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小城岁月

花雕  发表于2001-12-08 07:58:32.0


 

这些天来,北京终于下雪了。我开始无比怀念自己的家乡。于是找出来很久以前写的一篇并不满意的东西,翻来覆去地看。
    

                    小  城  岁  月 
                                                                                                    
     关于童年的回忆是单薄苍白的,有着薄荷糖噙在口中的感觉。总记得夜晚坐在小院里,望着梧桐树密密匝匝的枝叶间升起的圆月,白苍苍冷冰冰的,泻出一地的清寒。天空神秘如深海,繁星便是海面粼粼的波光了。无声飘坠到砖地上的桐叶,宛若手掌轻轻覆住生长多年的绿苔。时而会有蟠蟀悉簌的声音,象薄而小的冰刀划破澄清的寂静。那时眼睛总是徒劳地搜索,天地间却只是偶然掠过迟归乌鸦的翅羽。

    成长的年月并不快乐。两扇大门“咔嗒”一声落锁,那方窄小的院子就成了我所有的活动空间。 巡视完每一块砖石、每一个新筑的蚁穴后,可读的只剩下家宅的南墙。 风蚀雨浸多年之后,那是一幅巨大而奇幻的画面,可以用童心去幻想无数有关的人和事:山和水、沙滩和苹果树,柴门和渔人……丰繁的故事编织了一个童年,想象力所及之处,或古老或新奇的人物都在幻梦中出出入入,梦中却从来不曾看到过长大的自己。邻家有身长玉立的女儿衣裙飘飘,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另外的世界。南墙斑驳陆离的画面里,时光只是沉沉地流转。

    走过那个小城的人,或许会笑我痴狂,那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千年灰尘积淀的寻常地方,它的不同寻常之处,只在于为了炫示自己或取悦游客而粉饰一新的古迹;可是,就在少年敏感而寂寞的心里,我和故乡,这座小城,恋爱过。尽管,等到我能了解时,小城已经老了。没有繁华的霓虹灯,没有喧嚣的歌舞,没有使一颗年轻的心加速跳动的快乐,只有一檐断瓦、一角残垣,一些消失在时空中的人物,沉静地弥漫出岁月灵性的光彩。 如果皱纹是风尘写就的无字之书,那么沧桑也未尝不是一种永恒和无限的美。我的记忆因而酿制了入髓的恋情,以至在异乡冷清的夜里,我不能分辨相思与乡思的区别。

     一日,检点旧时书籍,暗黄的书页中,竟捡出一片多年前的树叶,叶片犹绿,采自那座作为礼教源头的古庙。时光顿时成为令人晕眩错乱的迷雾,叶面上,当年的笔迹直逼眼前: 

          依 依 脉 脉 两 如 何,

          细 似 轻 烟 渺 似 波。

          月 不 长 圆 花 易 落,

          一 生 惆 怅 为 谁 多。

    清清楚楚地记得,原作末句本是“为伊多”的。动笔改作“谁”的那一霎那,笄年的梦幻曾象蝴蝶一样恍惚成灿烂的云霞。深宫尚有御沟殷勤载送题诗的红叶,古庙殿宇却只是森森地静默着。没有流水的叶子终子风干成枯皱的标本,我也渐渐明白,家乡是一口幽深的古井,并无浪漫情致可言;而我,已经无可选择地化为井沿的青苔,白雾泠泠时犹自守望着历历幻梦。

    春也没春过,秋也没秋过,忽然有一天,顾左右而惊诧了:昔日的玩伴,已经成为另一片炫目的蝴蝶。小城的少女很多生就了端正的五官,其中不乏赏心悦目者。可是,容颜如花往往不是好的预兆。走过盛开的季节,我已经习惯于看漂亮的女孩如何被周围的注视宠坏,如何在清水芙蓉的年龄开始粉刷自己、远离学业,如何早早地走在异性身旁,在街上招摇而过。灵气失却了,小城的水土也并不养人,一但注定了要终生托付给这片地方,风沙和琐碎的闲言碎气很快就会侵蚀掉曾经的明艳,改造成一色的枯黄干滞。如同樱花开谢匆匆,转瞬间,美丽已经成为照片的旧影,不再流盼如水的眼底,只沉淀下一些苍白的干冷。然而身旁又有一群少女亭亭玉立了,古木寒云那苍凉的背景下,又是一个朝生暮死的蝴蝶的轮回。
    
    寂寞就是这样生根的。每到秋冬,都要去祭扫祖父祖母的墓地。我们这一脉的香火,占据着一片茫茫人造森林的一隅。春夏生长起来的草和灌木总会埋没了小路,两米高的碑石,在枯草丛中微露出一点白色。积年的落叶踏在脚下,会觉得自己轻颤颤地沉下去。管理人员告诉我们,这片林子下面已经不知埋葬了多少人,常常是清墓叠着唐墓,今坟覆盖着汉坟,祖父母下葬时没有碰到古墓,是极幸运的。

    这话回想起来总让我不寒而栗。终年幽暗的森林,恍惚中重重叠叠的人影的戏场,宽袍舒徐的、长袖善舞的、西装革履的,如黑黝黝的夜里,野火中跳动浮现的无数交错的幻像,然而一色是枯黄的眼睛和木板的面孔。狭小逼仄地生,狭小逼仄地死和葬,永生永世重叠着前人的影子。时光隧道里,故乡的生命不过是一幕幕皮影戏积成的流转过程,而今夜我的纸笺上,又无端落下一泻千年的月光。
    
    这一个夏天,常常去故乡一家很好的宾馆看古乐舞演出。飞檐兽瓦的仿古建筑,有着雪白和砖灰的色调,本是很耐看的,可是靠街的一面满挂上五彩烫金招牌,流光耀眼,就在不伦不类中给人强烈的痛楚刺激。小城渲染出的富丽,也象一种穷人想象中的富贵,繁华里带点凄寒,……幕启了,舞者自然是年轻美丽的女子,穿着雍容揖让的广袖长裾,演着古墓壁画上复活下来的动作,姿态里没有生命流动的飞扬与喜悦,只是一味地柔美而顾影自怜。伴奏的古代八种基本音色,听起来都象哭声,特别是埙和箫,可是我们偏偏既怕听,又喜欢听。幕与幕之间,有羯鼓“咚咚,咚咚”四声提示段落终止,带了浓重的‘钟鼓迟迟”的味道。……古装的舞女浸在黯淡的乐声中,然而都在微笑着,艳丽的水袖甩出云霞的斑斓。说是人生如戏,或许就是这样了罢?  这样想着,所有小城的日子,恍惚间已化为片片混沌的色彩,让人平静得艰于呼吸,好在我又要离开了。——年少时宁可要狂风巨浪式的大悲大喜,了无声息的逝水是深为惧怕的地狱,可谁又知道,很多很多年以后,那是不是无可选择的平静的天堂呢。

                                        一九九九年八月于故乡

 


生命的痕迹~一泻,一闪,便是恒久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2-08 12:44:16.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