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碎语

琥珀豆  发表于2001-11-28 04:41:35.0


 

夜里醒了,有片月光照到我屋中来。以为还是幼年时候,在家里,有院落的房子,有狗的门,有蓝色窗栏杆的房间,以为可以哭,叫爸妈来陪我,可是,不对了。 
不对了,我已经成人。我不能哭了,也不再是那个幼小的孩子,我不可能再需索额外的保护。外面月色洁净如同新秋柿子上一抹霜,清爽得发冷,发腥,毛骨悚然。 
而我为什么会醒来?我,从何而来?我为何存在?我将去往哪里?在这样时分,这问题直捣肺腑,这或许便是我要拼却一生寻找却并不知道有否结果的某种意义,是生命里最顽强、也最孤单的一声叫喊。 
此刻我身处湖北省、武汉市,不远处就是珞珈山,再远点是黄鹤楼、长江、汉江。我知道,如果一直走下去,沿着京广线过了黄河,再在山海关转个弯,可以到达我家乡的城市。可是,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你回不去了,回不去的。如此冰冷清晰而又熟悉,全都是因为,这声音便来于自我自己的喉咙。 
我自己对我自己说:成长的过程就是体味孤单和真实。这两种东西都锋利,也同时具有强大的杀伤力。我必得练就一身绝世武功,把自己牢牢保护。 
可是每日,我如碌碌小蚁,于楼高八层的办公室应付人事之纷扰,“以制造事端为唯一乐趣”。应付不来时,便到楼外天顶,把双腿垂下半空,把头高高昂起,体会年轻本身的欢喜与尊严,我抽一枝烟,烟雾散开在空气污染指数102的城市上空,海豚蓝的上空便长出一点白头发。 
偶而我接到远方朋友发的短消息,都是些清平喜乐的句子,或是讽刺时弊的笑话,我觉得很无聊,都删掉。唯独留下一个人对我说的:“人生如寄,多多保暖。”想来人生便是舟车劳顿,金戈铁马,在本来血肉丰润的心田上筑起铜墙铁壁,这些易散热的金属!所以我们要在这渐渐失温的成长岁月里,自己给自己一点暖意,此外我只想知道她们是否与我一样,也有这悲秋怀旧日,伤感寂寥时,她们说,没有,可我不信。 
某天在一个人的家里,看到一瓶用雪碧瓶子装的中药,是她家人替她煎好了,盛在里面让她喝的,她不喝药便冷了。我看到这瓶冷掉的药,心间很羡慕。小时候我身体不好,每餐之前都要喝一碗药,捏着鼻子,闭着眼睛,药的味道真苦,因为中间有一味是蜈蚣,也令我觉得非常恐怖,但是,我妈妈在我旁边看着我,我爸爸给我加油,我快速喝下,步行去学校上课,教室里正在念蟀蟋在堂岁聿其莫,我加入其中,念得最大声,回家时又快步走在细雨里,世路无忌,对这个世界一无足惧。 
现在这感觉已经久违,偶尔重现越发显得弥足珍贵:比如身边人送来一杯热水,或是下雨的夜里陪我走过长长的街,情感如深海默默,暗香浮动。其余的时间,我都很胆小,也比较沉颓,也比较懦弱,估计世智尘劳此后会将我磨成一根赤裸裸的神经,那时候再回头,恐怕已是百年身。 

琥珀豆写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夜

 


  写下这样文字的豆子,必然是坚强的。只有内心坚强的人,才会敏感如斯。

郁郁其芳  发表于2001-11-28 05:16:28.0


 


逗哎。。不就是喝个中药嘛!过着美丽的生日,想着痛苦的痛苦,真不值。换个角度,重新

*海沃兹  发表于2001-11-28 10:02:28.0


 


人生如寄,愿开心伴你!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1-28 11:07:36.0


 


  :))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1-28 14:35:45.0


 


  兜兜的文笔真是叹为观止

清空  发表于2001-12-02 01:16:23.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