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初恋情怀——必得忧伤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4-24 00:47:17.0


 

好想把情窦初开的情真意切绕成一枚心结,在寒风或烈日下清纯地缚住我一世的情怀。 好想把那深秋翩翩迎我而来的步履刻为模子,一张一张映为我今生永恒的风景——色彩偏蓝或偏黄是无关紧要的琐事,我要的只是你那敲响我沉寂千年的脚步。 在有月的夜晚,与月遥遥相对,细细盘算着,爱恋的,是你还是青春。上弦时,我爱的是你,是青春的你;下弦时,我爱的是青春,是你的青春……月圆时,我爱的是你和你的青春。 在无月的夜晚,看不到一丝光亮。也许年老时,会有你的白发映我为池中红莲,哪怕皱纹已满面;也许无月的夜,会有你牵我不再纤纤的手,一路慢慢走过。月光不是从天上来,也不是从你曾经清亮的眼眸里来——那时,你该已老眼昏花,看我仍如红莲妩媚;月光不是从我曾经清澈的眼眸里来——那时,我的双眼该已浑浊,看你仍如当年,仍如那个深秋,那个风声响起的夜晚,你翩翩走向我的那一刻……月光,从记忆里来。 雨滴零落的时候,我在灯光下打磨初恋:把初字磨去,想把那个恋字,刻为一生的痴缠。因我想对所有的人说:我没有初恋,我有的,是一世的爱恋,这份情感,要延续我一生。 风声响起的时候,我任绵绵的思绪随风——不是思不是念,没有一个人,能把自己思念。 没有一种相守可以天长地久吧?就算梧桐又在浓绿。 离别是一开始就埋下伏笔的。 太年轻的我读不懂每一枚飘然落下的梧桐叶上、那经历了四季时光的纹路谱写的柔情;太含蓄的你看不懂轻摇于树枝上、红艳如断肠草的果实、那每只樱果的深情——那个断肠草的故事,那个用了真情的人为表示自己的忠贞,吃下检测真心假爱的断肠果,但却死去。故事里清清楚楚地说:你用了真情,所以你断肠。 断肠的不是真情不是假爱,只是离别。也许,用了真情的人,一定得断肠,尘世里,我避不开,你也逃不掉。 在泪水该落的时候,我起身离开,只为不让你看到我的悲哀,只为了呀,你的记忆里,我永远是盛放于山间的一株白山茶,点缀了你的青春,你的山林。 在泪水该落的时候,我转身绝尘,只是为了,不看到你的痛与恨,你那呼啸如风,深如海的痛楚…… 也许,第一次的爱恋,必得忧伤;第一次的托付,我们避不开两败俱伤。 也许有种离别是命定,哪怕我们曾有过世间最美好的相遇——又或,相遇因离别才美丽。 也许有种心伤是难免,哪怕我们曾想以生命许下这份承诺——又或,难免的只是,想用青春去无怨无悔轰轰烈烈地爱一场。 时至今日,时至风轻云淡的今日,抛开了所有伤与痛的我行走于大千世界,笑迎种种千年不变的悲与欢,一一沉淀下所有因岁月奔流而必带的杂质,只为一如既往地拥有我以生俱来的柔情与浪漫。哪怕,你已隔了千重山万重水,哪怕,你已随时光隽永进了记忆,再也不会在一个深秋的夜晚,踏月光迎我微笑而来,抛一地的梧桐叶在身后。 我只是一名女子,一名你生命中的过客,丰富了你的岁月和情感的、喜穿白色长裙的女子。 刻骨与铭心的,是我自己,是我于这场情感中拥有了岁月的美丽与飞扬了年轻的梦幻。 风来,一样吹我的白裙飘飘,一样把我的长发,吹得飞扬,一如当日,一如你笑对同样的我说:“确是幅风景”的当日。而我的心底,不再存有一丝遗憾,没有什么不能够遗忘,没有什么能够长驻于心——除了那一日,除了我迎风而立,白裙飘飘,长发飞飞,身后梧桐浓绿如我的青春,你带着一生一世的爱恋,微笑着、深信不疑地迎我而来、天空在你身后蔚蓝的那个盛夏…… (应朋友命题——初恋情怀)

 


所有的初恋,都是古典的爱情;可惜所有的古典爱情,都将终结,不终结于断肠,就终结于

江 枫  发表于2001-04-24 01:34:51.0


 

标题: 所有的初恋,都是古典的爱情;可惜所有的古典爱情,都将终结,不终结于断肠,就终结于现代爱情媚眼儿的蛊惑!唉……

内容:


好文字炫然闪耀如珍珠。我一一拾起,只是没有好篮子,怎么装回去呢?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25 05:58:3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