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江南清味-清明团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2-26 14:38:17.0


 

**************************************


    我不知道别的地方叫什么。
    用的作料,是麦粉里掺进黄花苋,揉成碧透的青色。
    黄花苋只有清明节那几天才有,所以有些地方叫它清明草。

    就因为这种清明草,只在江南四月天倏开倏谢,所以离家之后,我再也没有吃过清明团。有一年的清明回了家,偏是买不到黄花苋,母亲说,街上有,我摇摇头,只想吃母亲亲手做的。

    现在想起来,那时母亲真能干,元宵团子、清明团、桃子酱、端午粽子、麦果、松花年糕……唉,想起来都是好吃的!

    那种清明团,中间是黑芝麻白糖馅或者咸菜肉干馅,芝麻馅是我捣的,母亲给加上鸡油搓圆了,挨个地放进去;或者什么也不加,外面也不一定揉进黄花苋,那就是普通的麦果了,桌子上堆了满满一盘,加了黄花苋是青的,纯麦粉是白的,还有花的(为什么是花的?我也记不得了,但是真的是有三种颜色),圆的,扁的,饺子形的,饼形的,元宝形的,哎!还没有入锅就好看得让人心谗!等到揭了锅,嗯,热气从锅里冒出来,香气跟着窜了过来,飘呀飘的整个屋子都是黄花苋和麦粉那种特别的清香!

    顾不得烫了,咬开一个,麦粉咬劲足,韧韧的(多少年来想的就是这咬不断的滋味),黄花苋一丝丝地缠在麦粉里,好吃,真的好吃!过几天放凉了,拿起来仍是清香的,只是芝麻馅却不是那种味道了。咸菜馅倒不会结成团,可是我向来是吃甜不吃咸的。一般来说,为了能从外表就认出里面的馅,母亲做馅的时侯就已经用心分成不同形状了。圆的基本上都是芝麻馅,饼可能是没有馅,也可能是实心的,元宝和饺子里的咸菜馅最多。所以我后来想起来,总是一只只圆滚滚的青团子。

    高考的时侯住校,有一天母亲来看我,带了满满一钵清明团,我才知道那天是清明节,分给同学后,自己拿起一个圆的来吃,桌子对面一个同学侧对我坐着在看书,我一口咬下去,只听见嗤的一声,没咬到馅,正在疑惑:这个团子怎么会是实心的?对面的同学却在这时摸了摸耳朵,奇怪地说:“这是什么东西?”我至今也不明白,里面的芝麻馅是凭着怎么一股笔直的劲道全部冲进了她的耳穴。

    那是我最后一次吃到碧透,清香的清明团。

 


****江南风味早点榜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2-26 14:40:19.0


 

******************

    回家的时侯,早点总是由母亲买了来,她每次问我要吃什么,我总得费劲想了半天,油条?馄饨?烧麦?鸡丝年糕?小笼包子?豆浆加粢饭团?对了,很久吃不到粢饭糕了!

    那种粢饭糕是拿糯米蒸熟了,切成方方的一小块,在油里炸得金黄金黄的,吃起来有一点咸,又酥,又脆,以前我上学时常常在点心车上买两块来当早饭。可是这样东西,现在也跟许多其它东西一样少见了,母亲去买了几次也没有买到,最后,我还是晚上在一个小摊上吃到了。

    粢饭糕以前并不是我最爱吃的,那时我爱吃油条卷,我立在摊子前,看他们用面粉在平底锅上做出一张薄饼来,然后把两根油条折一折,涂上辣椒酱,卷进饼里,烤一烤就可以了。我爱吃辣就是从那时侯开始的。每回卖点心的问我:你要不要辣,我总是点点头,而且一直点头,加很多,他很诧异:“你这么爱吃辣?”我原也不知道,我是这么喜欢吃辣的,后来发展到必须往饭里倒辣椒酱才能
吃得下饭。更后来去吃川菜,舀起水煮肉片碗里红滚滚的油汤就喝,同座不胜惊异,以为我是四川人。

    另一样常吃的早点是粢饭团,就是把糯米饭包住油条,用干净的布做成一团。

    那时的小笼包子也是好吃的。以前在家附近有一个小铺子,卖肉包子馄饨,做得不错,我要是起来早,就会去那里吃了才去上课。住校的时侯,吃不到了,偶尔发现城南有一家做得不错,每天早上巴巴地从城北骑车到城南去吃,冬天的风刺骨地冷,我竟跑那么远的路去吃!

    过了几年,再去吃,不知怎么,味道已经不象从前那样好吃了。逛到一家豪华型的点心店,什么虾肉烧麦,蟹黄小笼,牛肉馄饨,样子蛮多,还是不甚好吃。

    烧饼油条是以前的搭档罢,我倒是没有吃过。烧烧饼的店里,以前做两种烧饼,一种是大的,一种是小芝麻糖心烧饼,小的好吃些。刚拿出炉来的时侯,总是热乎乎好象特别好吃的样子。我有一阵子迷上了烧饼夹香肠,好一段时间都吃这个,吃烧饼是特别容易干,所以得常配着水吃。

    我不大爱吃豆类,绿豆砂,赤豆砂,黄豆,扁豆……每年初一早上要吃赤豆饭,我深以为惧。因此豆浆于我,庶几缘绝。后来略吃一点豆腐脑,配着糯米粢饭团。所以豆浆油条这样绝配,我是不吃的。但是油条在我记忆里,是非常深的。
    粢饭团,小笼包种种,是在街上随买随吃的早点。如果在家里,油条配泡饭是老家例配。
    老家的泡饭,是拿隔夜吃不完的干饭,加点水烧开就好,样子象是稀饭,味道还是不大一样。我到现在还是不喜欢直接用米煮成粥的,非要过夜冷饭才过瘾。配泡饭的可以是酱菜、萝卜干、火腿腊肉豆腐乳,鱼鲞虾皮,泥螺蟹脚,在在俱是佳味,我最喜欢的还是油条。
    现在油条是便宜东西,小时侯可不,经常买回来以后,一条撕成两条,两条再分为四,我最过分的记录是分为八条,横向,小小心心醮着酱油吃,两碗雪白泡饭吃完,觉得真是至上美味。那时常是我去买油条,大概因为我小,所谓大懒差中懒,中懒差小懒。买油条要排队哩,土砌成的灶就在前面,好高,齐到眼眉梢了,油锅底下火旺旺地烧着,火苗往外窜,我人小瞌睡,好几次被烧焦过头发梢。那时侯,家里叫它“油炸桧”。后来外婆还是这么叫,我们却慢慢改叫油条了。

    小时侯住在一条巷子里,巷子门口有一家老点心店。有时跟姐姐们说到以前的事,不知怎么就说到了这家店。这家的馄饨做得很好,也许不是味道吧,也许是喜欢他那种排场。那店员总是把碗呀,杯呀叮叮当当地排成好几队,顺手抓一把紫菜往每个碗里扔一把,再抓一把虾皮和海燕,再抓一把葱白、榨菜粒、味精、盐,动作极快极利索,然后象茶道里关公巡城似的,挨个浇酱油下去,接着是大汤勺,添上浓白的汁汤,最后用铁丝(还是竹的?)笊篱捞起一把馄饨来。他做这一手动作很漂亮,我在边上常看得呆了,回家照做,可惜排场不够。现在吃不到这样好吃的馄饨了,现在肉馅不象以前那样鲜嫩,汤汁也不象以前那样浓冽了。那家店,亦早已不知所踪。

    还有肉包子。有一年下大雪,没有做饭,母亲从食堂买了肉包子来给我们,很大的那种,我好象吃了一个半,还想吃(对了,母亲厂里的食堂还卖一种发糕,象蜂窝似的,但是甜甜的,入口轻软。)念初中时食堂卖包子,做得非常好,我常常在早自修前去买来吃,一颁开,整个教室也是香的。就是平常赶去上课时买的肉包子,肉馅也是又咸又鲜。本市有一家包子铺,全市最好,有一次同事去那附近办事,中午带回来二十个,三个人吃,我一口气吃过六个,果然同别家大不一样,可惜还是比不上学校食堂的记忆。现在不管我到哪里,都找不到以前有着鲜美肉馅的包子了。因此我回家,从不指名要吃包子。


  开始流口水了。菊菊,赔我来,我也要、、、、、、、

凤兮  发表于2001-02-27 11:24:27.0


 


  咦,也说清明团子!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04-21 15:39:37.0


 

江浙一带清明时节有吃清明团子的习俗,但各处有各处的特色。 我知道我奶奶家新市那的清明团子是独有的,和别的地方都不一样,特好吃,也更特别。也叫麦芽团子。我一直想写,但她的制作工艺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而且,虽然是在同一个县城,但除了新市,其他的地方都做不出来,据说是一种主要的原料只长在新市那块奇妙的土地上! 一般的清明团子都是既包既蒸即可食的,而麦芽团子是把麦粉和一些什么东西一起揉好后,再经过一道发酵的过程。最后是在油里略炸一下,洒上芝麻。别有风味,她没有馅,吃起来带着麦芽的清新和香甜。而且软软的,也很适合老人和小孩。 每年一到清明,就想着这团子,想得不得了!


  前年去江西出差时见到了清明草……

纨扇秋风  发表于2001-05-04 05:52:21.0


 

也见到了绿色的清香的清明团,不过当地人管这叫“清明窝”,可惜没吃到就走了!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