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我想我是一个俗人

凤兮  发表于2001-05-28 08:44:20.0


 

 


  特俗:)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5-28 10:25:29.0


 


那我可是雅人?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5-28 10:33:48.0


 

那我可是雅人?

(一)

我大概是个很自恋的人。换句话,就是很自以为是。

也许是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我觉得自己就是独一无二,我觉得自己就一定要完美无缺,至少,要朝这个方向努力。谁会责备完美?最是安全的选择。

“凡是靠近她的,都会分享到真理的健康气息”。罗曼罗兰语。

于是,便认为自己有信仰了。于是,认为自己很了不得了。于是,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了。于是,认为自己是个雅人了。

在这当中,岁月便如此这般的流逝了。

(二)

我真有我的骄傲么?我认为有的。我至少觉得自己是聪明的,真实的。

什么是聪明呢?不是有很多说法,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么?那岂不是笨得要命了?

什么是真实呢?幻像如此之多,我们如何能断言,什么是真实?我们如何能宣告我们看见的,我们说的和做的,是真实呢?

那么,我有什么?我除了自以为是以外,还有什么?我除了没有根基的骄傲以外,还有什么?

(三)

听人说,恋爱本身就是一场自恋,网恋则更是如此。

好不情愿地承认,说得有道理。我是个如此自恋的人,因此我便是个如此多情的人了。我爱的,不过是我心的折射,不过是我心的倒影,我象水边的纳西斯一样,一心一意地爱着。沟通的局限,使得人们有如此多的想象空间,使得人们如此心满意足地将别人看成自己。

我爱自己,我也将自己深深伤害。


(四)

在我们不长的青春里,我们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我们要忧伤,我们要爱,我们还要所谓的有所追求。我们还要不断检查自己,和自己斗争,把自己疲惫的心灵弄得更加疲惫。

可是,如果我们不做,我们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吃了睡,睡了吃么?我们快乐地空白地傻笑么?恐怕更要鄙视自己了。

所以,我们便那样热烈地,追求着崇高而雅的“真理”呀!


(五)

听说,苦难让人成熟。

可是,成熟当真那么重要么?我们追求的明理,是个什么样的理呢?恐怕我们自己都说不出来!可是,却还是固执地要去做。为什么呢?<<小王子>>里面,那个点灯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不停地做。是什么的命令呢?是本能?抑或是自恋?

据评,我是个生性热烈的人。别人总说性情“刚烈”,想必,如果要真去追求那份热烈,就要有相应的刚强在,才可以抵得住。我有么?

我有什么?忽然问自己一句。不敢回答。

(六)

我们的爱与恨,我们的醒悟和迷惑,都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我们是在给自己的行为找理由,还是照我们的信仰--也就是理由--去依样画葫芦地“行为”呢?孰为因,孰为果呢?这个世界,颠倒因果的东西,不也很多么。我们如何分辨得清!

可我,却是个十足的强求者。我愿意把一切都弄得清楚。我愿意用一个普适的公式表达这整个世界,整个宇宙。似乎,如此便完美了。

可是,我能吗?我辨清自己的能力都没有,遑论其他!

(七)

我们曾经告诉自己,等到有一天,我们长大了,便不再有现在的烦恼了。

现在我说,或许,等我们长老了,便不再有这些问答了。

我们会老么?或者,老了也是老顽童?我们多么希望自己不老啊。我们希望我们不停问答,因为我们认为有问答就有进步。

什么又是进步呢?我们往何处行?

(八)

今天,听见有人说,生命之重,生活之轻。又听见人说,生命之轻,生活之重。

谁轻谁重呢?谁更难以承受?

至少,我们得出结论:生活永远是对抗生命的。我们是自己的敌人,我们有两个声音,它们在我们的心里跑马,它们在我们心里割据地盘,相互激战。

谁是胜者呢?

(九)

佛说,无胜无负。

我们问佛,那么,有什么?佛说,没有什么。

我们摇摇头。于是,有的人苦思,有的人睡觉去也。佛看着我们。佛不说话。

(十)

为了投桃子报李子,风兄写五节,我便写十节。以示其黄世仁本性(利率=100%)。

又,以示雅要压俗,以正世道。


雅俗共赏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5-29 06:12:40.0


 


楼上的雅人俗人都是我喜欢的人。。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5-29 09:52:27.0


 


俗瓜记

凤兮  发表于2001-05-29 10:34:56.0


 

阿甘说自己是个很俗气的冬瓜。要我为他写个宣言,名称就定为俗瓜记。 
偶实在不晓得冬瓜也有雅俗之分,可既然人可分雅俗,那么冬瓜也未尝不可,否则偶们便犯了歧视冬瓜的罪名。要知道,冬瓜和人一样,都是生灵,既然是生灵,那么就应该平等,唔,真正是念不死的阿弥陀。(瞪眼睛)“喂~~~~,坐下,外面又没下雨,收什么衣服!” 
回来回来,偶们继续有关于冬瓜雅俗的问题。冬瓜为什么会是俗的呢?或者说偶们的阿甘大哥为何如此坚决肯定的认为自己是个俗瓜呢?凤兮同学认为自己俗,一方面是因为她很自恋。那么阿甘大哥自恋么?这个问题请同学们课下讨论,下周一交报告。 
现在我们继续讨论关于阿甘大哥的俗气或者俗瓜问题。 
首先,阿甘大哥很怕死,偶知道而且是严重肯定的知道。阿甘同学曾经不止一次的谈到这个问题。他很怕死,很怕很怕,简直就是严重怕死。雅人是应该视死如归的,有文为证:“民不畏死,奈何以死畏之。”如果有这么一个标准,那么阿甘同学符合俗瓜的一个标准。 
其次,阿甘大哥很喜欢威胁人。常常威胁偶道:不听话,就把你卖到肯尼亚去。偶很害怕,偶害怕做肯尼亚人,那儿的人太瘦太黑,偶喜欢自己白白胖胖的。昨天又威胁偶道:让你到印尼做华侨。偶不想去印尼,偶讨厌大太阳,尽管阿甘大哥说太阳比他的脸还要小,可偶还是不想去,所以偶只好说偶服气,偶很服气。识时务者为俊杰,偶只是一个俗人。喜欢威胁人,还喜欢让人违心的说偶佩服,应该也是俗瓜应有的表现之一。所以,阿甘大哥又符合了一条。 
再次,阿甘大哥还喜欢说“嘻嘻”。诸位都知道,嘻嘻一向被认为是小女儿之态。偶严重诚恳的向阿甘大哥提出这个意见。阿甘大哥眼睛一瞪,说:俺喜欢!偶只好摸摸鼻子,乖乖走开了。偶知道当阿甘大哥瞪眼睛的时候,下一步准是又想把人卖到肯尼亚或者印尼之类的地方去了。偶很害怕,所以偶走开。阿甘大哥看到偶走开了,就会很得意的说:“喔!”然后就会“喔!喔!”的喊下去。太难听了,偶只能背过身去,捂上耳朵。 
再次,阿甘大哥向往做暴君。常常关起门来,对着镜子练。偶曾经在门缝里瞧见过,。阿甘大哥有意把牙齿涂黄了,(偶到现在也不晓得阿甘大哥为什么要把牙齿涂黄,难道暴君都是黄牙么?)然后穿了件黄色的袍子,坐在一个很大的轮胎上,脑袋上似乎还带了一个皇冠似的东西(这只是偶的猜测,要做暴君,自然要带冠冕的。可是偶实在觉得那个冠冕很象钟表上的齿轮。偶当然不敢说,偶害怕去肯尼亚。)然后阿甘大哥会在宝座上狂笑,然后“喔!喔!”叫上一番。偶看到这儿,实在害怕的紧,就偷偷的溜了。 
写的已经很多了,偶得看看,阿甘大哥要是看了不满意,真把偶卖到肯尼亚或者印尼去,多么糟糕。偶想去西班牙看美女,可惜阿甘大哥说偶做梦。555555555555,偶只好哭。 可是阿甘大哥说他是哥哥,哥哥为父。好为人长辈,又是俗瓜标准一条。可是偶还是想喊一声,有这样的哥哥么!啊!声音大了些,偶惊醒了阿甘大哥的皇帝梦。偶得逃了,各位同学偶先走一步。那个绿水长流了,记得下周一交报告。不交的卖到肯尼亚去。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