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老屋

黛含梦  发表于2001-11-30 09:50:59.0


 

今天的阳光分外的沉郁,隔了CD的声音我沉默着。他用眼光探询我突来的落索。平方的空间里我俩的呼吸轻得无法捉摸。他的手默默地落在我的发梢上,带着千言万语在每缕发间暗暗潮动。
心情明朗起来,我牵着他的手,和回忆站到了故乡的老屋前。
家乡的机耕小道宽阔了不少,只能依稀找到旧日的痕迹。机耕道上的刺蓬长长地垂在水里,水,至清,偶尔有几尾鱼偷偷地贴着水底的溪石游过。对岸樟木树的影子倒在水里,三三两两的父老在底下的青石板上捣洗衣服。再远处,是收割后的稻田,稀稀拉拉冒了星点绿。牛群安详地散着步,有的低头,有的回眸。而我的家,掩映在一棵梨树后,看见四角的屋檐。
我的梨树,七岁那年亲手栽种似的那棵梨树。从它发出第一个芽到终于高遮过屋,每年结出满树满树的梨,我是那么认真地关注着它的每个变化,喜悦地体会着另一种生命的成长。记得十五、六岁时,少女的心里有多少美丽的憧憬和羞与人道的秘密,常常爬上树在星星铺满的夜晚,偷偷诉之。它还能记得么?记得我红着脸在上面刻下的名字和那个清癯的身影么?
老屋已经陈旧了,黝黑的外表,吱呀的吊脚楼梯,绕屋的篱笆也东倒西歪了。进了堂屋,依稀看到正中间贴了墨写的“天地君亲师位”横匾。啊,这还是我高中毕业那年写的呢,父亲总嫌女子的字过于秀气,却每年都要我写对联,写横幅。横匾的旁边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奖状,几乎从我入学横跨到离学。堂屋很宽阔,堆满了杂物,一一目光扫及,意外地发现小时候的摇篮,看着这小小的竹篮,我的眼睛忍不住湿了。仿佛透过重重的岁月闻到乳汁的清香,听到哇哇的哭声,还有那一张张班驳泛黄的地图。
左边的房间是父母的卧室,在靠窗的地方,有一张桌子,是城里人称之为梳妆台的那种,上面有盏被丢弃的煤油灯。曾经在这灯影下,母亲缝制衣服,孩子专心温习功课,父亲卷了旱烟在旁边监督着,偶尔跑出去给猪添添潲,给牛加加草料。多么普通的一户农家图画。
右边是两间小房,有点类似现在城里的套间。里面是我和妹妹的房间,窗口挂了一串风铃,还有上万只五颜六色的千纸鹤随风荡着,屋子里贴满了漫画,书法横幅,这些都出自我和妹妹之手。不象小弟,都贴的是城里买来的海报,或是球星,或是影星。最显眼的是那两只红木箱子,虽然摆放在屋子的角落里,我却一眼就看到了它。那里面锁着我整个少年时期的记忆----几千封书信,几十本日记,读书时每个学期春游秋游采撷的纪念品,同学送的小小礼物,甚至还有上课偷偷和同学递的纸条。这是我人生的一只百宝箱呵。
看到这里,眼泪已经无法遏止,决了堤般的肆意流淌。他慌了,拼命地晃我的身子,连声问怎么了怎么了,转了身扑进他怀里,说刚刚老家打来电话,说我们家的老屋占用耕地,要退还了。
他疼惜地替我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连同故乡的影子。一切突然远了,淡了,我还是在北方的天空下,呼吸着清冷的风。
他说,我给你第二个家,用爱情营造。新家。

 


一张爱情的空头支票,就买走了老屋多年的情份,女孩子都是这么上当的。

江 枫  发表于2001-11-30 15:18:31.0


 


老屋占用耕地要退还,用爱情营造的新家呢,将来未必不退还。当成爱情童话欣赏时,这篇

江 枫  发表于2001-11-30 15:21:14.0


 


美丽的家乡,真挚的感情,别忘了多回家看看父母!

悠然南山下  发表于2001-12-01 09:25:55.0


 


梦梦的散文总是在小说与散文中游走。喜欢。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2-01 10:33:3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