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散文随笔

 主题:食趣小撷——生吃蔬菜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6-21 03:07:56.0


 

有很多蔬菜我是生吃的,萝卜番茄之类固然生吃,连青豆茭白也不放过。
    很小的时侯寄养在外婆家,家人把我放在床上,青色帐幔垂下来,拿洗净的小段茭白给我吃,生青脆嫩,我似乎记得她们到田头去把茭白拔起来,剥掉叶子拗成小段的情形,仿佛我就跟在她们后面,但如何我又在床上?记忆纠缠不清。现在再吃生茭白,咬了一口问自己:这样东西也能生吃吗?
    到现在仍然吃的是胡瓜,萝卜和番茄。
    胡瓜就是黄瓜,但是家乡的胡瓜颜色清淡,作嫩绿色,那深青色粗如儿臂且生满倒钩刺的,要远在念高中以后才见识到。胡瓜形状胡乱,如拳,如棰,如弯拐,如直条,各各有之,那时卖得便宜,家人碰到过五分钱一斤的收摊价,在菜场和家之间往来几趟,掬捧一空。
    番茄也是当作水果来吃的,酸中带甜,这许多年来,仿佛只有番茄的味道是不曾变过的,变的只有形状,从拳头大缩到樱桃小,从圆滚拉成纺缍形。
    萝卜的种类就多了,小时侯最常吃的是白色指头粗的一种,约略三寸长,用手指耐心地把皮剥尽,清甜微辣。母亲把整条萝卜密密切好,不切断,卧在碗中时看来仍是完整的一条,拉开来便成螺旋状、弹簧状,浸上酱油、味精,过一段时间萝卜浸渍入味,便可以用来佐餐了。小时侯顶讨厌萝卜煮熟吃,也不大爱吃这种酱油萝卜,总之入菜便不爱吃,总要在菜篮子里拣了来生吃,吃到肚子疼才遂心。后来开始卖一种红萝卜,叫心里美,淡紫色的外皮,不记得好不好吃了,但是自这种萝卜起,有了空心与实心之分。指头萝卜是无所谓空心的,那样小一条,若再空心,便成一层皮了。初到外地念书时去学校的菜市场看,黄瓜粗大倒也罢了,萝卜土豆皆比家乡所见放大十倍左右,登时目瞪口呆,心生恐惧。
    偶尔我也吃青豆。蚕豆与豌豆我都试过,母亲叫我剥豆子,我也不知怎么想起来的,剥开来便往嘴里一丢,青的,中间还有待生的胚芽,有蔬菜的生涩感,总之吃起来知道是生蔬菜,或许因为青豆例不在生吃一类中,有心理负担?
    大葱我自己没有吃过,但是看过别人吃,三下两下剥尽,直接醮着酱油便能咯吱咯吱咬下去,广东同学大叫:“你们怎么什么都吃!”而我手里正握着半段生萝卜。
    我同学讲他父亲能拿起一条辣椒就吃,我深以为信,但是自己从来没有试过。
    我还试过生吃青菜。因为从三毛的哑奴里看到,她把哑奴送的白菜扯一片叶子下来,切成细细的丝,就那样吃掉了。我也来吃,但是调配不得法,生青菜看来不象是给人吃的。
    听同事讲,他在河南的时侯亲眼看到有人拿蒜头到火上略烤一烤,揉得软了便和着土沟里的水吃下去,他感叹说:“这样竟然也不生病。”醋浸大蒜头是好东西,可是真不敢让人多吃。

 


此文大意是灯灯吃素的前前后后。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6-21 03:18:52.0


 

茭白是什么啊?


  西红柿我是从来当水果吃的,只是味道也大不如前了。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6-21 03:28:55.0


 


  茭白是一种类似笋的东西,拿来清炒很好吃、、、、、、

凤兮  发表于2001-06-24 05:09:02.0


 


生吃茄子等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6-24 13:41:04.0


 

方法:
将茄子在桌子使劲地摔十来次,力气小的可多来次数
至茄子里面已全软的时候
划开一条口放上盐啊辣椒JIANG之类的
当时我是百吃不厌
两三条茄子可做一次饭来使
长大后家里条件好了
再吃却觉得全不是滋味了

还有一种新鲜事是吃黄瓜南瓜之灰的雄花
还有红苕尖
不过那都是炒着吃,真是难得的美味
虽说贫贱家庭百事哀
我到是觉得很有趣的,肉没吃着吃了许多好吃的菜至今回想起来仍是回味无穷。


  太好的文章:)写吃这样写,为大家作了示范:)

苦雨  发表于2001-06-25 11:13:40.0


 


茭白在江南最盛行,田里有种的,四川叫高笋,和竹笋相似但味道全然不同

西湖初遇  发表于2001-06-25 12:18:53.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