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倦

黛含梦  发表于2001-11-17 09:55:41.0


 

总觉得自己老了,坐在窗前已经了无对镜的雅趣,寂寞让我又疼又怕。想了一把咯吱作响的摇椅,慢慢地晃着,流年,故影,重重叠叠上来。快乐曾经是铃铛,叮咚叮咚地环绕在岁月的脚腕上,悲伤却总是那么多,有自己的,也有别人的,把日子染得又枯又暗。
爱情也远了,平日里几乎触不到自己的心还在跳,微弱得似风里的蜡烛,随时可能熄灭。没有什么还能渴求的,该痛的地方结着层层的疤,一切都好象在霉变,生菌。那穿过青葱森林的朝阳,蓬勃出竟是一片夕色。
谁还在夜里唱歌?曲子多么熟悉,听的剥离肌肤似的疼。是哪年的窗外,紫丁香一瓣一瓣把心事展开,风一字一字地读。那弹吉他的少年还在么?上边还有彻夜的灯光橘黄地温暖么?那裙裾飞舞的少女呢?还放弃了写诗的手,飞织着毛衣么?流年是如此转换,主角配角都烟消云散了。
老花镜在鼻梁上安静地睡着,一本泛黄的书似翻非翻。故影从远处来,从身边走,悄无声息,怕是踮了脚尖的吧?那时的轰轰烈烈竟然如此收场,象是稀缺的牙缝里不经意溜过的词眼。
抱着枕头的姿势已经无法蜷缩,它无可奈何地佝偻着。真的老了,感到这夜特别凉,得趁个太阳天赶紧晒晒被单——怕它们在这夜里着了风寒,那再没谁可温暖我了。只是这斯夜如此长,走到一生的尽头,还看不到它的背影。
该是个结束了吧?保持一个什么样的表情呢?安详好不好,无牵无挂似的,不,还是安静吧,无声无息地最后美着。

 


安详好不好,无牵无挂似的,不,还是安静吧,无声无息地最后美着。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1-17 13:38:17.0


 

嘿嘿


  似水流年,总是暗暗.........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18 02:10:23.0


 


看这文章时我在听一首歌,<那些花儿>.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1-19 01:45:13.0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
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
我曾以为我会以为永远守在她身旁
今天我们已经离去人海茫茫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
曾陪她们开放

想她 她还在开吗
去呀 她们已经被风带走
散落在天涯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