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江湖夜雨十年灯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24 10:06:31.0


 

之序

尝读新科论坛王怜花之《古金兵器谱》二十七篇,酣畅淋漓,直是拍案惊奇!回想自己年少时侯,也曾挑灯夜读梁羽生、古龙、金庸小说,总计不下七十余部,那时刀剑过眼俱成佳景,江湖切口直如天韵,而胸中一点尚侠之气至今未泯,手头几部武侠残篇虽然续不成,便是闲看兵器谱也是过瘾。因这一系列兵器谱,激起一点未了之情,思将往日过目难忘之段落一一抖落,也算是故梦重温吧。

 


之一:世曰可杀,我独怜君——金世遗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24 10:08:00.0


 

当世称武侠,都并举古金二位,对梁羽生则往往略过不提。其实梁羽生的书不是不好看,只是因为他书生气太重,未免迂了点,世人喜欢的是象杨过那样的跳脱,象韦小宝那样的滑稽,至少也要象乔峰那样的豪气干云,可是梁羽生书中鲜少这类人物,便是狂侠天骄魔女中的狂侠,徒沾了一个狂字而已,甚觉意气矫矫,此外张丹枫也称“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可梁氏的狂,终究难脱名士习气,他笔下的人物都是那样的完美,完美到了令人讨厌的地步,其中以张丹枫最完美,也最令人讨厌。他笔下唯一能让我铭记于心的人物是金世遗,可就这么一个珍贵的人物,也在《冰河洗剑录》中被处理成了一个大侠正品,真是可恨!金世遗的事迹横跨三本书,《冰川天女传》《云海玉弓缘》《冰河洗剑录》,其中以《云》为金世遗的本传,亦我最爱。而这个人物结束以后,梁氏江湖,便令人意兴阑珊,《牧野流星》以下,几不可看。
    《云海玉弓缘》第回“柳暗花明孤雏现,石破天惊怪客来”,有这样一段文字:

    就在众人窃窃私议之中,忽听得金世遗大声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好,我现在向你跪下了,求你高抬贵手,赐予解药!”
    他是遵照厉胜男的心意,当着天下英雄面前,向厉胜男磕头认错!这几句话并非用“天遁传言”,人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江南大叫一声,掩了面孔,李沁梅低下了头,不敢观望,心中叹道:“可怜的世遗哥哥!”
    在场的各路英雄,都感到气愤难忍,但都是无可奈何!顿时间,人人都似受了催眠,个个低下了头,不忍见金世遗受辱。
    金世遗虎目含泪,身躯一矮,双膝弯下,厉胜男不待他跪倒地上,忽地衣袖一卷,登时将金世遗扶了起来,笑道:“你的大礼我心领了,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不愿你受天下英雄耻笑。”衣袖一松,金世遗站直了身子,只见厉胜男也正在敛袖向他还了一礼。金世遗顾不得羞惭,连忙问道:“现在你可以将解药给我了吧?” 
    厉胜男冷冷说道:“你向我赔了大礼,咱们之间的梁子已解,我不会向你再报当年那一掌之辱。但亦不过仅仅如此而已,却与解药何关?”这几句话淡淡道来,登时把金世遗吓得呆了!

    就是这“金世遗虎目含泪”一句,当年我把这页掖了又掖,看得几遍仍然心酸眼热,世态沧桑,有过于此!
    金世遗在梁氏人物中是一个非常出彩的人物,自幼失怙,由毒龙尊者在孤岛把他养大,而毒龙尊者始终告诉他的就是:世情险恶!没有人可以相信!于是年轻的金世遗便以鄙视一切、反对一切的姿态走入江湖,成为亦正亦邪的一名少年魔头,在整部《冰川天女传》中他都以毒手疯丐的面目出现,明明身挟绝技,面目清秀,却偏化妆成满身满头脓疮、肮脏不堪的叫化子,明明心地善良,偏偏要到处为乱。他一开始就同整个主流社会撕破了脸,仿佛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报复。这样一个人,出现在你身边或许讨厌,可是出现在小说中却绝对令人念念不忘,他比堂堂天山掌门唐晓澜的儿子唐经天要出彩许多。
    污衣行路,白眼看天的金世遗,他的善良本性与乖戾行径矛盾丛生,构成了他在《冰川天女传》中的悲剧人生,他的恶名是他自己去争取得来的,这多么可笑,他鄙视世界而干脆以恶名彰世,而愈是恶名彰世他便愈是鄙视世界,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过程,而在这过程中他快乐吗?并不。没有人惩罚他,而他偏以种种不快乐来惩罚自己。
    再看《冰川天女传》中这样一段:

    忽见金世遗衣袖一拂,哈哈笑道:“唐经天,我不领你的情!”唐经天骤出不意,银瓶给他拂得脱手飞起,惶然说道:“这是我领你的情。”将银瓶接下,正想再说,金世遗冷笑道:“你不过想在冰川天女的面前博得个侠义的美名,我偏不让你称心如意,我死生有命,何须求你!”
 
    苍天欠我三生恨,我不求人一点恩,我独来独往,与人何干?我无衣无食,与人何干?在乍狂乍痴的污衣下,是无穷的寂寞。此间他偶遇冰川天女,种种失意更加令他走向极端。无论从哪一方面看,冰川天女都不是他终生的良伴。梁羽生曾经为金世遗安排了四个女子,可慕而不可求的冰川天女,冰雪天真的李沁梅,端庄温柔的谷之华,乖戾怨恨的厉胜男。这四个女子,无一个足以适金世遗,许多人觉得厉胜男最适合金世遗,其实她只是死得早,否则与金世遗终将是一对怨偶,《冰河洗剑录》中终于让谷之华做了他的妻子,可是这至多不过是激情消歇后举案齐眉的安宁罢了,金世遗的女子,应当在激情时能与他一样啸傲江湖,快意恩仇,在萧索时伴他空谷落叶,去留无迹,是他堪托一生的知己与对手,而不只是温和的伴侣——以冰川天女的清雅、李沁梅的幼稚、谷之华的柔弱、厉胜男的狭隘,岂能做到!遍索金古梁书中女子,竟似无人堪适,怅怅。
    梁羽生后来决心让金世遗转邪为正,《冰川天女传》的结尾是这样:

    唐晓澜抬头一看,但见提摩达多又已攀上了十多丈,心中一急,无暇再推敲揣测金世遗的心事、丢下半袋干粮,便去追赶。走了几步,陡然想起了一件事,回过头来,掏出了冯琳交给他的那本书、笑道:“我几乎忘记了,这是你师父的遗书。”轻轻一掷,将毒龙尊者在蛇岛所写的那本日记,掷在金世遗的身旁。但听得金世遗微微叹息,叹息中显出无限诧异,无限凄凉! 

    在浪迹江湖,遍阅沧桑之后,原本善良的金世遗极为迷惘了,他注定不能成为一个魔头,因为他心中不能泯灭的那丝善良,而他又已被自己创造的恶名所缚住,无法掉回头去向世人屈膝承安。
    在极度的迷惘之中,金世遗黯然退出江湖,回到孤岛。

    不是平生惯负恩,珠峰遥望自沉吟。
    此身只合江湖老,愧对嫦娥一片心。

    人间白眼惯曾经,留得余生又若何。
    欲上珠峰摘星斗,填平东海不扬波。

    这便是临别时金世遗的留诗,他终于愤然而来,怅然而去!
    接着便是《云海玉弓缘》的开场,在这里金世遗以新的面目出现,毒手疯丐的面具尽已除去,如今是狂气内敛的翩翩白衣美少年(连衣服都改变得这样彻底)。
    只是他仍然恶名未除,要待到数年后在李沁梅的婚礼中,金世遗突然归来,这才彻底完成他一代奇侠的转变过程。
    重归江湖的金世遗,身份武功乃至性情都与前时不可同日而语,他挽救了火山浩劫,练成了三百年前乔北溟留下的奇功,在充满往日成见的众人前,缓缓走近李沁梅,打开手中的木盒子,告诉她:这是火鸟的羽毛,这是孤岛上的石头……仿若是久未相逢的邻家大哥。对于往日江湖众人,这真是一个巨大的报复,犹如《基度山伯爵》般,他从一个众皆不齿的毒手疯丐转变成了众皆畏惧的泱泱大侠。
    如果这是金世遗向世界的报复,那么这次他成功了。
    只是此时的金世遗不复是当年,从前种种,如今种种,只让喜爱金世遗的读者深深尝到一种报复的快感而已。
    如今的金世遗,他甚至为了谷之华的性命,向厉胜男下跪而至被迫成婚。
    堂堂的金世遗,功成名就之际被迫屈膝,这是何等的讽刺。
    当年看到此处,真是彻底痛恨厉胜男,便是看她血喷喜堂,毒发身亡,亦不能原谅她,可是金世遗毕竟原谅了她,梁羽生这样剖析他的感情:对谷之华他一直是一种仰慕,对厉胜男呢?厉胜男是那样接近他心,仿若与他是同一路人……此情已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金世遗的故事以后就顺着大侠的路子发展了下去,在《冰河洗剑录》中,他终于成为如日中天的大侠,也从此成为一个平庸的人物。
    这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却不适合金世遗,他不应当安于做一个木呆呆的大侠,他的结局应当是在孤岛,深林,他应当活在江湖传说中,狂名负尽,恩怨负尽,郁郁独行,神龙一现。  
    还是以《云海玉弓缘》的开篇曲《滴滴金》来结束吧:

三月艳阳天,
莺声呖溜圆,
问赏心乐事谁家院?
沈醉江南烟景里,浑忘了那塞北苍茫大草原,
羡五陵公子自翩翩,
可记得那样狂疯丐尚颠连?
灵云缥缈海凝光,
疑有疑无在哪边?
且听得那吴市啸声再唱玉弓缘。


之二:虽千万人吾往矣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25 15:08:48.0


 

金庸英雄谱中名列第一者无疑当归乔峰。剧饮千杯、屠熊搏虎,自然是男儿气象,然而若论性情,杨过风流,郭靖稳健,虚竹忠厚,令狐冲洒脱,胡斐老成,狄云愚讷,皆不如乔峰磊落快意!读乔峰,当真宜如古人所说“一浮三大白”也,豪情与酒气激发,胸中俗滤尽去,方才能痛快于“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乔峰境界。
    乔峰一生事迹无数,他堂堂的丐帮帮主,其后又是赫赫的南院大王,到最后在宋辽阵前,“敝履荣华,浮云生死,此身何惧。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挟持辽王达成和战之议后,以身为誓,了结了自己性命……这个结局惨烈。但此无数事迹之中,最令人刻骨铭心的恐还是聚贤庄中那一战,这一战,将乔峰光明磊落的性情飙扬到极处。
    看,无情未必真豪杰,乔峰将不知名姓的阿朱带到聚贤庄中,他岂不知危机四伏,然而君子一诺重于泰山:
    
    乔峰叹道:“咱们是多年好兄弟,想不到以后成了冤家对头。”白世镜眼中泪珠滚动,说道:“乔兄身世之事,在下早有所闻,当时便杀了我头,也不能信,岂知……岂知果然如此。若非为了家国大仇,白世镜宁愿一死,也不敢与乔兄为敌。”乔峰点头道:“此节我所深知。待会化友为敌,不免恶斗一场。乔峰有一事奉托。”白世镜道:“但教和国家大义无涉,白某自当遵命。”乔峰微微一笑,指着阿朱道:“丐帮众位兄弟,若念乔某昔日也曾稍有微劳,请照护这个姑娘平安周全。”
    众人一听,都知他这几句话乃是“托孤”之意,眼看他和众友人一一干杯,跟着便是大战一场,在中原众高手环攻之下,纵然给他杀得十个八个,最后总是难逃一死。群豪虽然恨他是胡虏鞑子,多行不义,却也不禁为他的慷慨侠烈之气所动。

    可惜聚贤庄中各位英雄好汉,却全然不愿成全乔峰这番心愿,乔峰一身敌数十高手,车轮大战之余仍然颇占上风,行动不便病怏怏的阿朱遂几成人质:

    阿朱低声道:“乔大爷,我不成啦,你别理我,快……快自己去吧!”
    乔峰眼见群雄不讲公道,竟群相欺侮阿朱这奄奄一息的弱女子,激发了高傲倔强之气,大声说道:“事到如今,他们也决不容你活了,咱们死在一起便是。”右手翻出,夺出了一柄长剑,刺削斩劈,向外冲去。他左手抱了阿朱,行动固然不便,又少了一只手使用,局面更是不利之极,但他早将生死置之度外,长剑狂舞乱劈,只跨出两步,只觉后心一痛,已被人一刀砍中。

    无情未必真豪杰啊,乔峰此时于阿朱并无半点情缘瓜葛,纯然是因为他天生的悲悯胸怀,光明顶诸人有“怜我世人,实多忧患”之语,乔峰的侠义便出于这样天生的悲悯,无论此人有甚背景,是否与他相熟,都无甚干系,我乔峰要救,便是救定了!全然没有任何心机与城府,也没有婆婆妈妈的左思右虑,这是何等的磊落快意!此时不但阿朱抱定了终身相随之志,便是看客也是血脉贲张、心神俱醉。
    忽然想起《圆圆曲》中亦有“英雄无奈是多情”一句,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成为千古哂笑之谈,而乔峰救阿朱,妙就妙在“不相识”三字,当神医问乔峰:“这位姑娘姓什么”之时,乔峰竟然一愕,转头问阿朱:“你可姓朱?” 令得在座诸人大为惊愕,是,这些俗物哪里明白,是真结交无须问名姓,也唯有真英雄才能有此悲悯本色。这不相识三字,真真见了乔峰坦荡之境,若是相识至于情深,聚贤庄中那一役便不免堕入儿女情长矣!
    又忽然想,阿朱幸而也是至情至性之人,不负乔峰以性命相救,大大的对得起他这番心意,然而若是康敏,又或是……(金庸小说中没几个坏女人,这个比方不好打)女魔头之流,乔峰此举岂不大大不当?
    只是乔峰,恐未想到这样多罢,日后他误杀阿朱之后,受阿朱所托,将阿紫好好带在身边,阿紫这个心狠手辣的小魔女兼闯祸精,着实给乔峰添了不少麻烦,但乔峰在她病重之时,不是毅然背着她上长白山,在茫茫白雪中以钝器一寸寸地挖掘人参,几乎挖遍了整个山头么。看到他日日在冰雪间寻找人参,偶然挖得一根半根便喜出望外,一代英雄,困潦至此,实令人一恸!
    乔峰啊乔峰,他便是这样的英雄本色,有他光明磊落的胸襟,与悲天悯人的胸怀,故此而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然,他觉得对的,便是对的,他要做的,便径自做去,虽流言纷纷,万夫所指,吾意已决!多么痛快而简单的人生!

    (乔峰)纵目四顾,一瞥间便见到不少武学高手,这些人倒有一大半相识,俱是身怀绝艺之辈。他一见之下,登是激发了雄心豪气,心道:“乔峰便是血溅聚贤庄,给人乱刀分尸,那又算得什么?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哈哈一笑,说道:“你们都说我是契丹人,要除我这心腹大患。嘿嘿,是契丹人还是汉人,乔某此刻自己也不明白……”
    
     尘世之中,纷纷扰扰,情情报爱爱,恩恩负怨怨,当你将一切理得清晰时,世间一切,已是过眼烟云徒留痕迹,所以啊,何必明白那么多,计较那么多,如果你认为你是对的,虽千万人,可往矣!


之三:我爱的人儿啊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25 15:41:01.0


 

永远记得《白马啸西风》结尾这段话:

    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麽法子?白马带著她一步步的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
    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白马啸西风》是一个异常悲凉的故事,李文秀绝对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曾经一边看一边帮她推断如何摆脱这样的命运,却直到终了,都只得掩卷一叹,在一步步的命运安排中,她确实无法挣脱。
    我爱你,你爱她,她又爱谁?《白马啸西风》的连环扣扣紧了每一个人,谁都无法挣脱。
    让我们回头,顺着李文秀出现之期说起。白马李三与金银小剑三娘子被吕梁三杰等追杀,自甘凉道一直到回疆,惨烈的厮杀中父母先后死去,李文秀孤身一人漂泊回疆哈萨克草原,被扮成“计爷爷”的马家骏所收养。李文秀身上的手帕是父母唯一遗物,上面画有高昌古宫的地图,但此价值连城的宝物并无人知晓。总之,李文秀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普通的汉人小姑娘,她与苏普青梅竹马,然而不幸的是,哈萨克与汉族结下的恩怨将这个小姑娘也牵扯了进去,当苏普将第一次捕得的狼皮送给李文秀——按照哈萨克的规定,这就意味着定情——苏普的父亲打了他,为了不让苏普再受痛打,年少的李文秀竟想道:

    “如果我要了这张狼皮,苏普会给他爹爹打死的。只有哈萨克的女孩子,他们伊斯兰的女孩子才能要了这张大狼皮。哈萨克那许多女孩子中,哪一个最美丽?”
    
    于是李文秀将这张狼皮摆到了哈萨克最美丽的女孩子阿曼家门口,并对苏普说:“我从此再也不要见到你”。于是故事的情节开始变得象鱼美人一样了,深爱着王子的鱼美人默默看着王子与公主相爱却不能言语,这是何等的痛苦。而更痛苦的是,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苏普与阿曼真心相爱了,长大以后遇到李文秀时,李文秀亲耳听到了这样的话:“不,那个小姑娘只是我小时的好朋友,这一生一世,我是要陪阿曼的。”无论现在的李文秀是多么美丽,多么聪明,她都永远失去了苏普。
    绝望之中,李文秀仍然想不通为什么“最美丽,最会唱歌的女孩子,她的情郎会不爱她了”,她想学好武功将苏普夺回己有,然而她愈是努力,我们就看到她的绝望越是彻底。    
    在现世之中,又有多少人遭遇到这种不解,美丽聪明,或是英俊潇洒,结果皆败在不如自己的对手中,更有那痴心妄想的,努力去成就世人眼中的光耀,想借此来吸引心上人的注意,可是世情就是这样可悲——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麽法子?不爱你了,就是不爱你了,努力得越是彻底,彼人却越是离你愈远。如水行舟,用力愈笃,相去愈远,简直没有任何法子可想。
    爱人固是痛苦,而被人爱亦是痛苦,李文秀从来不知道马家骏爱着她:

    马家骏嘴角边露出凄然的苦笑,轻轻的道:“江南的杨柳,已抽出嫩芽了,阿秀,你独自回去吧,以後……以後可得小心,计爷爷,计爷爷不能照顾你了……”声音越说越低,终於没了声息。
    李文秀扑在他身上,叫道:“计爷爷,计爷爷,你别死。”马家骏没回答她的问话就死了,可是李文秀心中却已明白得很。马家骏非常非常的怕他的师父,可是非但不立即逃回中原,反而跟著她来到迷宫;只要他始终扮作老人,瓦耳拉齐永远不会认出他来,可是他终於出手,去和自己最惧怕的人动手。那全是为了她!这十年之中,他始终如爷爷般爱护自己,其实他是个壮年人。世界上亲祖父对自己的孙女,也有这般好吗?或许有,或许没有,她不知道。

    而这份感情,却是李文秀不需要的。   
    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如果你象李文秀一样遇上这样一份令人绝望的情,如果你用尽努力所知道的只是你不想要的答案,如果是这样,你岂非也只能象她一样,黯然离去。


之四:白飞飞,又一个金世遗?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25 15:42:47.0


 

白飞飞与金世遗的前半生颇为相似。
    关于武林外史,我是先看的电视后看的书,书中白飞飞的阴险毒辣,极为我所不喜。但是古龙为白飞飞安排了这样一个结局:

    朱七七道:“我瞧瞧……这地上写的:点水之恩,涌泉以报,留你不死,任你双飞,生既不幸,绝情断恨,孤身远引,到死不见。”
    她惊呼道:“这……这难道是白飞飞写的?”
    沈浪叹道:“正是她。”

    点水之恩,涌泉以报,留你不死,任你双飞,生既不幸,绝情断恨,孤身远引,到死不见!
    三十二个字,白飞飞一刀斩尽过往,就此决然而去。
    这三十二字触目惊心,真真是本书最精华处。
    白飞飞啊白飞飞。读卷至此,令人茫然无对,想象着她的心灰意冷与踽踽独行,宁不教人黯然神伤。我竟想起了后人评陆游钗头凤的那句话:“以百年论,谁愿有此事,以千年论,不可无此词。”我们喜欢冷眼看悲剧,沉没在凄凉的快感里,但我们同时也在竭力逃避自己的悲剧,所以我们总在苟且偷生,而羡慕着别人的敢作敢为。孤身远引到死不见,这样地绝决,令看客何等地辗转低回!
    实话说,很不喜欢古龙书中女子,除了一个燕七一个林诗音,大多莫名其妙,凶险毒辣兼且媚惑,不过都是些不得了的女子,白飞飞也是这一路数,这种性格与金世遗颇为相似:

    沈浪黯然道:“这或者是她不愿在那种情况下与咱们相见,宁可咬紧牙关,忍受百般痛苦,也要挣回面子,要我们知道,她毕竟是强者。”
    朱七七幽幽道:“这也许是她不愿当面和你别离,更不愿让你瞧不起她……一个女人,是宁愿吃任何苦,也不愿被她所爱的人瞧不起的,尤其是她这种女人。”

    白飞飞与金世遗多么相似,他们都是在充满仇恨的环境中长大,而金世遗好歹还有毒龙尊者好好照料他,白飞飞呢?看:

    她神情渐渐激动,凄厉地接着笑道:“假如你就是她被人玷辱时生下的孩子,她只因深恨着那使她生下这孩子的人,所以也将这怨恨移在你的身上。”
    她嘶声接道:“所以你一生下就已被人痛恨着,你一生下来就活在只有仇恨,没有爱的世界里,就连你唯一的亲人,你的母亲都恨你,而你又完全没有过错。”
    她一把抓住朱七七的衣襟,大叫道:“假如你就是这样长大的,你又如何?”
    
    所以她从懂事起,就只为仇恨而生,为死亡而活,她终身的目的,就是惩罚父亲快活王,甚至“只因为他是我父亲,所以我才嫁给他。”
    白飞飞的疯狂,足以令每一个人都见之颤栗,然而她偏又有那样高的智慧,那样美的容颜,与那样温柔的外表。她整个儿看起来都象是一个好女人,甚至令沈浪都情不自禁怜爱她。但是白飞飞的内心呢?我想她终其一生都在爱与恨之间挣扎,她爱沈浪,向往着沈浪的光明世界,然而她又深感“我这一生的命运,已注定了只有悲惨的结果”,她终于愈走愈险,她要假托得计来委身于沈浪,以欺骗自己对沈浪没有感情,她明明可以置沈浪朱七七于沙漠死境之中,却又留下书信让金不换来救走他们,既起了善心,却又劫走沈浪等人的马匹干粮,将他们反绑在烈日干沙间……“孤身远引至死不见”云云,是她最后的杰作,而这与金世遗在《冰》剧中的结局“人间白眼惯曾经”“此身只合江湖老”又何其相似。
    古龙毕竟不象梁羽生般忠厚,或者说是迂腐,他没有让白飞飞因沈浪而感化成平庸的善类,“孤身远引至死不见”,金世遗虽然也曾“孤身远引”回至海岛,却到底是衣锦还江湖了,反观白飞飞,就到此作一了断,此等人物,该当如此!我虽极不喜她种种手段与心计,却甚是佩服这种决然的勇气。都说武侠小说是成人的童话,是的,仅是童话罢了,因为在迫于生计的现实中,没有人敢去彻底地爱与恨,我想每个人一生中或早或晚都会遇着白飞飞或是金世遗的相似心境,是痛苦地活着还是骄傲地死去,这却是一个千古难题,幸好我们有了武侠小说,书里的主人公替我们骄傲地死去,而书外的皮囊则替我们继续新陈代谢。


  我最喜欢的武侠人物

上海天骄  发表于2001-12-26 07:18:42.0


 

一,王动。二,林太平。三,愤怒的小马。四,令孤冲。


  我喜欢七剑下天山

容与  发表于2001-12-30 12:11:45.0


 

我爱冒浣莲 :)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