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书屋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1-10 13:23:41.0


 

再上晓风书屋三楼古籍处的时侯,仍然惊异于它的闲适。
    是老式的骑楼,因此楼上只开两扇百页窗,窗前一张空桌,上面略放着笔和纸类,窗外正是热闹的市声,然而此处听不到,阳光照入来,照得整张桌面明净得很。
    黑的书架直做到顶,因为它仍是售书的,需要放许多书在上面,但也令人起了这样的念头:他日我若做书房,也要做到顶去!撑天撑地的书架,平白地有一股端庄相,便是里面的书,也端庄了起来,然而它们不是平板地肩挨肩靠着,有几本斜放着,仿佛有人刚翻了一章,这会子走开去喝一盅茶,马上又要回来看似的。
    我向来没有这样宽大的书房,连书架也没有这样登样的,早先是竹制的书架,堆着课本和杂志,以及莫明其妙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书,早先很少买书,书架只是一个专门堆放印刷品的架子,连考卷什么都堆着,哪里有什么样子!到外面念书,每人只有一张床的空间而已,书架更是奢想,普通是靠墙的架子,一揽子堆放各种必需品,而且要考虑到重量问题,书们就挤在箱子里待命。毕了业理应宽敞些,可是读书从不得不为陡然变成可以抛弃,顿时书架一片萧条,虽然有书,不过是些应景书、工具书,手头一本接一本看租来的书——书架放在别人的店里。
    书架于我是必须,是在近一两年,如今换了四层书柜,一趟趟抽掉不必要的书,仍然有新书遍床、遍椅坐着,这才发狠幻想要将专门的房间,四壁都做了到顶的书架,只留一张桌子在中间,这样才好。
    以前顶艳羡人家的榻榻米书房,四壁是结实的柜子,墙边放了一盏宫灯,不象普通房间四只脚的东西太多,不得不收拾得严整,一邋遢便眼花缭乱,榻榻米上却不是,随便堆几十本书看着也是安详的,因为只在一个平面上乱着,乱的范围又大,可以整个房间尽摊着。虽然对日本恨屋及乌,可是日式的榻榻迷却有些舍不得恨。
    眼前的端庄却冲击着心里的榻榻米,偶然抬头,忽然又看见有一架老式西洋钟搁在书架中间,这是书屋主人的噱头罢,那架钟并不会走,只是老迈的古董,算个摆设罢了。不过书屋的钟不会走倒也不是什么坏事,横竖于看书的人,时间总是凝固的。恨不得都如达利画中柔软扭曲的时计,可以无限融化了,无限停止在座椅间。
    尤其是这样一间书屋。仿佛一生的书都坐在身周,随手可得,人心大安——便是起卧不离此间,也是使得的。但又有点疑心自己的定力,太多的书可看,不免乱了方寸,恨不得象扫描仪,眼睛一扫便吃进所有字去,终日惶惶惑惑,怕是什么事也做不成了!
    有间适意的书屋多好!以前的士家多好,夏日清风冬日日,前山明月后山山,只管躲进小楼成一统——正想着,楼板一片响,却是有人上来了。

 


  终日惶惶惑惑--正是这感觉了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11-10 14:34:51.0


 


你的晓风刮的我心头一片寒冷的嫉妒!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1-10 14:36:17.0


 


  杭州的晓风只是直直的一间,倒是我在温州见了一家,极有洞天,很是徘徊了许久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11 09:22:31.0


 


下次我得写写我在路上见到的元丰书屋了,极小

纨扇秋风  发表于2001-11-12 09:10:04.0


 

鼓了几次勇气,也没敢问里面长的颇象窦文涛的老板,只好问了女店员,她语焉不详:“好象是王安石的一个年号吧。”西西王安石又不是皇帝,哪来的年号?但我也基本上懂了一二……


看书也会发呆的,去买个新房子好了,把间大大的屋拿来堆书玩,嘻嘻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1-14 05:05:39.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