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玄异录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6-09 20:46:20.0


 

台湾电视节目玄异录

    从前台湾华视有一档十分出名的灵异节目,是《玫瑰之夜》的《鬼话连篇》,第晚十一点播出,男主持是彭洽洽,女主持是曾庆渝(非常奇怪,我永远只记得她在早年《陈真》一剧中演日本人,但她的名字记一次便忘一次)。曾是少数有才华的艺人之一,内敛而低调的气质深深吸引我,她不做以后换了活泼的高怡平,整个节目对我而言黯淡了很多,甚至它什么时侯停播竟也不知道。
    总之,现在已经没有了《鬼话连篇》这个单元,虽然有其它形式的节目,在在抵不上。
    当年的《鬼话连篇》,于每晚十一时,蓝色主调的荒坟画面上便雷打电劈,伴之嘿嘿嘿的冷笑,一个人缩在沙发里看,不害怕是假的,但是再害怕也强打着精神看。
    它的单纯也让我怀念。沉黑的背景,暗蓝色逆光灯,画面上一般是三个人——两个主持,一个来宾,或者再多一个来宾,就这样坐着讲自己或者亲人的经历。不象时下中视也有一档灵异节目,但是运用了大量的布景,人物装束也怪异,是舞台化的节目,不象《鬼话连篇》,只是平常语气说家常故事,而正是这样的家常故事,更加令人发憷。
    那些故事中,有些是本人经历,有些是亲友经历。且不论其真假,听来总是惊心。那经历真是千奇百怪,有个演员是阴阳眼——我有时在想,阴阳眼的人,是不是承受的心理压力要更大一些?有个做姐姐的迫不得已接受妹妹与丈夫的冥婚,有人遇到非常状况于凌晨四时从旅馆逃到外面的车上过夜,有人被八百年前的血案宿怨生生世世纠缠……他们所遇到的“东西”中,有老有少,有爱开玩笑的,也有非常善良的,当然,也有穷凶极恶的。总之,“胆子勿要太大”。
    不知为什么,听完这些故事心里总是怅惘良久,虽然阴阳相隔,但不外乎人情世故。最有印象是那个八百年前的血案宿怨,主角是来宾的同学,她讲到后来一直在哭——一个前卫时尚的女孩子,留学到日本,夜夜被两个日本古人所纠缠,去求佛祖,回答是八百年前这女孩的前世杀了一家一百零三人,幸存者从此发下毒誓生生世世前来复仇,此仇竟然生生世世,无法可解。
    《鬼话连篇》是分两个内容,讲故事之外,还展示灵异照片。怎么一回事呢?或者是八个人的合照却多出一条腿来,或者是某人腰部以下竟尔荡然,或者是车头上隐隐现出一张人脸,如此等等,灵异师有一套说法,照片处理师也有一套说法。

    华视另有一档灵异节目,是一个电视剧系列,从九七到现在还未停止的《台湾灵异事件》,起初是以台湾曾发生过的一些诡异刑案为背景,开始我也追着看,只是每周一才有一集,两周才播完一个案子,追看得非常累。现在断断续续看,演员阵容已经换了,原来两个俊美的刑警听说都给编剧编得“殉职”了,风格有乡土化的倾向,情节上可不知道是不是还顺着原先的路走。


大学里培养起来的玄异兴趣

    记得念大学以前并不怎么谈神论鬼,当然也有可能是读书太忙了,顾不上,而且那时也少有晚间聚会。大学里这种聚会可就多了,吃完喝完以后,一拨人掏出牌来打八十分,剩下的人怎么办?讲故事!
那时侯流行的版本有好几种,比如绿牙齿的故事,最后一班公交车,辫子姑娘等等。
    我们班上的绿牙齿是从一个女孩子开始传播的,她带了另外两个同学傍晚时去系楼后面的空地上讲故事,完了以后那两位大叫一声逃走了,剩下她一人,顿时发憷。
    有一次聚会我们就要求她讲故事,她不肯,说人太多,灯太亮,结果她带了一个男生到黑暗的楼梯旁去。他们大呼小叫回来以后大家一脸渴望的表情,那男生倒也诚实,形容自己“头一仰,差点从楼上掉下去”,终于满足了同学们幸灾乐祸的心情。
    回家的火车上也是讲故事的好时机。长夜漫漫,车轮轰轰,何以度时?惟有鬼怪。某次回家座位旁有一个爱讲话的男生,一连讲了七八个故事。他的朋友人极聪明,我用纸牌设计的把戏他竟能用心算算出摆法,但是胆子小,听故事前他先把领子竖起来遮脸——不晓得想遮挡什么!
    夜间车速平稳,时为寒冬,舷窗边虽有双层玻璃,仍有丝丝寒气钻进来,在这样不能成眠的夜晚,我们紧张地听故事,随着那男生的手势此起彼伏地惊叫着……终于车厢另一端有人炸雷似地喝了一声:“太吵了!睡觉!”

    除了听故事,那时还爱看手相和用纸牌算命。算命到底准不准?说实话,总有三分准的,我想这只是因为各人的命总有几分相似的罢。
    自从粗粗学了生命线,爱情线,事业线以后,就常常给人看我的手相,也给别人看手相。算得真玄乎,甚至连婚后有几子几女都能算出来,用力向后拗大拇指可以看出人的性情平和与否,指节长短可以看出财富多少,掌缘有表示结婚几次、恋爱几次的线……互切互磋,不亦乐乎。
    那时我给人算我的命大概不下二十次,直到有人告诉我:算命太多不好,如是福厚便会削薄。从此我赶紧收起手掌。
    后来我还遇见过用紫微斗数,与易理算命的朋友,记着算命不好太多的话,竟然不再轻易交命予人。

 


  我也喜欢听鬼故事,怕要命也要听。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6-09 20:57:39.0


 


  我的算命观_鬼故事喜欢听啊,你快讲给我们听啊!

北望  发表于2001-06-10 02:58:36.0


 

我自认为胆子大,一边笑着一边看完了"午夜凶铃".但是看"惊声尖叫"的时候却害怕了,可见最可怕的是人. 对于算命,它不可能证伪,那就不是科学,但是它的结论却有统计学的意义.孔夫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又说敬鬼神而远之,看来常常算命是不好,我认识的所谓命相大师都劝我不要离那些东西太近,毕竟是不可知的东西.一方面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苏童"仪式的完成"写的那种感觉是很恐惧的,三毛藐视所谓的常理有些叛逆做了许多诸如将圣经和十字架放到"金瓶梅"上的事情,也表演过通灵,结果她死得不明不白,另一方面,算命如果真准确的话,活得好没兴致,南怀谨说他到最后不太愿意研究"易经"了,就是因为如果连出门摔一跤都算的出岂不是很没意思,是的,人生美就在一种不确定中,没有选择或者无法选择的生命是没有颜色的. 我曾经做过一场惊心动魄的符乩,算的很准,甚至算到当时的女朋友会和别人结婚,算到我的老婆是两个字的名字,可是又能如何?


  我最怕听鬼故事。因为我遇到过鬼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6-11 04:23:26.0


 

小时候我遇到一档子怪事 至今想来犹心惊胆战 嘻嘻菊菊是个什么命呢 又哪天邦我算算吧


玄异录续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6-21 03:42:20.0


 

上班以后谈神说鬼

    鬼神永远是闲聊时有趣的谈资。上班以后鬼故事仍然讲得不少,也从同事那里知道原来摄象机,台湾叫噼卟,可以把那种东西拍下来。我问他们拍到过没有,他们说,有啊,他们还拿照相机去拍过,墙上有人头的。但是我没有看到照片。还听说北京地坛的回音壁有一道阴阳界交割线,导游每每叫人不要近那附近,但是总有人不小心跨过了,结果带了不该带的东西回来。自然这些事,都是无以取证,也只得聊作一笑了。
    曾经有一个同事擅长命术,她自己说知道前世是什么,每次大家聚拢在她身边听玄异怪谈时,她便把百合窗拉下来,室内阴寒一片,教人心惊。听得多了,竟有调皮的同事起了游戏之心。我曾经在车站见过他侯车,到公司以后赫然发现他坐在总台看报纸,我诧异他来得快,他诧异我在车站见过他,有旁的同事作证他十分钟之前已经到公司了,但十分钟之前正是我在车站见到他的时侯,他们笑我见鬼。直到半年以后,他才把合伙骗人的把戏尽行拆穿。我自哭笑不得。



请笔仙

    早听说过问米、碟仙之类,只是从未试过。听母亲说起七六年唐山地震时,有一类请仙叫“唐山姑娘”,她问过隐秘事,果然不差。
    同事说碟仙较危险,会请来不知名的鬼怪,又怕送不走。请笔仙就方便得多,只要两人共执一笔在纸上划就可以,而且请来的是自己的前世,安全得多。
    我跟他试过一次,他把身上的符掏出来放在一边,教我身子离开一干物事不得碰触,和他共执一笔的手也悬空,过了一会儿,笔不动。他想了想,突然站起来说,忘了把玉摘掉了,玉是辟邪的。
    过了一会儿,笔动了。接下来的过程就是那支笔自己移动在纸上各个地方划痕。
    请笔仙是累的,因为手要一直悬着,终于支持不住了以后,他就说走吧,那支笔滑到纸外去了,他站起来把纸烧掉,算是送走了笔仙。
    有人怀疑笔在移动是人使力的结果。我是没有动的,我宁可相信那支笔,确然是在移动。有两位朋友也试过,笔稍稍移动之后,双方俱怀疑对方用力,相互看了一眼,结果笔就再没有动过。那次没有问出多少结果来,同事跟我解释说,信得越深,答案越确,而且笔仙初来会同人开玩笑。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