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酒狂

江 枫  发表于2001-05-29 05:10:24.0


 

酒狂
——代阮籍作
江 枫


    正始年间的阴风吹过来,一颗又一颗的人头落下去。
    冥色中,一个幽灵,一个嗜血的幽灵,在天空中飞来飞去。
    旷野中,孤鸿哀号,翔鸟鸣唳。
    据说,士人的血,是甘露,是玉液,是琼浆。品咂他们的血,如品咂千年的香草与缤纷的落英。
    于是,总有一些目标被盯梢,被捕获,被吸干了血。
    殷红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流进了幽灵的腹。幽灵阴惨地一笑,随口吐出一枚红日。
    最不该暴露的是胸中的锦绣,但一袭薄薄的长衫,怎掩得住文采风流?
    死的尽管死了,活的苟且活着。一个叫孟子的古人,不知何时,在我的血管里培植了一种毒素。从此,那个旷古的难题,便燃烧成一堆烈火,日日夜夜烘烤着我的生命:生与义,难道真的不可兼得?
    但我不想慷慨赴死,世间没有任何一种死,能重于泰山;我不想用自己的骨骼,支撑义的殿阙。我只想活着,但我又不想跪在地上摇曳降幡,那会比死还可怜。
    又一道红光迸射天外,多少朋辈顿成新鬼。我从血泊中慌忙爬起,战战兢兢地逃往山林。一骑得得的马蹄,踏破空山的寂寞;一声悠扬的长啸,惊起栖止的山鸟。但我耐不住这空空荡荡的清寂,我无法承受这生命的自在之轻。济世的美梦虽已破碎,但我不想让晨钟暮鼓和缭绕的香烟,蹉跎这生命的庄严与华美。挥挥手与大人先生揖别吧,此刻,山头上的晚霞,红得如朋辈们的血,血光的周围,盘旋着成群的昏鸦。
    人生常常会遇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就像我的牛车突然会停下来一样,前面已是万丈深渊。除了返回,我别无选择。仰望苍天,我号啕大哭。我的泪水,注满了深深的广武涧,与过往的英雄泪汇合成一川汨汨流淌的悲哀。
    回到尘世时,我的泪痕未干。
    刀丛闯不得,庙堂居不得,山林去不得,无可奈何中,我只好逃往酒肆。
    酒肆是一个最安全的天地,酒坛是一方最静谧的乾坤,且将我以后的岁月都浸泡在酒中吧。
    干!一仰成秋,再仰冬已深了。
    青眼,白眼,其实都不如醉眼。就让我长睡勿醒吧。再多的醒,无非是灰色的无奈,无非是红色的恐怖,无非是高一声低一声的嗟叹。
    自从学会了长啸,我就忘却了人言。我的啸声如鸾凤长鸣,响遏行云流水,在山野林谷间盘旋回荡。但是,当我的啸声越来越臻于完美时,我身上的发音器官也就越来越不属于人类了,而是属于不再有任何威胁性的鸟类。别人为我的长啸喝彩,我却为我的长啸哭泣!
    干!一仰春到,再仰春已归去。
    逃,已成为我生命中的一种格调。抱了酒,携了琴,登了舟子,我逃往那一去不回的逝川。但一路追杀而来的,还是那正始年间的阴风。我不想再追问人生,人生原本是不需要追问的。但我仍不免被一路追杀。逃,是逃不掉了,且将这一坛烈酒,做我生命的护身符吧。
    干!一仰即醉,再仰即睡。
    我的鼾声若雷。
    不要吵醒我,就让我的鼾声飘到宫闱吧,此刻,只有我的鼾声能护佑我的平安。
    酒已经找不见我的唇了,我沉重的肉身,醉如死尸,而那嗜血的幽灵,是从不碰及死物的。
    醉眼朦胧中,我依稀看到,那个幽灵,那个嗜血的幽灵,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从我的身上一掠而过……
    正始年间的阴风吹着。
    而我醉着。

                                      2001年5月28日于野草书屋

 


  ……江枫好久不来了。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5-29 10:23:34.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