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我用青春告别我的故乡

夜色太黑  发表于2001-11-14 12:10:24.0


 

在别人的城市里生活久了,不知不觉长成他乡的模样。
  六岁那年从锡林浩特的马背上被奶奶抱下来,随着水般晶莹的母亲来到江南的一叶荷瓣上,听那乌蓬船摇着外婆的歌谣,软软的吴音里飘着莲子的清香。整个童年里在荷叶里采撷着岁月。
  日子久了,我的身上已经闻不到青草的气息,也说着一口娇软的吴音,样子极尽水乡,脸上的线条又柔又轻。迈着那步子生了几朵莲花似的款款。
  到了十四岁的时候,父亲带着一身的马奶酒唤醒了幼年残存的记忆。于是夜夜向往起来,在我那初生的塞外,黄沙呼啸,苍鹰盘旋,四周都是天,骏马从草隙里掠过。
  哭着要回故乡,要在鞭子的飞扬里看羊群象白云变幻,要对着明净的湖泊里梳理我如缎的青丝,要在奶奶掉了牙的唇缝里听金戈铁马的昨天,要在毡房里谱写自由自在的青春。
  就这样,我带着九曲回肠的小桥,带着涓细秀美的流水,带着四季飘香的人家,回到了生我的地方。
  可是这是我故乡吗?低矮的坡连着低矮的坡,坡与坡间露出天空低低的脸,蓬头垢面,没有鲜亮的眸子流着彩溢着光。初冬的风把山收拾得干干净净,看不到一丝遗留的生物。远处贴着天的脸的是皑皑的雪。风,拼命地来吻我脸颊上的江南,在它的巧取豪夺后,我的皮肤咧开苦笑的表情,又疼又惜。
  奶奶使劲摸我那滑溜的手,仿佛摸着一件世间的宝物,颤颤地用了能那割裂呼吸的语调叹着江南的水,叹着江南的岁月。好象我是一滴透明的水珠,散发着清澈,散发着光洁。这一刻,我的泪流得象吴音里拧出来的软软的水。
  等到我学会在达那慕上赛马,在无垠的旷野里看天为被,地为枕,在青稞酒里歌颂着高飞的鹰。我又离开了。
  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和颠沛流离晨昏相依。有的时候象向日葵金黄,有的时候象牧羊鞭悠长。看别人的城市有男男女女分分合合,流着我不知道什么滋味的陌生的泪。看有的人可怜地蜷缩在寂寞的角落,看有的人飞扬着笑容在流转的楼台。我麻木,我清醒。想要呼吸从他们嘴里呼吸过的空气,又拒绝从他们嘴里曾经用过的语言。
  可是我无能为力抗拒,我在别人的城市里长成了别人的模样,偷偷流灰色的泪,偷偷用脂粉补住昨天的痕迹,偷偷地用语言粉饰那颗有江南的水有塞外的草的心。直到镜子里,直到街上都是象我这样的女郎,我才知道,江南很远,塞外很远。
  我要告别,告别什么呢?是一段脱茧的痛苦,还是一场新生的遗忘?

 


这样才好呢,南北综合,羡慕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1-15 05:08:43.0


 


  唉,我也想去看看我那个北方的故乡了:(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16 12:16:42.0


 


  在别人的城市里生活久了,不知不觉长成他乡的模样。 :))真好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1-28 15:05:3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