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网人史记:博闻列传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09 18:24:43.0


 

亲眼所见博闻广记的是这几个:北望,苦雨,疏香,莫大,萼萼也博闻,但是她坚执要同小渔在一起,所以只好在此处撤编。另外也听说寥天极博闻,然而不是极熟,无法下笔,也只得搁下。

【北望】


    原来不知道北望博学,但是知道他知识面广,他有一个自己的网站,叫北望亭,学术性很强,想,他应当是搞学术的罢。
    后来听到他和一个叫鲍家街43号的聊,北望建议他去看某某书,又应当学某某学科,头头是道,完全是我从没有涉足过的东西,我搬起指头算了算,如果统统学完,怕不要两鬓萧萧,禁不住和郁郁抱头痛哭。
    那天到底具体看他说了些什么,倒也忘了,总之以后就落下了一个“北望博闻”的钦佩印象,在聊天室里跟人说起他时,便讲:北望也懂得很多东西。
    北望在论坛里开始写的是散文,后来写小说,今年三月他远走西疆,从此少来,后来贴过一篇没有完成的小说《三爷的最后七天》,是难得的手笔,大气,从容,同时也贴过一些学术性散文,分析得透彻。
    在思想上,北望是个成熟的人,与他讨论过一些问题,颇有感悟,行事为人,北望也相当君子。印象中,他是爽朗而谦逊的人,很喜欢北望。




【苦雨】


    苦雨几乎可以算是一个滑稽的人了,也许诚如依依所说,他是对一切满不在乎的人,因为他对自己就毫不在乎!苦雨常常换名字,药堂,脉望,苦雨斋,也常常戒网,跟大家说要永别,要在临永别之前索要照片,最奇怪的是硬要把自己的照片传给我,只好接受——很英俊的一个优秀青年。他不负责任地、随心所欲地做着这些事。
    他的孟浪掩盖了他的博闻,直到他写一篇散文,字里行间方窥见些许。他与人谈音乐,谈书法,谈画,谈到这个派别那种风格,详细到某一人某一作,某一时代,信口拈来,我只能泛泛地接答,因为他所涉的话题已经远远超出我的知识范围,谈国画他细问米颠到黄宾虹,谈西洋画派他滔滔不绝地分辩雷诺阿的梦幻同莫奈印象之间的区别,他最后还要同我谈建筑,到这时,我彻底崩溃。我不过是叶公好龙,他可以谈的东西还很多很多,后来看到他寄来的一张建筑画,很专业水平。
    苦雨在茫然四顾之余,凄凉地说,唉,可惜饿饿不在。他口中的饿饿,就是名闻网络无事不晓的女才子萼绿华也。




【疏香】


    对于疏影残香,可能知道的人少些。
    我原来也只知她开疏香阁,聚一帮朋友谈诗说词,于今她的词是越写越好了,只是她也因为工作忙的缘故,甚少在各处露面。
    疏香也是兴趣甚广,开始是有一次不知为什么谈到吃,她就讲了几味名菜的做法,很御厨的样子,问她做不做,她说做是不做的,得去适宜的馆子吃,但她谈的架势,真象是御厨的后代。
    喔,不但是御厨,还得加上御医,有一回萼萼也在,刚巧聊天室里有人讲到某处不适,她二人便在那里研究要如何替那人拔罐子,又讲到针疚,以及林林总总的草药,不晓得小小年纪都是从哪里继承来的。
    诗书文章自然是不消说的了,看到她许多书都看过的时侯,我总恨不得自己从小就是坐在书堆里长大的,如此方得相抵。
    只是她平日太忙,长恨此身非所有,何时忘却营营。




【莫大】


    我觉得莫大很厉害。
    当他叫做静虚子的时侯,简直是一本活的格律辞典。经莫大检定过,这诗便百无一错了。他的名声很响,以前有不明白的问题,总是辗转地通过人去问他。曾经有一次朋友问我为什么青鸟殷勤为探听的青字不是仄声而是平声,为什么这样,是不是错的,那时我也不懂,一知半解地与格律书纠缠了半天,越闹越糊涂,就去问疏影,疏影清楚这不算错,可是他也无法应付我的牛角尖,就把我直接转给静虚子,果然名不虚传,他的解释十分完满。对一个不懂格律的人来说,深入浅出,旁征博引的解释真的是一件相当难的事。
    还有一次是在花非花这个词牌上犯的拧,对来对去,无法满意各本书混乱不一的词谱,静虚子研究了一会儿,最后说:明白了,原来是二音阶,他略微解释了一下便因有事下了线。虽然可怜我到如今,还是不明白二音阶到底是什么,然而从他当时的解释中,知道这是我无法涉足的一个区域。
    莫大擅古文,旁人有古文上不明白的,总是引莫大去解决。我不知道他深入到什么程度,只是莫大自己说过,网上能与他作彻夜谈学识的不过几人,而我知道其中一人是传说博古通今,深贯中西的寥天。
    莫大的诗功底固深,难得的是他第一次写小说,亲眼瞧见他每满数百字便休息一阵继续憋,结果完成的那篇小说,竟是珠玉满章。

 


  能与英才为友,菊菊也非常人啊:)佩服中。

任坤  发表于2001-12-10 01:56:04.0


 


我所谓看书,一般是对着书橱看看书的名字,这样便看了很多书了:)人都说半瓶醋才喜欢

苦雨  发表于2001-12-10 03:11:31.0


 

标题: 我所谓看书,一般是对着书橱看看书的名字,这样便看了很多书了:)人都说半瓶醋才喜欢晃,而在下是晃了才感觉有那么半瓶醋:)惭愧之极

内容:


苦雨,伸出脖子让我闻闻:)恩,有味道:))

无知者无罪  发表于2001-12-10 04:35:28.0


 


说起博闻实在是不敢当,不过是乱看几本子闲书罢了,只是菊菊最后那句话,实在是令我戚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12-10 06:31:33.0


 


我猜也是这四人,服气!另外,香香教我射覆,我永忘不了。香香要不要鼻泡??肉桂色的

琥珀豆  发表于2001-12-10 06:47:51.0


 


莫大和香香之博闻是俺睹定的,北望和苦雨的文章也是有见的,苦雨真有点像周作人呵呵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2-10 11:51:4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