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清谈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17 17:05:24.0


 

相忘,这名字真好,分明是不舍,却又豁达。
    我与相忘,各自站在各自的黑暗里,看喧哗从各自的身前流过。
    闲闲想起了一幅画,于是我说:“从前看过一幅画,纵向,是极长的四幅布幔,从阁楼上一径垂下来,阁楼边伸出一枝广玉兰,神定气闲,开得正好。画的下面却有一群蒙着眼的小孩子,掀起了布幔捉迷藏。那蓝是印花蓝,有浅白的小花。”
    相忘在对面微笑不语。
    我说:“想起了小时侯。”分明有喟叹,但是喧哗声遮没了它。
    真个是想起了小时侯,我问:“你小时侯见过晒干菜么?”
    “晒的。”
    “一棵棵雪里红贴着墙壁站着,我也贴着墙壁站着,太阳真薄,好冷。还晒地瓜干,是三角形的,硬脆。”
    好冷的天气。那时侯。我仿佛犹能触到自己冰冷的手背,凉凉的肿得老高,大人说是血液循环不畅的缘故,每年冬天都这么凉冰冰地肿着,甚至握不成拳,在风里努力地向掌心绷着。屋檐下垂下冰棱,还有雪,下得好大,“两三寸厚,母亲拿一个旧壶炖了参汤,我们姐妹每人喝一小盅,然后领着我们出去跑步,让药气流散到全身。”
    “有时侯雪下得太大,就不出门,躲在窗口看落雪,象鹅毛似的,轻飘飘不断飞下来。屋里是黑的,屋外本来也是黑的屋脊和枯枝,可是给雪盖没了,好大一层白色。外面白,里面黑,外面冷,里面暖,有点不能置信的感觉。”
    相忘的声音从雪中插入来:“等等……你那里那样暖,下雪?”
    “不是,我老家下雪。”
    一径地神思恍惚起来,那清冷的覆盖着残雪的江南。然而冷,冷到每年都生冻疮。
    “那时侯听说雪水可以治好冻,就用小瓶子取了雪,藏到夏天。”忽然自己一笑:“象不象红楼梦里,妙玉取了花叶上的雪来煮茶?”
    对面,相忘也笑了,悠悠地说:“象的。”隔着冥漠的空间,我仿佛就看到一个男孩子,清瘦,沉静,对着黑暗的虚空微笑。
    他说:“继续。”
    花叶上的雪,清凉地沁入肌肤。“你知不知道有一种花,叫一串红的,花的根部总含着一粒蜜露,我常把它拔起来,喝掉。”
    “还有,小时侯经常种瓜:) 总盼着瓜长大。”
    对面,有不可置信的神色:“西瓜么?”
    “不是,什么瓜都种。小时侯,总央父母种点水果,他们说:种在床底下吧。……江南的夏天,瓜的品种很多,不象此地。黄金瓜,小白瓜,棉瓜,菜瓜,好多,菜瓜特别容易丢在土里长大,看到叶子出来,好开心。”
    “真种在床底下?”
    “胡说。”我笑:“怎么能种在床底下,种在头发里。”
    其实那些瓜不是我有意种的,只是瓜子这样东西,太容易发芽。会慢慢长出叶子和藤来,然后开小小黄色的花。结果就结了一个小瓜出来,伏在藤蔓间,几趣致,看见邻居的小孩子走过来,对她母亲说:不要拔,这是隔壁姐姐种的。这样地笼护,也只能长到象山药蛋那样大,再大它就夭折了——可怜我天天去看它。    
    微微地笑了,问相忘:“你觉得我小时侯有趣么?”
    “有趣极了,我小时侯没这么丰富。”
    我又笑了,杂着些微凄凉。呵,那些岁月。只合在宁静的黑夜独自沉默的清冷的岁月。记忆顺着回头路走,未看到丛生的杂草,只看到未谢的一朵小花,摇颤在断砾碎语间。对面的相忘,他看不到我清冷的笑,看不到心底尚未抹去的一点点心疼,更看不到,那隔了千山万水,隐埋在数十年时光后面的炎凉人世。而在这炎凉里,仍有些微星火,比如常常得奖的女儿,是母亲一点点抚慰。
    “我小时侯,同学有一次借了我得奖的笔,结果弄坏了,我放声大哭,抽泣着说:那支笔是奖来的!同学安慰我,听成是:借来的。后来我再三强调是奖来的,他们终于在我不成声的呜咽中听明白了,甚不以为然。”我笑:“虚荣心是这样重。”
    “常常哭,带我去幼儿园的时侯哭倒在地上,嘱他们:一定要来接我,明天就来接,一定。结果是全托,一周才能回家一次,我在里面喝汤,觉得那汤是用肥皂做的,非常难喝。后来怎么回家的,记不得了,总之以后就没有再去过幼儿园。母亲上完夜班回来睡觉,我一个人坐在门口画画。邻居说:多么乖。多少年以后碰着我,仍然说:你小时侯多么乖。”
    “还有,我姐姐带我去别人家,我总替别人整理抽屉。小孩子不知道,其实东西一翻就翻乱了。那时侯天天整理抽屉,家里人找不到什么都来问我。”
    相忘又在对面笑了。
    他说:“你说的时候,眼前很清晰地浮现出一个穿着花花袄子的小女孩,站在小板凳上伸着很胖的手,很努力地探着头,很好奇也很认真地翻着抽屉,还象个大人般地皱着眉。”
    是这样么?我停下来想了想,我家没有小板凳,别人家似乎也没有。我就顺手那样一抽,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叠起来。主人进屋来,赶忙叫道:“喔哟哟,你在替我们整理抽屉呀?”我抬起扎了双股辫的脸,向她羞涩地笑,她遂牵了我的手回到天井里,那时侯的平房,总有个小小的石板天井,墙角处零碎的磊着瓦罐,种一些无名的花草。
    隔了一歇,我又道:“嗯,我还用泥土捏过泥人。拿着的是地上随便捡起来的泥土,很容易碎,从脖子断掉,我拿水又捏又补,还是彻底完蛋。”
    仿佛看到自己站在天井的花坛边,万般无奈捏紧小泥人颈部疏松的土,彩色一层层在水里化开,它还是夸的一声,断了。
    “那捏的小泥人,有人说好看么?”
    “不好看。我想捏个美人头,可是好象捏了个菩萨出来,所以后来从颈部断掉,我十分惶恐。”
    学佛的相忘,宽容地说:“不要紧的。”
    童年。
    “在蛋上画花很有趣喔,把它浸在醋里一段时间,就很易着色了,我有一次得了一个大鹅蛋,真的好大,好容易把它吃掉了,就放在柜里,结果后来忙了,没有画成。”那个时侯我常常看姐姐的中学生半月刊,里头有些好玩的东西,比如,教我们用冰做冰花啊什么的,蛋上画花也是那上面教的。那个蛋好象是同学送的,在我离家之前蛋壳一直竖立在书柜里,本想用它来作个好玩的,竟越来越懒,终于在我又一次放假回来时,不知去向。
    看到相忘感兴趣了,连忙教给他听:“把蛋弄破一个小洞,把蛋黄蛋白先弄出来,然后泡在醋里,要给它翻身,泡得均匀,然后画什么都可以啦,也可以往上贴纸,在纸上画,画脸谱顶好不过。”
    在这边隐隐笑,我只是看到有这样的说明,其实自己亦未曾试过。忽然想,若真的画了,一排放在柜子上,够多么好看。
    对面莞尔:“你还会做什么?”
    “我曾经把蜡熔了,加上蓝墨水,企图把它变成蓝颜色的蜡,用来做一颗心心,送我同学玩,后来没做成,倒把天花板薰黑了。还曾经做梅花,取一枝成样的枝条,或是用铁丝扎也成,缠一点棉花在上面,然后沾一点蜡,红的,趁热粘在上面,这样就成了五瓣的梅花。……我还会钓虾,你会么?”
    “我会爬树,摔交,打球,都是当时的最高手。”
    我们都笑起来,我捉狭地问:“我还吃草根,你会么?”
    五年级上体育课,有时把我们拉到校后的山坡去,那时是秋天,茅草都枯了。不记得到那里去上什么课,和同学坐在草地上,随手扯了草根来咬。
    一直是喜欢山的,全因年幼时身体极弱,动不动就得病,走路不小心就摔一跤,最严重的一次,下巴连缝五针,吃药打针成了习惯。
    “小时侯我打针打熟了,竟然不觉得痛,那时总要打青霉素试验针,我就看着那粒小小青包一点点鼓起来。这样的身体,自然体育就不好,我就终于发了狠心每天早起去锻炼。”
    那种松树和草木混和的清香,至今仍是我最喜欢的味道。还有凌晨四点,从山风飒爽的坡顶往下俯视,远近不同的电灯明明灭灭,竟是我生平所见最为瑰丽的景象。 
    童年。少年。
    离得那样远的旧家山。
    只合倒一杯白开水,在黑夜里这样闲闲说起。
    欲相忘,能相忘否。
    对面的相忘,此时微笑同我说:“走了。”他彻底隐没在黑暗里。
    这一夕清谈,就此结束。

 


  我除了没有种过瓜,晒过菜,你小时玩过的,我都玩过。捏泥人,蛋画,溶腊,喝一串红的

郁郁其芳  发表于2001-12-18 03:34:05.0


 

标题: 我除了没有种过瓜,晒过菜,你小时玩过的,我都玩过。捏泥人,蛋画,溶腊,喝一串红的蜜……是什么令我们如此忧伤? 内容:


回忆,温馨、、、、、、、、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2-18 12:17:55.0


 


  宁静的水声:)

相忘江湖  发表于2001-12-18 15:29:50.0


 

总有自己不开心的时候,那时,我宁愿在网上挂着,看屏幕上一行行的字跳跃,而一语不发。象一个孤独但不寂寞的人,安静地坐在人声嘈杂的人群中,既在相忘,又在相望。 这种心情很难被打破。除非有很相信的人,一样地安静,一样淡淡地说话,那种水在掌心流动的声音,很象是小时侧耳向昙花的安然。 记不清楚怎么和司马聊起这些,现在记得很清楚的是那日黑暗中微笑的心情,很平静很暖,象孩子呼呼大睡的无虑 只可惜菊斋不如秀庐,无法保存记录,但今日看到如菊的这篇,很冷的季节,也僵硬不了本不愉悦的嘴角。 象如此如水般流动的文字,是我喜欢的,因为真实而沉淀,所以珍惜:) 如菊在下面一段描写极好:) 我抬起扎了双股辫的脸,向她羞涩地笑,她遂牵了我的手回到天井里,那时侯的平房,总有个小小的石板天井,墙角处零碎的磊着瓦罐,种一些无名的花草


看菊菊的回忆,又想起许多儿时的事来了。^_^ 温馨~~~~~~~

青裙如相识  发表于2001-12-19 04:12:07.0


 


冷眼.

水水个个  发表于2001-12-19 04:38:21.0


 


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啊是我故乡........

微云  发表于2001-12-19 05:32:18.0


 


:((呓语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12-19 14:25:36.0


 


美妙的清谈,美丽的文章,诗意的境界:)

秋水轩主  发表于2001-12-20 03:39:20.0


 


  菊菊的文字

  发表于2001-12-23 17:02:12.0


 

半夜就这两块砖,特特砸向我喜欢的这两个 菊菊曾经在聊天室里讶异地问别人:“为什么每次我用心写的东西,你们都不怎么夸奖,而我信手写来的,你们却都赞好?” 这一篇,看来又是信手记下来的,不过是菊菊和相忘之间的琐碎语,却极动人,把一个死没出息的我看得,竟是泫然欲泣。 始终认为,菊菊作文时,绝不需要再炼字了。只要你选对了故事来讲,便会极吸引。 但是,你过往的大多题材好似是“太虚幻境”,即使写现代,也常常忽然忽然就带出古人意。或始终魔幻。这些文字不是不好看,但是里面见不到你性情热的那一面,见不到人间烟火中的那个你。 你随手写的便不同,譬如前段时间写史记,因着都是现实的人和事,便格外好看。但写到后来,却也马虎起来了。 没有耐性,是你的另一个问题,尤其是你的小说,很有几次让人觉得虎头蛇尾。 但这个格外好看。所以把它搜出来,再看一遍,并絮絮叨叨说了这些。 就这些。暂且打住。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