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率直列传之一:秋水灞桥与闲来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2-01-09 15:37:30.0


 

【秋水灞桥】

    这个名字,无端地带有一股飒爽之气,虽则那三点水的灞字,与霸道的霸并无关联。
    网络上的情谊,说深亦深,说浅亦浅,她留给我的是一张咪咪含笑的照片和模模糊糊的个人情况,渐远渐淡的片言只语,一堆诗歌、散文、古诗贴子,和她最后在聊天室里“挂死拉倒”的奇异名字,以及,她至死莫折的性格。从九九年到现在,原来相识已经三年了。即使在现实中,三年,也当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吧。
    “江湖侠骨恐无多”,若数侠骨,秋水当列其一。她不是无事生非的人,然而若有风波,事涉相关,她定拍案而起、横刀立目,曾见她在论坛上以一支锋利的笔,挫败四方。她性子强硬,不肯轻易低头,然而她亦绝非不可理喻之人。
    欣赏,即与交。憎恶,即与断。泾渭分明的作人作事原则。有些人是这样的,不能够做违背她良心的事,这使得这些人的人格,在是非莫明的风波中成为辨别对错的一柱灯塔。
    三年的记忆,竟也零碎不能成篇,而网络上的是非恩怨,背后总有许多不忍回头去看的往事。
    永远记得秋水的直与侠,但,写不下去了。


【闲来】

    在2000年十月之前,与闲来几无交情。那时在天涯偶然见过“闲来垂钓碧溪上”这个名字,之后路过华网,看见这个“闲来垂钓碧溪上”是华网唐宋遗风的版主,不觉唉呀一声,翻其它贴时翻到闲来一个散文贴,看完直是大惊失色,心想:这人真是够大胆,什么事也敢写了出来。(现在这个贴找不到了,可惜啊可惜:))
    之后某一天月暗说:我们在竹林诗语玩里,你来不来里?
    我那时十分萧疏,菊斋也停开了很久,无处可去,有人邀往,简直飞也似地奔去。
    于是知道了闲来常在这里,但是并不常遇见闲来,偶尔他来了,便三言两语,点头而已,感觉上,闲来是一个很随和的人。
    真正相熟,或许是缘于有一天,闲来心情不好,讲了自己的一点私事,之后讲话便随便了一些,直至到了可以开玩笑的地步。
    那时不时听到有人说讨厌闲来,我听了甚觉不以为然,奇怪的是,我一直很喜欢闲来,把他同月暗一样当兄弟手足看。另一方面,我觉得闲来是一个很直的人,我印象中他不曾做过恶事,即使有所过份,也光明磊落地做,不象磊落地担当,绝不致在背后来上一刀,以我对人的定义,闲来可算君子,直而讲理。
    闲来自己说:我不是君子。现在的男孩子很奇怪,都不肯背上君子的标鉴,或许嫌累罢。他自然不是方方正正的那种君子,他气的时侯也骂人,但还不至到不忍睹的地步,也并不跳到发昏,我在他骂人的间歇与他讲别样事,他照样清醒得很地回答我;他与人构恶不少,火冒三丈之时也会四处追贴,但也并非每次如是,有很多事,我曾看到他很克制地不发作,况,他从不曾将仇积在心里暗暗算计不已;他讲人好与坏,全无机心,有时竟至到不谙人情喜恶处,连我听了亦知道对方心里是何滋味,不由替他嗟叹。
    有时侯闲来在聊天室作一些动作说一些话,雪娘会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菊菊?闲来大大咧咧地说:不要紧的,我们玩笑开惯了的。我微笑不语。是的,一直很喜欢闲来的率直。

 


  我也喜欢闲来

孟依依  发表于2002-01-10 01:30:38.0


 


想念秋水了:))闲来是性情中人,觉得和双刃有相似处,有好有不好,听说是帅哥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2-01-10 13:58:05.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