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蛾

诸葛暗  发表于2001-04-15 09:06:56.0


 

一个朋友死了。 
  这几年来,一直害怕听到他的死讯,却终于还是来了。 
  这几年来,知道他正往一个深渊滑去,却无法伸手拉他。对他来说,拉与不拉,都是痛不欲生。在堕落的过程中,他遍体鳞伤,却又享受堕落。 他死的样子我没看到,那样子却一早就在脑子里。他骨瘦如柴的倒在一堆破烂里,手臂上还插着针筒,黑色的血回流到了针筒里,针筒还在有生命一样的轻颤。 
  九六年认识他,在天津。我们一起在一个工程队里出卖劳力。偷懒抽一支烟的时候,常常会聊起很多,他知道我许多年来对一个女孩一直念念不忘,我知道他来天津是为了跑路和戒毒。 那时候每天晚上都会喝酒。猜输了拳的一仰脖子把一大杯白酒倒下去,放下杯子又来,到酣处一起狂吼:“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然后拉开窗户,把杯子和碗乒乒地砸出去。 
  有一次我醉到在他床上,叼着的烟头落下去把他的棉被和毛毯烧穿了一个大洞,呛醒的时候看着满屋的浓烟和来救火的人,他和我一起哈哈大笑。第二天把被子扔给了一个乞丐。 
  还有一次我和他一起把宁河县一个地头蛇痛殴一顿。警车来的时候我让他先跑,我知道他正被通缉。晚上他来派出所给我送烟,接过烟的时候我很感动,我明白这一盒烟他担着的风险。第二天我被放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他来接的我。回到宿舍时我看到房间里摆着一桌酒席。工程队里所有的老乡都在等着我。 
  一开始我常常在深夜听到他全身冷汗强自抑制的痛苦,慢慢的他脸色红润起来,食量也越来越大。他看自己残缺的左手,那是被他自己砍掉了两根手指。我说;“戒了就好”他不说话,一脸深沉。回家后他依然东躲西藏,但是常常来找我,慢慢的越来越少了。有一次我看到他小便时很久拉不出来,我说:“你又抽了”。他猛的一拳砸在墙壁上。 
  最后一次见到他,已经是一副皮包骨的样子了。他来找我借钱,说是要去外地戒毒,我叹一口气跑去借来了钱。那以后,我只偶尔在一些朋友口里听到他零散的消息。 
  家里还有他的一张照片,微笑着朝镜头举起一瓶酒。他说:“这是他最满意的一张照片。”我在照片前摆上了三支他最喜欢抽的那种牌子的烟,斟了三杯酒,剩下的酒,我半蹲着喝了。 
  常常会把吸毒者和飞蛾联想到一起,受到光的诱惑,奋不顾身的扑上去。光也许是罪恶的,但断送了自己的,还是自己。 
  十三岁以后我再也没有流过泪,尽管常常很悲伤。

 


  很感人,读了想哭~~

亦雨  发表于2001-04-16 01:06:38.0


 


真的很感人,第一个这几年

木川5721  发表于2001-04-16 17:22:10.0


 

来删去,倒数第二句关于蛾子的比喻删去,这样就会完美一些了。全篇都 贯通着一种情绪,没有必要在结尾的时候扯上蛾子,再说,用火来和毒比也不恰当。题目改一下就好了……


  我是很没有出息的,常常对着屏幕就会掉下泪来……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4-17 01:17:55.0


 

我倒是觉得蛾子的比喻很好,面对诱惑,抵制不了,错不再诱惑,而在自己。经历过什么,痛也好,笑也好,全不用怨天尤人,或者谢天谢地,所有的所有,我们只需对自己负责。受伤的时候,我会流泪,不会怨恨。套用句大实话,一切都是自找的。


  常听人说,毒之所以难戒,是因为难戒心里对吸毒后飘飘欲仙的感受的追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4-17 02:17:25.0


 


  真是很凄凉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4-17 03:21:59.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