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那个下午我们去看电影

阮小渔  发表于2001-12-03 12:07:29.0


 

那个下午我们去看电影。
我和毛毛。
这个句式多么像在说,那个下午在旧居写信。开始我是在屋子里写信的,后来我们就去看电影了。
毛毛是我的网友,也不算很熟。见过几次,内容无非就是吃饭喝茶。我写信写得愁苦,抓起电话薄,正好翻到他的电话。拨过去,他居然一下认出我的声音,并声称自己现在很无聊。
那么好,我们去看电影吧。我们去KILLING TIME。
他问:你想看什么呢。
我想了想,我一直想去看《北京爱与乐》。吴彦祖和舒淇都是我蛮喜欢的香港演员。我想找个人和我一起去看,因为有人告诉我,一个人去的话,会哭的吧。开始我想和汐去,可是她现在很忙。我在C大看见她,她穿着玫瑰红的套装,尖尖的高跟鞋子,说正在找工作。后来她被保送读研究生,为此放声痛哭直到头痛起来。我想如果是我还要继续在这里呆上三年,我会哭死。
那么,我还可以找S去。可是她周末去了峨眉山,和和尚打麻将赢了钱,在电话里声音听起来很兴奋,也很漠然。
毛毛,我想看《北京爱与乐》。
啊,那是个好片子我也想看,只是现在应该已经下片了吧?
不知道,我们到太平洋去看看。
-----出发前我想我也许该穿裙子,我有驼色的裙子,配淡青的毛衣和深紫的兔毛围巾。在裙子上缀一朵一朵绢制的紫红玫瑰。那么的女性化,在电影院哭起来也可以理直气壮一点罢?最后我还是穿了牛仔裤和大外套。我已经疲懒不堪,有点赖兮兮的。
毛毛还是毛毛。
我们是两千年认识的。那阵他快要从C大新闻系毕业,论文已经完成,工作也找好了,空闲的天天挂在网上。我们一天换一百二十种方式斗嘴,每次都是我大获全胜。最后他们一寝室的大男生轮番上来挑战,一一败北。见面时他看我的眼光颇有两分崇拜,夹在火锅袅袅的热气中一眼一眼飞过来。
那天一起吃饭的还有他朋友的女朋友。他朋友在上海做事,很有点不得志。这是从他们对话里听出来的。毛毛一边劝慰那个女孩子,一边跟我嘻嘻哈哈地喝啤酒,我们一共喝了五瓶蓝剑。回去我吐了。
事后毛毛问我:你觉得我怎么样?
我认真的说:你一看就是个好人。
他很失望的说怎么就这个印象啊。
我答非所问的说:你那个在上海的朋友姓氏真特别。他叫斯年。
斯年已逝。
毛毛后来毕业,在省报当摄影记者。有次我们在肯德基喝汽水,进来两个喇嘛,毛毛想给他们拍照,叫我去说。老喇嘛不懂汉语,长的很慈祥,有点像影星姜大维,一口口吃着奶昔,好奇的看着我。小喇嘛青光光一个头,连连说不能拍照,但最后老喇嘛听懂了,竟然一口应允。
就是这些芝麻零星的小事,据说毛毛有次被派去扮做花柳病患者到医院拍一些隐晦的镜头。我听了,觉得微微的怜悯。
但是他的朋友每每拿我们开玩笑,我还是一味做天真状,听不懂呀。
他问,我也说,不知道啊。
是一种很温和的拒绝。
怎么可能呢。
太平洋是我常去的影院。但是还是没有我想看的片子了。我和毛毛坐在绿色的塑料椅子上喝可乐。他说,总得看点什么吧,既然都来了。
我愣怔地咬着吸管,我懂他的意思了,是的好象很多事情别无选择。既然如此你别无选择。我记起出来前我写在信纸上的话,我写。
我为他伤心到底。
到底就是很久,久到别人都以为你已经忘记了,你还记得。心平气和地记得。
其实是不对的吧,这部片子看不成,我就换一部,很久以后我就忘记了。不会对没看见没亲历的内容耿耿于怀。
我没有看到《北京爱与乐》。始终没有。
我看的片子,那个下午我看的片子,我记不得名字。看到一小半我睡着了。还做了梦。梦里我不知道跟谁振振有辞的在讲:我又没有错,我只是爱玩。
真的,我有什么错?我不过是爱玩。

 


  非常喜欢

胖墩儿  发表于2001-12-04 10:19:36.0


 

加个红心纯属多余


毛毛?恐怖

清空  发表于2001-12-06 03:38:25.0


 


哈哈。。。咦吴彦祖没听说过,舒淇倒是演了不少火的片片嘿嘿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2-06 11:16:31.0


 


555。:(我长这么大,还没和男生看过电影呢。。。。(小学时大家集体看的不算!)

风百合  发表于2001-12-09 05:48:10.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