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完美四题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4-17 02:05:47.0


 

多年前喜欢用绿色装点我的房间,绿的窗,绿的门,窗帘、桌布、床单、被套,一直到房里的花盆,全是深深浅浅的绿。那个花瓶说来极简单,我把啤酒瓶摔碎,捡起那些玻璃碎片,放进一个无色透明的玻璃盆里,再放入水,就是一个花盆了,迎着光看过去,感觉那莹莹的绿在流转,盆里种的是喜水的植物,如水葫芦、茨菇什么的。
在那份绿里,我喜欢着白色的服饰。
到街上,远远地见了白色的服装,便会吸引着我走过去。
熟的朋友总会问的:“你喜欢什么颜色?”
我总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黄。”
朋友多半不信,因我的衣服和饰物里,最少的就是黄色的。
我只好耐心地解释:“我是黄种人,没办法与黄色的衣服相得益彰;虽说这里是红土高原,但是以黄土为主,再用黄色去布置房间,不够清爽。”
其实我是担心,那样粉粉的嫩黄,要怎样的晶莹剔透的人才能与之相衬?那样灿灿的金黄,要怎样热情灵动的人才能穿上身?
心中的最爱,却不敢轻易去尝试。于是,我用蓝天与黄土调出的绿色为房间的主色,于是,我喜欢穿未着色的白衣。就因担心,我用我最爱的色彩去装扮,达不到一份完美。

也许,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凡事总要强求尽善尽美。就是订本草稿本,也要把纸张裁得整整齐齐,用我喜欢的彩色画报做封面。这是不是本末倒置,一直没有细想过。
在一个初春的夜晚,考试前恶补代数的我,请了邻居来教我做那些习题。他把那些莫明其妙的公式在草稿本上一遍又一遍地推算给我看,一个晚上,用了我四本半草稿本。临走时,他极不好意思地说:“看我,这么漂亮的本子一个晚上就用完了。”
我并不觉什么:“没关系,我还有好多这种本子。”
但他再来教我做题时,却自带了草稿纸。
那几本草稿本一直没有丢弃,只是为了告诉自己:草稿本,不用那么精致。

人类对完美的追求是有点古怪的,如一朵花开得异常美,就说:“太象假的了!”因为不敢相信自然有这种把花朵完美到无瑕的力量;人造花做得美丽,就说:“象真花一样,这样逼真。”因为对人类本身不敢相信,要凭借自然事物来证实完美。
不知道,是谁做了谁的证明,是谁,映衬了谁的不自信。

那天,我们去看舞蹈诗剧《泼水节》。
泼水节的由来早就知道,说是在美丽的绿色乐土,傣族人民在那里幸福地生活,火魔因爱上一美丽的少女却得不到,一气之下烧毁了那个地方,为了水不干涸,那少女与火魔周旋,然后,杀了他,他的头落地时,燃起了大火,为了不让火势蔓延,少女抱住了他的头,乡亲跑来,用水浇在少女身上。
那一天,就是泼水节。
火魔自然是坏人,且凶神恶煞,这一点是无用置疑的。
那场舞剧表演的就是这个故事。
对生命对土地的热爱,乡里乡亲的友爱,男女相悦的心心相映,没有一句语言,全用音乐和舞蹈来表现,淋漓尽致之余又带来无以伦比的震撼与美感。除了美,再无别的形容词。
但就是这样一场完美得挑不出瑕癖的舞剧,让我对完美一词产生了怀疑。怀疑是从少女答应与火魔相伴那场舞蹈开始的。
服装、音乐、舞蹈,所有的配合自然是完美的,本就是用这些来展现一场无终的情爱。只是,火魔的那份喜悦,映衬得花朵开放,群鸟飞翔;那份喜悦,是泉水,清清甜甜从山肚里流出,真纯而不做作。那份喜悦太过逼真,真的让人不忍去伤害,让人去怀疑,有这份浓烈情感的人会做出那种放火烧毁一切的残忍之事。
如没有一份大胸襟,哪里能够只为付出而全心喜悦!
走出剧院,心头有压抑,为那火魔的深情,那明明是传说里十恶不赊的大魔头!
那时明白,有时候,完美就是缺陷。

 


  菊斋中人,大半是追求完美的吧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4-17 03:31:41.0


 


如果我的一本书,被人看的旧旧的还我,我宁愿再去买一本藏着!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04-17 03:36:48.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