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网人史记:狷狂列传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11 14:00:34.0


 

【江枫】


    初认识江枫的时侯,实不知他会成为今日之“江疯”!他初来,在论坛贴了许多散文,后来有诗歌,有极婉丽的,也有极锋利的,当然也有极挚切的,如他的朋友一文,令人泫然。江枫本身其实也是个学通古今,精研六艺的人。
    今年十月,在很久不见江枫以后,他来论坛的次数突然多了起来,意气飞扬地在许多贴后跟贴。之后请他来负责新诗坛,为了便于联系,请他去配一个QQ来,他配了……之后数日,这颗新星的头象一直闪闪地亮着,我猜他是亮至天明。此中或有交谈,他也到Q聊来过数次,论坛上署名“江枫”的贴子以不规则的几何形迅速磊进,真是慷慨激昂、挑拨离间、胡言乱语、插科打诨无所不有,给我的一种直感是:老虎扑下山了。他还在QQ上激烈地跟我讨论一些事,我初象对待正常人般婉言相谏,后剖情析理,再以反言相激,终于在异常愕然中暴跳如雷。
之后小渔与我都在江同志的贴后恐怖地跟贴,叫他江疯。
    最近论坛似又颇平静,想起江疯似又有些许时间不来了,QQ上也不再见他。不知去哪疯了。



【卫青青青】

 
    为了省力,我们叫他做卫三青罢。
    卫三青就是悲回风,同样是极早以前认识的朋友,现在可不得了,是对联界的大大腕。对他,我始终怀有一份感激之情。很早以前的菊聊,只是我一个人在开,有时没空,便没有这个房间,是悲回风帮我代开与照顾这个房间,而后来菊斋主页完成,又是悲回风四处帮我宣传,其时我已数月不涉网络,而他的朋友已结交了许多,我入菊聊,犹如生客。仗他与其它朋友打点,方有人来探菊斋。而他所做的许多事,并不曾与我说起,也是偶尔一点一滴,才慢慢得知。
    悲回风后来不知为何不爱这个名字,到菊斋作了卫三青,胖墩儿曾说:“有时侯想想,菊斋有卫三青这个人也蛮好的”——因他常作冷诮之举,常选的图标是那个戴墨镜的青色脸,常跟的贴是:“挑刺”,给人的印象便是抱着袖,铁青着脸在一边看着,时或冷笑数声,于是,大家又叫他作“卫校监”,自负而冷酷。他便这样坐上了菊斋反对派的首座,在和平歌舞之中,悖时之冷啸犹为突出。
    他的冷啸,有时是清醒之音,有时是不屑,有时却是鸡蛋里挑骨头,有时甚至是无可理喻。便是我,心里感激着他的种种帮助,也时常受不了他的讥诮,忽然就盛怒起来。他才不管说的话对不对哩,一径地沿着他自己的思路说去,所以他的这种狷狂,着实惹恼了不少人。便是从前开菊斋时,也是个得罪人的主。曾遇到一个朋友,他说,“我一进来就准备好给悲回风踢”,我闻之大笑。我也曾经请他再帮我管理,他说:“我知道很多人讨厌我。”细想之,人情固如是。而他的狷狂,我亦无法评论。

 


  若没有回风,想来我不会认得菊菊罢

孟依依  发表于2001-12-12 01:04:12.0


 


  我也是因他而来菊斋。

郁郁其芳  发表于2001-12-12 01:31:34.0


 


回风的确是个极趣致的人,一种别样的趣致,与豆子、渔渔、小胖的趣致不同。^_^

青裙如相识  发表于2001-12-12 02:22:20.0


 

PS.:呵呵,忽又想起昨天下午看的。。。。。笑倒。。。。。(回风你知我指的是什么,哦?^_*)


初入菊斋即被卫青青联合香香踢出了房间,记忆深刻呀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2-12 14:26:27.0


 


悲回风?

胡人  发表于2001-12-13 01:43:22.0


 


喜欢大风兄,这个在网上唯一的一个比我小,又被我叫他“兄”字的人。

雪娘  发表于2001-12-17 15:55:02.0


 


Ddron  发表于2001-12-24 05:59:17.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