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飞鸿踏雪泥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4-29 04:32:11.0


 

飞鸿踏雪泥

清晨五点,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一只贝壳旅行袋,一把伞。大家都喜孜孜的,仿佛是去赴自已的婚礼,其实,不过是一次短暂的旅行。那是一九九八年,大学的时候,八个人,去承德。
在太阳还没有升起时,清晨便有夜的清凉。我把手掌轻轻按在车窗的玻璃上,清澈的寒意立刻沿着皮肤衍生上来。雨,一点一点斜着飘,接触不到那些颗粒,但深深地知道,即使在车厢里安之若素,还是轻舟过了万重山。
一直喜欢看关于旅行的书籍,看那些奔波的人、纷纭的事、流动的风景、浪迹的心情。以前和一个朋友谈起最想去的地方,她说她最想去撒哈拉,在奇寒的夜里缩在睡袋中只留一双眼睛看星空,身下是茫茫大漠,这是内心有些郁结的年轻人"生活在别处"的幻想吧,她以同样的问题问我,我只好认真地说:“我最想去的地方,是自己的家。”
小时候是锦州、沈阳、山海关、秦皇岛,然后是北京、武汉、贵阳、成都。我记不得每一个城市的细节,因为每一次行走在陌生的土地,我的脚步都是匆匆,总是,无法做到别人那样悠闲散满地欣赏风景,总是,想着回去。说到底我是一个极端恋家的人,我舍不得身边的一切,从前在东北的家里,就是从公园看花展回来,也觉得那没有根的鲜花总不如自家楼下的绿杨树来得亲切,站在窗前感觉它那婆娑的树影碧绿而深情,似是故人可以厮守终生.
一年一年长大了,小时候的一些梦想,朴素为手上一串铜圈拴住的钥匙,而钥匙的背后,是家,干净的棉布床单,自己漆的绿地面,阳光照在清早的窗,微紫的光线里有琥珀白的晨酣,而我守着它,看它在朝阳与落日下光影细细,我自己感动了自己。
这几日我病了,到医院打针打点滴,看到幼小的孩子被爷爷奶奶抱来打针,有一个哭闹后停在长辈的臂弯里睡着了,旁边的一个小男孩在妈妈身边玩玩具,他对面的小孩子在咬他爸爸的衣服,他们围着我,使我感到了孤单,曾经,我也这样幼小,有好多人为了我担忧发急,有好多人心甘情愿照顾着我,那是家,而我永远是最娇气的孩子。
然而,筷子捏得近,注定要远行,是命带驿马。从北方辗转抵达这一处叫做武汉的城市,却发现它的雨和雾,总令我寂寞慌张。在雾气昏昏的雨里我学习生命艰辛的功课,只是我的成长缓慢又迟钝,我知道那是我的从前,太过于完好的缘故。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飞鸿哪能复计东西.
惊鸿一瞥,稍纵即逝,即使是对于一个足不出户,渴望着安宁的人来说,行走与奔波也是一种宿命.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古人说“人生如寄”了,只有深深知觉了这份苍凉而热烈的永无休停,才可能说出这样无可奈何的四个字吧,人生纵使惊涛拍岸,放歌纵酒,然而匆匆之间轻舟过万重山,说到底,仍是最忘情的一场旅行.

 


  有人客舍似家家似寄,有人心甘情愿踏足在一块土地上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4-29 04:55:32.0


 


  人生是场苦旅,家是可以安睡的地方。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4-29 05:04:21.0


 


  春雨楼头尺八萧,何时归看钱江潮!

醉里挑灯  发表于2001-04-29 06:54:42.0


 


"朴素为手上一串铜圈拴住的钥匙",如此温馨的一句!!!千言万语已在其中了。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4-30 00:29:32.0


 


我也想家

胖墩儿  发表于2001-04-30 03:30:32.0


 


豆子 终于又看到你的文章了 感觉沧桑依旧

秦布衣  发表于2001-05-01 17:56:57.0


 


想不到,贪吃的豆豆有如此美丽的文笔

木川5721  发表于2001-05-04 19:00:14.0


 

一路读来有种轻松的寂寥感生出来,从家里出来是和平时期里我们这些旅人的共同经历,就象是我们的上一代经历了上山下乡和文化大革命一样,但是家和旅行在豆豆这里却象魔术一样成为一体了,走也好停也好,人生不过如此么……
不喜欢女孩子下一些关于人生的结论,但豆豆的这个结论真的不太好反驳呢。


  “,筷子捏得近,注定要远行,是命带驿马”亦雨有和豆豆相同的感觉!

亦雨  发表于2001-05-05 07:47:48.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