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美人、神仙、鬼——上海、杭州、京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5-10 11:54:14.0


 

美人、神仙、鬼
           ——上海、杭州、京
美人迟暮

不知道想到上海怎么会想到这个词,只知道她用她那恋恋风尘拥抱了我。走在这个城市的街道上,没有丝毫的陌生,就像走在回家的小巷里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气味,空气中微微飘动的桂花头油的香味,绵绵的雨润湿了我的臂,我苏绣的袍子,我棉的鞋袜。我在黄浦江畔深深的吸吮着她的体味。这个迟暮的美人呀!

我因她的冷酷来到这里,却因她的温情而迷恋。徐家汇的栋栋高楼刺痛了我的眼,刚刚从地铁里钻出,头脑还沉迷与那现代的怀旧气味中,这突如其来的明亮却让我伤心。还好天是阴的,温温的,她终是失不了那暗暗的味道。那一刹,我看到一个古老的现代上海亭亭的立在面前,现代的躯壳紧紧的包裹着她,却又一点点的被那内在的气韵瓦解着。谁说上海只是个现代化的都市,谁说她不象北京、南京那样有着深厚的文明堆积?那两个文明中有着太多的血腥气息,而上海却积着一股浓浓的脂粉香,有腐烂的,有新鲜的,女子的味道。暗暗的发笑,在这个大男子主义横行的国度,这个小小的女子却款款游走于那些金戈铁甲之间。

慢慢的穿行于蜿蜒的巷间,没有想象中的黑瓦白墙(那些在周庄之流还可觅到),只有一座座歪歪扭扭的小楼,泛着一股沉沉的味道,旧时的时光流在那窗外斜伸出的细细的手臂上,微微闲着的栅门仿佛仍会依依的走出个窈窕的女子,软软的唤你。上海的女子都是轻盈的、瘦瘦的、小小的 ,经不起风霜的样子,漂亮些的更是带了点点的放纵的张狂,很精致的活在狭小的空间和自己美丽的想象中。在上海女子面前,我为自己的粗糙低头,却又知道其实那也是自己骨子里深藏的东西,也许是哪次的流徙散了亲人离了家园呢?

呆在上海没有这许多的思绪,可是回到北京,静静的坐着,才发现上海的味道一丝丝的泛了上来,紧紧的缠绕,密实的压着人喘不过气来,才知道自己早把一颗心儿抛到了那里。这个女人牢牢的吸引着每个经过她身旁的流人,越聚越多,最后都被她吸附,用他们的精力塑自己为美丽的星。

喜欢上海,在微微的细雨中扬起头,伸开手臂,没有人会给你希奇的眼光,这个迟暮的美人用爱怜的眼光望着你的一切,她骄傲而自信的知道你终会成为她裙裾上的一点亮光,或露珠,或珍珠。


慵慵

杭州是慵懒的,在这里你纵有紧张的心,也紧张不起来。就想马不停蹄的赶着脚步却原地不动,周围的人还会好奇的望着你,有什么好急的呢?他们奇怪。有什么好急的呢?你也奇怪,于是慢了下来,慵慵的混入人群中。嘻嘻,杭州在偷偷的笑着。可是你却浑然不觉,因为太舒服了。

我宁愿没见过白日的西湖。鼓噪的人群,密密麻麻的各类船只,随处可见的白光闪闪(自然我也未能免俗),这就是西湖吗?宁愿在自家的浴缸中闭眼神游。可是我幸运,见到了晚日的西湖,更幸运的是见到了暮雨的西湖。刚出了浴坠着一缕湿发的西子站在我面前了。没有白日的喧闹,静静的湖面上荡着粼粼的波光,一长一短的摇曳着堤上映下的灯火。苏堤与白堤静静的卧在她的身旁。象棋刚才飞身从断桥下冲下的感觉,凉凉的风润着我的脸,偷偷的想,我的许仙在哪里呢?来到这里的每个女子一定都想着一袭白衣,撑一顶纸伞,在月影下静静的等着自己的许仙吧。着许多的白素贞?有趣。可惜雷峰塔已倒。听说还要重修,我到宁愿他就那么坍塌下去,破破烂烂的散在那里,让法海那个老混蛋慨叹到死。

到了西湖无须说话,说话也是多余,你只要抛去一切,静静的想着一切美好的事情,那波光的水面就是幸福上演的舞台,不要着急,时间足够长,舞台足够大,让你的美好一点点的都铺展开吧。那飘落的点点瑞雨是你的观众,你能感受到他们的激动吗?和那在睫毛上跳动的足尖。梦醒了,眼开了,人倦了,回家去了,明夜的西湖依然如此等你。我倒想化成西湖里的一尾红鲤,偷偷的窥见世人美好的心灵。

我在飞来峰飞来飞去。夸张!实际上应是钻来钻去。那无数个洞洞让人想起童年,嘴里大声的喊着虎虎~~~~然后悄悄的掂着脚尖挪动,钻过一个个洞洞“呵呵!抓到了!……哈哈……”来到这里的每个人仿佛都变成了孩童,玩累了,就在那汩汩的泉水中洗脚,踩水花。翠绿的山,翠绿的水,翠绿的笑声。“咯咯,呱呱,呵呵”大肚弥勒在笑哩,飞来峰也在偷偷的乐哩,嘿嘿。小孩子在偷偷的挠他的脚心哩。

不提灵隐寺,很美,可是烟香味呛的头疼,可是还是怀念那古刹旁黄昏下斜阳里婆娑的树影。
这个慵慵的杭州。我曾经想过游黄山是要穿胶鞋的,游北京是要穿皮鞋的,海南是要赤脚的,杭州吗,试药穿着拖鞋的。

嘻嘻,去杭州的时候可别忘了带双拖鞋呀,要草编的那种。



鬼界

   <永遇乐>
(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里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谢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尤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里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那首诗是写北京的,我一直这样以为,不管经过多少次的纠正。北京有点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他又反过来压的城里这许多人喘不过气来。北京是要用“他”来说的,正如上海是要用“她”来说的。不说这城市经历了多少沧桑,浸没了多少血泊,积压了多少具尸体,单说现在的他,依然是苍凉,永远的中规中距,城建如此,人气如此。再漂亮的王府井大街也依然要塑造出皇家陵园的气派,工作日走到那里不会有商业区的感觉,这是一座座冷冰冰的写字楼,走着急匆匆的人。北京不允许出现南京路的灯红酒绿的,他的政治味压倒了一切,于是王府井就更象一个景点而非一个商业中心。北京的上面有个大盖子,牢牢的压着你,你一进来,就无形 的被他压迫着,控制着。北京里的人,没有个性,冷冷的都是一样的面孔。你若这么说,北京会微微的皱起眉头,是吗?然后假假的巡视一番,没有呀。依然板着脸,度着方步,扬头而去。他不是不给你个性发展的空间,只是你的个性张扬要在他能容忍的范围内,过了头,他便指使着周围的舆论用眼光狠狠的把你镇压下去。

也许不应这样讲,毕竟我生活在这里,可是我厌倦了他的古香古色,古里古气,也厌倦了听他讲皇城根儿下的故事,那些沉芝麻烂谷子,积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城市,麻醉着的人碌碌无为的游走与城市的街道中。哪天深夜醒来,拉开窗帘,看楼下涌动的灯火,白日的人群,都是清一色白的脸孔,没了表情,幽幽的走着,鬼界,也许真的可以这么说。

 


匆匆而就,错字一堆,大家凑活看吧。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5-10 12:06:24.0


 


写游记写的很别致啊、、、

苏樱  发表于2001-05-11 03:36:45.0


 


小百写得好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5-11 06:36:10.0


 


  我眼中的北京是我行我素的。那天然的大气闲适是基于千年的文化底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5-12 01:49:47.0


 

标题: 我眼中的北京是我行我素的。那天然的大气闲适是基于千年的文化底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培养的。这里工资低,物价高,人却过得很滋润。北京其实是个很平民化的城市,包容一切。 内容:


记得第一次看你写扬州,文笔尚弱,这篇就有灵气跃动了。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5-12 08:34:49.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