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新世说

上海天骄  发表于2001-12-18 18:33:00.0


 

新世说 天骄 【骂宴】   吴飞,性悭吝,每次宴饮,结帐时或默不作声,或借尿急避易。 某次天骄召集铁屋、王肯、吴飞等人宴饮,宴前与铁屋王肯秘语久。至席间,众口一词大骂吴飞之一毛不拔,实猪狗不如也。吴飞失色,诺诺惶恐不已。宴毕,天骄问:今天谁付帐?吴飞忙道:我来我来。天骄作沉吟状,众人劝道:今天给他一个买单的机会吧。见天骄一颔首,吴飞大慰,喜极而泣。 【易东道】 吴飞女友,性豪侠。知吴飞悭吝,深忌之。遂定下时日,谓众人:吴飞请客。 约定六点,七点吴飞不至,众人在饭店躁急不已。天骄勃然作色,谓吴飞女友,速召其前男友前来付帐。吴飞女友正衔恨间,因听此议。 其前男友至,举座谈笑,畅然无间。 八点,吴飞打来电话,曰:已在赶来路上。天骄急告东道已易,诫之勿来。吴飞听罢,安然自若,略无忤意。 【袁鸣】 铁屋,尝为袁鸣之幕后策划,言及袁鸣,常有得色。一日众人共座,铁屋复言袁鸣。王肯投箸,徐徐道:这些时日,疑过千里江陵,耳中怎么一直有“猿鸣”(袁鸣)之声。铁屋大惭。 【惧内】 王肯既娶,惧内。 一日王肯遨众人赴韩国餐馆行酒,菜置榻榻米上,需盘地而食。众人年过三旬,皆已腹肥,盘坐已苦,况饮食乎?料王肯假座于此,必图省钱,暗中衔恨。 菜已齐,酒久不至。值王肯妻来电,铁屋拍案大呼:“小姐,怎么还不来呀?我们王老板等急了!” 王肯在电话中,辗转宽释,约半小时许。 【铁屋妻】 铁屋妻,性率真。一日共聚铁屋家,趁铁屋如厕。天骄详咨其妻:“你如何让铁屋那厮得手?”其妻展颜,遂尽述铁屋早年钩女之伎俩,盖借书借音带之类,皆愚术耳。闻之,一座皆欢。 铁屋还,语众人:“老婆傻,只好让人欺负。” 【改名之一】 王肯原名威,后改名为榭,书“王榭”二字于办公室壁上,以示同侪。天骄乘王肯出外,阴拭“木”之上端。同侪观之,皆疑为“不”字。 王肯还,见之,不复提改名之事。 【改名之二】 王肯改名频仍,初名威,后改为“肯”,又改“坚”,终定为“榭”。众人烦其罗皂,一日酒酣,骂之:“你借着威,便啃上了,一啃便坚,最后还泄了。”王肯意态甚窘。 【网络女作家】   一日有友人携网络女作家黄安妮至,众人宴饮如故,彼此直呼小名。友人乘隙向黄安妮介绍铁屋天骄诸人,安妮作态道:“原来是你啊,我一直好崇拜你啊。”稍后,友人言及黄安妮之名,欲惊在座,众人相顾曰:“黄安妮是谁?” 【唐诗】   吴飞文章烂若披锦,闻名沪上,常以自许。尝与王肯游杭州,夜泡酒吧。有一小姐状甚轻佻,遨吴飞坐。吴飞知其何物,轻之。小姐与吴飞对背唐诗,口若悬河,吴飞竟至词屈。始整饰危坐,不敢稍怠。 翌日王肯欲返沪,吴飞意甚回徨,告王肯:“已约佳人,卿可自去。” 【奇女子】 某次宴饮,时一文艺记者在座,吴飞道:“叫几个女艺人来吧。”文艺记者遂急呼数名女艺人救场。旋至,皆美人。吴飞与之划拳,吴飞输,自剥衣;女艺人输,乃两女相拥吻,唇舌交接,达数分钟之久。 天骄喟叹:久闻文艺界花样百出,今日一见,果奇女子也。 【装修】 铁屋编撰电视剧《军阀传奇》,凡四十集,获酬颇丰,因于衡山路高尚地段购置屋宅。装修累月,成,邀众人参观。 及出门,王肯问天骄:“装修如何?”天骄曰:“藏金数万,铸一马桶耳。” 【俗句】 sieg尝谓:“我之娶妻,必求美女。” 某日雅集,有美女在焉。Sieg以文章自许,滔滔不绝约三小时许。天骄窃问美女:“sieg何如?”美女道:“能言善辩,性率真。然其文中‘如撒咖啡豆一样地坐在沙发上’一句,大俗。” 【高宾理论】 sieg,上海网哲也,尝赴京与京城网哲相谈玄理,无分高下。后京城网哲突然发问:“汝知高宾理论否?”sieg所未闻也,遂屈。临别,sieg惴问之:“何谓高宾理论?”京城网哲直答:“哦,高宾是我们单位一技术员。” 【三大仙】   sieg目种桃道人、寥天、太阳舞衣:“西游记之虎力、鹿力、羊力大仙也。” 【倚门卖笑】 寥天常茕然一人,居聊天室中。天骄闯入,戏曰:“君开门揖客耶?”寥天答:“幸未做‘倚门卖笑’语。” 【三弹孔】 天骄夤夜上网,忽闻枪声数起,钢窗震瑟,遗三弹孔,去天骄止丈许。天骄谓网友曰:“有人向我开枪。”网友弗信,大笑曰:“君死未?”天骄因于网上解释弥苦。半小时后,警察至,见天骄指敲键盘,神色如故,遂拽天骄出。 【宁波话】 王肯之宁波,采访宁波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曰:“宁波发展靠什么?一警察,二妓女,三不能讲。”王肯错愕。归,欲成稿,不得其义。诘之同侪,或告曰:“宁波话中,‘警察’者,‘政策’之意也;‘妓女’者,‘机遇’之意也;‘不能讲’者,‘北仑港’之意也。” 【七折】 王肯之宁波,值春节,机票七折,市面物品皆七折,寻至宾馆,宾馆亦七折。夜寝,有小姐电话至,王肯戏问价,果七折。 【痴睡】 吴飞,昼眠而宵旺,异人也。一日铁屋往诣吴飞,见门未锁,而吴飞坦卧,鼾声震天。便自取VCD一部,看毕,已正午,自开其冰箱取食。下午复看VCD数部,至日旰,自架上捡书数册,始归。翌日告吴飞前日事,吴飞茫然不知。 【三草主义】 甘伟,复旦之校园诗人也,自号情诗圣手。一日酒酣,招天骄曰:“恋爱之‘三草主义’,汝知否?”天骄惶然,答不知。甘伟嘱曰:“‘兔子不吃窝边草,好马不吃回头草,天涯何处无芳草’。有此三,无往不胜。” 及毕业,众皆伉俪而游,独甘伟天骄茕然,天骄始疑焉。 【五同】 王肯装修新居,对装修队颇多腹非。一日总结,曰:“装修队、广告公司、小姐有五同:一,喜欢磨洋工;二,专业水准都极底;三,大力向你推荐全套服务;四,串台频繁;五,若我不满意,还投诉无门。” 【西山朝来】   天骄拥衾而眠,有友来电,曰:“天涯舞文,有秽卿者。”天骄以手支颔,远眺紫霞,徐曰:“西山朝来,致有爽气。” 【闽音】   许许善饮,一日酒酣,作挽歌数曲,怅恨久之。众问其故,许许曰:“惜吾闽音过重,遂使古月鼠辈成名!” 盖许许之相,极类青年毛泽东耳。 【身边有人】   瞎子抵沪,盘桓多日,天骄频邀瞎子饮酒,瞎子语塞,沉吟良久,始曰:“身边有人,恐不便。”   至今未知瞎子身边为何物人也。 【稿费之一】 瞎子与sieg、天骄会饮,甫落坐,瞎子铺陈近期文字,语毕,见sieg神姿从容,乃续曰:“已发表在《财经》杂志上,稿费千字一百,以美元计。”sieg始躁坐不安,面有惭色。 【稿费之二】 有《知音》编辑,天骄友也。抵沪约稿,天骄固辞,乃荐之sieg。sieg素闻《知音》低格,乃箕踞,语出轻慢:“《知音》啊,我知道。就是给农民们看的。”天骄徐曰:“虽然,《知音》有重酬也,稿费千字千元。”sieg撑坐,正色曰:“好,我试试。”乃取纸笔叩问寄稿地址。 【入党】 铁屋跳槽,原单位领导极欲留之,乃苦劝:“若是不走,马上可以让你入党,以后填履历表,你的政治身份是就是党员而不是群众了。” 铁屋弗听,对曰:“君子群而不党。” 注:群而不党:语出《论语•卫灵公》:“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意为君子合群而不勾结。 【非人】 吾友耿侃,某党校教授哲学,学生皆机要部门之党员领导,权倾一时。首日授课,侃置教案于几,直曰:“汝辈皆非人也,知否?”举座哗然,相顾失色。侃因于黑板上书海德格尔关于人之定义数条,盖“此在彼在”等诘屈难解之词。返身曰:“此乃人之定义也。汝等自省,尚属人否?”众皆颓然,曰:“信夫,我辈果非人,” 【同志】 耿侃,与党校校长合资经营酒吧,开张日,来宾甚众,皆绿唇黄发之新新人类也。党校校长做开张致词曰:“欢迎同志们常来这里玩,今后,这里将成为同志们的乐园……” 耿侃急顾左右,窃曰:“此非同性恋酒吧,君等勿疑。” 【闾丘】 耿侃,美姿容,善言词。大学中,追慕者众。有女名闾丘露薇者,亦求之,耿侃弗取。   后,耿侃与天骄共看电视,见闾丘,耿侃扼腕,茫然若失,叹曰:“比我老婆强多了。” 闾丘露薇,香港凤凰卫视节目主持人也。 【帐幕】 耿侃,大学中,与天骄同寝室中,对床。一日侃携新女友来,上床,因于帐幕之中自成乾坤,行云雨事,以为人莫知也。值阳光透其帐幕,天骄坐床头,视之,一览无遗。 及耿侃下床,见天骄眼如点漆,极有神,问曰:“卿何所见?”对曰:“已见所见。” 【杭州一眠】 王肯、天骄等五、六人,饮酒通宵,比晨,意兴未衰,驱车至杭州西湖,于草窠之中萎顿而眠。及醒,乃还。 【毒妇】 吾友,已攀高位,隐其名。其方娶之时,每晚仍与天骄等闲散辈觥筹应对。一日夤夜还,见屋黑,疑妻子睡。比开灯,妻正坐床头,衣止如昼,妙目生姿。友人失色,问其故,妻柔柔曰:“正等夫君来。” 天骄再呼友人饮酒,均以妻故,假词推托。天骄恨曰:“以柔杀人,真毒妇也。” 【哲学系】 哲学系寝室,熄灯后常闻楼道有人高声吟诵:“不谈政治,不说下流话,不与俗人交谈。” 诵毕,复啸咏良久,声色凄苦。 【哲学系班主任】 班主任常夤夜造女生寝室,女生甚苦之,亦无退方。某夜女生方就寝,闻叩门声急,佯作不知,问曰:“门外是谁?”门外,音辞深沉暖昧,对曰:“一个男人。” 【分享】 吾友,曾赴台学习销售之道,半载后,学成归。其妇已有外遇久矣。或告之,吾友神色不变,操台式国语,曰:“你有知道吗?好东西,要有分享。” 【wc.com】 王肯,IT业浸淫既久。某日如厕,或问何往,对曰:“wc.com。”

 


  梁山伯与祝英台

苦雨  发表于2001-12-19 00:11:03.0


 

余幼时就读于国权路,男生寝室相对女生数十米,熄灯后常以手电筒相互问候。女生寝室238房间喧哗最甚,查房先生不得已重扣房门厉声训斥:“238,不要再讲话了!”房内燕语呢喃答曰:“梁山伯(238)并不在房间,这里仅有祝英台也!”


笑之,读之,思之:)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12-19 02:44:45.0


 


:))

郁郁其芳  发表于2001-12-19 02:44:53.0


 


有趣极:)))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19 09:24:02.0


 

寥天常茕然一人,居聊天室中。天骄闯入,戏曰:“君开门揖客耶?”
此易一字:君开门揖盗耶?便佳。

【三弹孔】 
真的有这么可怕的事么。那天骄以后不要这么晚上网了,以免又被枪击。

【宁波话】 
王肯之宁波,采访宁波市委书记。市委书记曰:“宁波发展靠什么?一警察,二妓女,三不能讲。”王肯错愕。归,欲成稿,不得其义。诘之同侪,或告曰:“宁波话中,‘警察’者,‘政策’之意也;‘妓女’者,‘机遇’之意也;‘不能讲’者,‘北仑港’之意也。” 
大笑,宁波话确如此。

【痴睡】 
吴飞,昼眠而宵旺,异人也。一日铁屋往诣吴飞,见门未锁,而吴飞坦卧,鼾声震天。便自取VCD一部,看毕,已正午,自开其冰箱取食。下午复看VCD数部,至日旰,自架上捡书数册,始归。翌日告吴飞前日事,吴飞茫然不知。 
此人真有前代古贤风。


【身边有人】 
  瞎子抵沪,盘桓多日,天骄频邀瞎子饮酒,瞎子语塞,沉吟良久,始曰:“身边有人,恐不便。” 
  至今未知瞎子身边为何物人也。 
瞎子身边,当为瞎子导盲人耳。


铁屋弗听,对曰:“君子群而不党。” 
果然宁群众而不党员。


【杭州一眠】 
王肯、天骄等五、六人,饮酒通宵,比晨,意兴未衰,驱车至杭州西湖,于草窠之中萎顿而眠。及醒,乃还。 
怀疑是否酒醉误路?


或问何往,对曰:“wc.com。” 
大笑。


笑惨我。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12-20 02:38:17.0


 


回头看,依旧笑惨

  发表于2001-12-23 16:29:52.0


 

天骄为什么从来不写古典的东东,这个半文半白这么好看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