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冬天

苦雨  发表于2001-05-25 00:32:59.0


 

  冬天是这文章的题目,定题目大抵有几种,一种是先有了想法写成了以后,再归纳个主旨的,还有觉得找主旨太费力,就干脆用文章的前两个字做题目,譬如《马蹄》《秋水》什么的。另外,也有人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想法,就翻字典,翻到苍蝇就写苍蝇,翻到金鱼就写一篇金鱼。好在现在由云裳儿出个题来写,省却了自己找题目的麻烦。好了,再不说冬天就跑题了。
   到天涯才知道文学的永恒主题果然是爱情与死亡,翻翻外国的书,冬天的话题也确实和死亡联系的紧密,英国的散文家查尔斯兰姆写新年的文章简直是在写死亡,就连安徒生的童话也不能幸免。
   但是似乎到了中国就不同了,中国人已经在秋天把死亡全部写完,(更有甚者如王右军把写“死生之大”的季节提前到了春天,难怪苏东坡要嘲笑他,“逸少临文总是愁,暮春写的象清秋”了。)对于中国的传统文人而言,冬天是一个展现自己高尚人格魅力的季节,松,竹,梅,是他们的岁寒三友,很多人的字号都和冬天有关,譬如雪斋,雪个,冬心,用松竹梅的更是不计其数,就连以宋朝宗亲身份仕元的赵子昂,却也能自号“松雪道人”。这些文人骚客在艺术创作上更是不遗余力地倾注对冬天,其实是对自己高尚人格的赞美,或许清点一下,有关冬天的文学艺术作品会大大多于春天的。
   知堂先生有《北平的春天》一文,是在说北京春天的坏话,令他喜欢的,倒是北京的冬天,因为在屋子里不象他的故乡绍兴那么冷的四周悬空,再不用呵笔炙砚。这样他就可以用冬读来代替春游了。
   对于知堂这样的书蠹,当然可以“冬读”。也有觉得不过瘾的,其实冬游也很有意思,
  譬如子猷雪夜访戴逵,要不是在冬天,就很难体现他“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的魏晋风度。说起冬游来,当然北有哈尔冰,南有广州,海南。另外我所住的杭州也是很有意思(虽然冷了点),林逋当年在孤山梅妻鹤子,估计是经常冬游的。
   明末大文学家张岱在〈西湖寻梦〉里有〈湖心亭赏雪〉一篇,记不全了,改天抄来看,有一句印象很深:“天与云与山与水共白,湖中倒影唯长堤一痕,孤岛一点,余舟一芥。”张岱的赏雪其实也很有孤芳自赏的味道的,文章末尾用书童的话说明了自己的“痴”。是啊,对于能有这样的“痴”,我也是非常的向往的,虽然有的时候身不能至。
   要上班了,冬天的话题就此打住吧。呵呵

 


  冬天,雪,自古是象征高风亮节。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5-25 01:04:41.0


 


  雪夜与梅妻鹤子是苦雨最喜欢的两个故事是不是?苦雨是博学之人,不要老是藏着不肯露面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5-25 02:42:29.0


 


哇,苦雨你看过的书真不少。^_^ 还故意说些什么“请教”之类的话来糗我们。

红茶.  发表于2001-05-25 04:58:03.0


 


大概冬天更适合文人吧,总是很清冷的样子。而且能省去不少俗世之事。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6-11 10:31:12.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