方是我人民币损失最惨重的地方,新近又增加了电话费,:)只是商店去的不多,呵,呵,呵:)


突然发现有时间可以支配对自己是多么奢侈的事(自己想了好久……)

歌舒带刀  发表于2001-11-10 11:52:34.0


 


  放飞心情。。。。真好!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11 09:20:48.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