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填鸭记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03-22 14:07:43.0


 

单位要改新系统,就从每个部门挑了些人去分批培训。过程是全封闭式的,据说为此租了一家三星级酒店,大家便觉得一定是美差了,雀屏中选的自是暗自欢喜,没被挑上的也不免说些风凉话。谁知道前几批回来的人都牢骚满腹,说是宁愿上一个星期的班也不去那里受罪,我们后几批要去的人听了都有些心惊,没选上的人也渐渐的心理平衡了些。
    出发那天,天气倒是不错。天蓝的很,太阳照的人有些发燥,可风还是冷的,一不留神就凉飕飕地吹到骨头里。疏香只收拾了一个小包,几套换洗衣物几乎没什么分量,可是几大厚本的教材一放进去就变的比砖头还沉,看着叠起来有四十公分高的讲义,我头一次有了不祥的预感。
    到了酒店,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大堂里黑压压的一片都是我们的同志。经过一阵兵荒马乱的安排,几百人总算都各就各位的领了房卡,谁知刚放下行李,连水都没来的及喝一口,就被集合去开劳什子动员会,一开就是一个多小时,各方领导或勉励,或警告,讲的口沫横飞,欲罢不能。底下的人或左顾右盼,或窃窃私语,主席台上下各得其乐。开完了会,会务又上台宣布日程表。众人一听,脸立刻绿了一半,每天早上七点到七点四十五吃早饭,然后八点开始上课,一直上到晚上十点一刻,中间只有午饭和晚饭各一个小时。这...这简直是魔鬼集中营啊!可是人也到这里了,还能怎么办呢?算了,先看看伙食再说吧。到了餐厅,发现原来是自助餐,十几个冷菜热菜荤菜素菜一字排开,主食点心任君自取,还有系领结的英俊服务生倒饮料。不管怎样,吃饭皇帝大,酒足饭饱后才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嘛。菜的种类不少,每样夹了一点就堆了满满一盘子,味道差强人意,毕竟不是城里的酒店啊。眼见是吃不了了,会务又从包间跑出来宣布——不可以浪费,谁吃不完罚款三十元,我咧@#$%^&*......唉,只好伸着脖子往下硬塞,同事对着盘子叹气说“啊,我觉得我们好象填鸭啊”。就这一句话,在往后的一个星期里被我们奉为经典,在教室,在餐厅,在卧房,时时的重复着......
    到了教室,有同学问老师“请问我们这次学这三本教材的那一本的哪一部分啊”老师很吃惊“这三本我们都要学啊,还有哦,我们还要发很多补充教材,一会儿助教会发给你们的”话音未落,就见大家都是小丸子的招牌表情(什么,你不知道?就是额头上有一条条黑线的那个)同桌长叹:“唉,没想到我们又要当精神填鸭了啊”
    接下来的日子是很有规律的:睡觉——填肚子——填脑子——填肚子——填脑子——填肚子——填脑子——睡觉。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填鸭们一个个精神恍惚,言语错乱,眼圈与墨镜齐黑,面皮与白纸一色。每天唯一的消遣就是掰着日见肥硕的手指数日子。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终于盼到了进烤炉,不不,是进考场的那一天。领队大人说的好啊:考场都进了,回家还会远吗?那时节,众鸭们笔走龙蛇,手如织梭,很快就答完了考卷(其实我们事先已经知道题目了,谁叫他们每批的卷子都一样)。
出了考场,行李已经早就收拾好了,虽然单位打电话来说不管车接了,但是解放的喜悦是如此强烈,大家都很快乐的互道撒呦哪啦,纷纷打车离去。
    回到家,看到楼前嫩黄的迎春花开的烂漫,忽然感觉恍若隔世。

 


(满脸同情) 唔,疏香所长回来了就好。你回来了也该把园子里你那领地打扫一下,眼看开春

城南  发表于2001-03-22 23:40:59.0


 


  可怜的疏香:)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23 05:07:44.0


 


哈哈,香姐终于回来了!妹子想死你了,今天晚上快去菊斋,我们两个不醉不归!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3-24 04:17:00.0


 


集体生活中,人人都视吃为一种较刺激的事情。香香可也是?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3-24 16:32:3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