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随笔----盛泽行记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17 16:14:04.0


 

有着记挂,便总是睡不安稳,即使睡意再浓,也会无来由的乍醒。看看床头的手机,是5点57分,搁在平时,是看一眼,翻个身,继续下一个梦,等待下一次醒来的时刻。而于今,为了赶7点的火车,是不得不起床了,纵是十二万分个不情愿。
    虽还不是寒冬,但从暖暖的被窝里爬出来还是要有一定的勇气的,泡上一杯清咖啡,为自己添点热力和兴奋。东西是早就准备好的了,但却忘了装束,甩开昨天的休闲装,提溜出衬衫,西服,还好领带都是极配衣服的紫色。洗漱,刮须,都是做熟了的事,只是速度更提升了不少。
   “砰”的合上大门,晨曦的凉意还是令人不禁打个寒战。社区里静静的,微微的清咳在空气中只是激荡,很有穿透力。6点18,站牌下仅有几个晨练的老人,很习惯的想掏钱买报,却发现那买报的家伙还没有来,对面的农行前的空地上一帮花枝招展的大妈正手持扇子闻乐起舞,倒也乐在其中。为这阴冷的清晨添一丝活力。
   过来时刚好K31开走,下一班却又迟迟不来,望穿秋水般等了数分钟,终于失了耐性,径自打了的。还是火车东站,犹是清清冷冷,买了票,无座,幸好是短途。进门,先是小警察让我电子验包,后是查身份证。很是严格和让人不耐。
   吉人总有天助。混了个座位。车行去,大地开始充斥阳光,那稻田里的银白薄霜便在隆隆的轨声中渐行渐去。只留下一地的金黄。成剁成剁的稻堆无息的点缀大地,草木摇落露为霜,这景象不能不让人联想到萧瑟。
   至嘉兴,下了车,站台上又有警察在盘查,不幸中的,看了我的票后居然又要我把身份证也拿出来。那一刻,我开始怀疑起前天理发师的手艺了。
   火车转汽车,虽说是出省,但却只有数十分钟的车程。一路行去,已是平原,极目望去,阡陌纵横,沟河相交,田园如缎般铺向天边,起起伏伏的只是零星的农院或是茂密的古树,闪闪烁烁的只是朝阳下密布的水网和点点的露珠。公路旁的道树,似乎均是香樟,剪裁的只剩上端粗粗的几枝顶着密叶,倒是象极了篮球场上手持彩球的啦啦队。
   盛泽,江苏的一个小城,却是中国四大绸都之一。明代就有"水乡成一市,罗绮走中原"的诗句赞誉盛泽的丝织业。至清乾隆年间,盛泽已是闻名海内外的丝绸重镇,享有"日出万绸,衣被天下"的美称。于我看来只是典型的小工业乡镇。依托行业发展的痕迹历历皆是,少了几分清新。
   不经意走过小巷,望见那曲曲折折的小河自面前淌过,密密的水葫芦随波涌来挤去,很是停留了片刻。尤其看见那悠悠的小桥,翻晒了衣被,有老人就这么拿了板凳,倚了桥栏,任和煦的阳光暖着身子,眯缝的眼里有自得的快意和幸福洋溢,一瞬间,如电击般,只是想家,想着家乡的小桥流水………….

 


  看了我的票后居然又要我把身份证也拿出来。那一刻,我开始怀疑起前天理发师的手艺了。

凤兮  发表于2001-11-18 04:50:46.0


 

如今似乎只查穿西装的男子,似乎有逃犯,:)


  :----- < : )))...

任坤  发表于2001-11-18 09:59:56.0


 

听人说,北京的百万富翁都兴留短发,兄的长相可能像比尔:)所以理发师定是下了狠手:)不过,盛泽小弟很是盼读续文的,另,放飞的下呢?:)


水乡成一市,罗绮走中原.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1-19 11:19:47.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