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菊斋小志(一)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05-01 15:04:09.0


 

菊斋开园月余,园中小丫头天天嬉笑玩乐,还成立了个无赖帮,琥珀豆自封帮主,领着小鱼,丝丝,仗着有红茶撑腰,折腾的园子里天翻地覆,鸡飞狗跳,人人自危,花也无人浇,草也无人锄。害得管理卫生环境的蓝玉,面对那日渐郁郁葱葱的草儿而日渐郁郁寡欢。更可恨唯一的手下,那平时老老实实,埋头苦干的胖墩儿也不知被那臭小鱼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忙着减肥,说要参加明年的选美大赛。天天跳绳到深夜,白天也不来帮忙拔草。害得蓝玉只有一个人边拔边叹“一园杂草望不尽,只拔了,十之一。唉,何时是尽头,55555555”真是古有黛玉葬花,今有蓝玉拔草,不能不令人感慨历史的无情再现。其声切切,其音哀哀,直听得那偷吃桃子的月暗一边啃一边忍不住抽泣,真是一口桃肉两行泪,惟恐声大被人抓。
     话说那天蓝玉正当抹泪之际,天边飞来排球一个,正中目标。“砰”然声中,只见蓝玉倒地不起,随之借势一跃而起,把工具一扔,长啸三声“我得道了!”声震云霄,随后低眉垂目,一脸庄然,抱着球,径上书房占了个上等席位,不发一言,其诡异的举动唬得看守书房的疏香,调皮捣蛋的丝丝战战兢兢,直以为鬼上身了。思量了半天,决定派胆最大,见识最广的琥珀豆去讨球,随便也去验鬼。豆子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但见蓝玉垂手盘膝而坐,肃然如高僧,于是就有了下面一段经典禅语:
    豆子面无愧色:玉玉,你痛吗?
    蓝玉用怪异的眼神瞥了一眼:痛又何哀,疼又何苦?头痛不要紧,只要能偷懒,哦,不,是得道。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豆子大喜:不要紧?那就好,不必付药费喽!那你把球还给我吧?
    蓝玉:是这个吗?豆豆,这个是排球喔,怎么可以乱扔呢?你还好只是砸到我,要是砸到校长菊菊,你会被开除学籍的,要是砸到校监卫三青,你的屁股会被扁得和他的脸一样的青的,要是砸到。。。。就算砸不到他们,砸到花花草草也是不行的嘛。。。。
    豆子:我KAO,你给还是不给,怎么你也变得和那个臭小鱼一样婆婆妈妈!你要是再不给,我可就往你身上吹鼻泡了啊!
    蓝玉:啊!别,别,我给还不成!5555555 
    豆豆: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蓝玉:唉,你吹着鼻泡,我怀着梦想,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若相忘于江湖!

..........
      此即为“天外飞球成借口,一颗蹦豆欺郁郁”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

 


难怪挑灯昨晚要到处寻求保护……原来干了这个!姐妹们~~~~大家快来砸啊~~~~~~~

Lamses  发表于2001-05-02 03:12:54.0


 


打你PP,居然如此乱写一气!

红茶.  发表于2001-05-02 09:19:23.0


 


唉,挑灯啊,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你一口气得罪了这么多姐妹,我是帮不了你了,自

疏影残香  发表于2001-05-02 15:03:18.0


 

标题: 唉,挑灯啊,俗话说“自作孽,不可活”你一口气得罪了这么多姐妹,我是帮不了你了,自求多福吧,阿门。PS:实在挨不过去,小号疏香记备有上好跌打膏药,物美价廉,童叟无欺。

内容:


  呵~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5-02 15:49:00.0


 


哦?灯灯是想给我个排球儿玩玩?也不必这么拐弯抹角的呀,我接受我接受,嘿嘿嘿。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5-06 09:20:25.0


 


  这么长的假期,挑灯居然什么也没有写,该打!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5-09 01:38:16.0


 


哈哈 !好有趣啊 !我也要写这样的!

秦布衣  发表于2001-05-13 10:32:24.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