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梅花有毒

江 枫  发表于2001-12-28 18:37:47.0


 

梅花有毒

江枫

    
    戴望舒谈诗,有一段妙论:“象征派的人们说:‘大自然是被淫过一千次的娼妇。’但是新的娼妇安知不会被淫过一万次。被淫的次数是没有关系的,我们要有新的淫具,新的淫法。”
    按照戴望舒的说法,与其说诗人“吟”诗,不如说是“淫”诗。
    高明的诗人,不在于淫过什么样的娼妇,而要看他有没有采用新的淫具和新的淫法。“芭蕉不解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这是被李商隐淫过的丁香;“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这是被李伯玉淫过的丁香;戴望舒换了个新的淫具和淫法,因此就有了成功的《雨巷》,而娼妇还是原来的娼妇,只快感是全新的。
    梅花,是被古今诗人淫烂了的娼妇,应该算是花中的“名妓”了。至于被淫过多少次,恐怕是“我家的表叔数不清”了。
    《全宋诗》收录张泽民的诗共98首,其中,咏梅诗就有96首,看来,这位仁兄是非梅花不淫的。
    自然,妻梅子鹤的林逋,就是非梅花不娶了。不过,梅花可并不是非林逋不嫁的。梅花是娼妇,是诗人的玩偶,大众的情人。
    最早交上梅花运的诗人是谁呢?据说是写作《诗经·召南·票有梅》(注:票,加提手旁,电脑里好象没有这个字)的那位(或者是那几位),但这,已经无据可考了。反正大概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吧,梅花慢慢地就成了象征派诗人所说的“被淫过一千次的娼妇”了。
    梅花树下,“五陵年少争缠头”,这卖笑的梅花不知迷倒过多少才子词人,又不知赚取了多少艳词红绡。
    吟到深处,吟就成了淫。林逋对着梅妻说:“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这一个“狎”字,固然可做一般的“亲热”解,但是更适宜于用在与娼妇的那种“亲热”上,或者说,在林逋的潜意识里,已经将梅妻当成了娼妇。吟梅,就是淫梅,就是意淫梅花。
    可笑的是,当我把古今一些诗人的咏梅诗都看过一遍的时候,发现他们在淫梅方面就那么几招几式,越看越让人扫兴,越读越让人丧气。
    不信,你就翻翻中国所有的咏梅诗去,就那么几种原始的淫具和淫法。
一是说梅花耐寒。鲍照《梅花落》说:“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实”;何仲言《咏早梅》说:“衔霜当露发,映雪拟寒开”;黄庭坚《题华光为曾公作水边梅》说:“梅蕊触人意,冒寒开雪花”;王安石《梅花》说“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张泽民《梅花》说:“才有梅花便不同,一年清致雪霜中”;丘逢甲《题画梅石》说:“任他众鸟欣相托,自放寒花向雪中”;邓拓《题梅三首》说:“石破天惊首惊奇,冰霜历尽挺雄姿”;启功《题画梅》说:“香遍竹篱天下暖,不辞风雪压枝斜”,等等。所有这些诗,统统是一个淫法,淫具就是什么霜啊雪啊,寒啊冷啊,没有一点新鲜玩意儿。前朝人或古人这么写倒也罢了,今人还这么写,总翻不出新样,九斤老太要是看诗,肯定又会骂“一代不如一代”了。
    二是说梅花报春。陈亮《咏梅》说:“一朵忽先变,百花皆后春”;王冕《题墨梅》说:“朔风吹寒冰作垒,梅花枝上春如海”;李东阳《题延平刘郎中廷信所藏红梅》说:“春光不与花相妒,花到开时却妒春”;郭沫若《题画梅》说:“瘦骨凌寒意不孤,一花于唱万花吁”;陈兼与《水龙吟》说:“冰姿独立,香魂谁倩,东风嘘暖”;赵朴初《题画梅》说;“一片丹心,朝霞无际。身饱霜雪,春来天地”;刘征《题画梅》说:“江湖冰合雪霏霏,预夺春光有阿谁?”,等等。噢,还有毛泽东的《卜算子》“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不用多引了,由此可以看出,这些诗也统统是一个淫法,淫具和淫法就是东风啊,春光啊,百花开啊什么的,越写越俗,越俗越写。
    三是说梅花有香。当然是袭人的暗香,这样写梅花的人也太多了,更让人倒胃口。本来林逋的两句还算不错,比前人写得更好,或者说淫得更好,但是后来人都这么写,这么淫,就让人恶心了。例子不举也罢。
    四是说梅花有韵。尤其是在月光下,更有一种玲珑的意态。李东阳《梅月图》说“清溪倒影入空寒,月色梅花共一般”;王世贞《赠李茂承》说:“谈郎写梅今绝伦,貌得罗浮月下神”;高凤翰《题梅花册》说:“朱砂变相玉精神,月底衣裳舞太真”;郭沫若《咏腊梅》说:“瘦削只缘冰镂骨,孤高宜借月传神”;罗密《题白梅》说:“长宜明月来相照,不向春风乱点头”,等等,无非是想说梅花漂亮罢了,立意都不过如此!
    关于梅花的淫具和淫法,也就这么多,其他就是在此基础上说点形而上的话罢了,比如清高啊,孤傲啊,逍遥啊,牺牲啊等等,总变换不出什么新花样的。
    所有这些梅花诗,让我想起一个成语来:黔驴计穷!《水浒传》第23回,王婆子在给西门庆和潘金莲拉皮条的时候,曾经问西门庆是否具备五个条件,即“潘、驴、邓、小、闲”,其中的“驴”就是驴一样的生殖器。如果有,潘娘子就是你的了;如果没有,对不起,大官人,潘娘子还是人家武大郎的(或者武二郎的)。还好,西门庆什么都有,包括这个驴一样的生殖器,甚至还不乏新的“淫具和淫法”,所有这些,他都有,于是娼妇一样的潘金莲终于成了西门庆怀里的一朵梅花。可惜,面对梅花,我们的不少诗人却天性阳痿,同时也拿不出什么新的淫具和淫法,真是黔驴计穷,甚至还不如驴,驴起码还有硕大的阳具。
    陈寅恪70岁的时候,应该说早已经遍读了中国典籍,于是说:“中国书虽多,不过基本几十种而已,其他不过翻来覆去,东抄西抄。”依我看,中国写梅花的诗成千上万,但是,根据创意来看,基本上也就那么四五首。
    当我们说中国是一个诗歌的泱泱大国的时候,想没想过,真正有创意的诗歌其实并不多。我们所拥有的,都是为数很少的几个模子所生产出来的近乎千人一面的破玩意儿。有意思的是,这几个模子还被当成了传家宝,一传就是几千年。
    赵翼说:“李杜文章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
    我要说“梅花文章万口淫,至今已觉不卫生”了。
    娼妇,尤其是“被淫过一千次的娼妇”,往往都有性病,最普遍的性病,就是梅毒。
    梅花有毒,名为梅毒。
    所以,我不敢轻易再招惹梅花。
    可喜的是,《诗经·召南·票有梅》产生约3000年后,公元20世纪末,中国有个诗人,对梅花这个“被淫过一千次的娼妇”采取了全新的淫具和淫法,从而淫出了新的快感。
      我也操着娘娘腔 
        写一首抒情诗啊 
      就写那冬天不要命的梅花吧 
      想象力不发达 
      就得学会观察 
      裹紧大衣到户外 
      我发现:梅花开在梅树上 
      丑陋不堪的老树 
      没法入诗    那么 
      诗人的梅 
      全开在空中 
      怀着深深的疑虑 
      闷头向前走 
      其实我也是装模作样 
      此诗已写到该升华的关头 
      像所有不要脸的诗人那样 
      我伸出了一只手 
      梅花    梅花 
      啐我一脸梅毒 
    这首诗,名为《梅花:一首失败的抒情诗》,作者伊沙。 
    梅花有毒,名为梅毒。
    不要脸的诗人们,你不要再轻易招惹梅花了吧!

 


其实我最不喜欢的是,一写某种花,就把别的花贬一通。花们并没有一决高下的心,全是人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12-29 00:38:23.0


 


  hehe

huanhuohu  发表于2001-12-29 00:45:36.0


 

呵呵,说的是啊!~!~!~!嘿嘿~~只要不是霸王花或者交际花就行


梅毒?呵呵

无知者无罪  发表于2001-12-29 05:20:06.0


 


  道理讲得不错,可字语不敢苟同,毕竟我们是要有些寄托的。梅是不是要比某些东西高尚一

子菁  发表于2001-12-29 12:54:38.0


 


语不惊人死不休

  发表于2001-12-29 13:42:10.0


 


文章和人一样不可触及,否则,也会如夭折了的梅和患病了的文人,被践踏得体无全肤。

亦雨  发表于2001-12-29 15:58:26.0


 


拷怪的话:语不惊人疯不休。极恶此文。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12-30 11:39:33.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