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我自小器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5-31 09:59:52.0


 

其实,这也不算是我第一次来网吧了。
总有三两次了吧。
我记得在大学时,学校图书馆顶楼有一个闲置的房间,里面装满了淘汰的386电脑,和一个肥胖的,红楼梦里只合看灯守夜的粗做女人。我去那里,是为了练打字,每分钟打到三十五字,才合格,不然开学要交罚款。
我后来能打到四十多字,还得了优。结束考试那天下雨,我从考试的机房回来,看到图书馆的顶楼灯光,不由得一阵发冷。其实那里从来都人多,有时候还挤不到位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害怕那里。忘不了阴森燥热的时分,有人把鞋子脱了,那种味道……
那时街上还没有这么多的网吧,我的记忆,带着太多忍奈的成份,只能是不快乐的。我用着那破旧的机器,听那老太婆发感慨:她的丝绸衫子,她的发型,她年轻时学过芭蕾舞……久久之后我对她有了感情,不再去那网吧以后也遇见过她,觉得她在阳光下的样子还挺好看的,有人说她是一位副校长的家里人,我起初不信,后来见到一次那校长,也就信了。
到南方以后,我有了自己的电脑,但是有时候去别的城市,要上线收信,只好借用当地的网吧。
网吧在我的心里,从来都是一群十七八岁的青涩少年的圈子。是他们的沙龙。我自惭形秽,不敢去。
我想我是老了,比如今天为了使电话费不再超标,我决定去一下那一小时仅一元五的,且有冷气有音乐的网吧,但是为什么出发前我要费这么大的劲才下定决心?一定是我老了。
到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到别人都熟门熟路地进去,上机,我不知所措,吭哧了半天,才在别人的询问下办成了一个三十元的卡,跟别人学,走进去后称呼里面一个小男生为“网管”,然后他帮助我输入号码和密码,改密码。
网吧刚刚建成,还没有统一的卡,他们给我一张纸,写着一些字,就算数了,我又担心我自己搞错那纸的意义,问了两遍,觉得自己好土。
之后我上网,遇见了菊菊姐,茶美人,还有我的一个同学。又到江湖里被骗了一次,又被救了两次,见识了江湖险恶,认识了莫大先生和壹零零的好,养了一头羊,接着查资料。心下安静了。必竟来网吧是为了上网啊。
我从来事儿多,喝了一瓶饮料后又想嘘嘘,但是我忍着,不好意思问厕所在哪里。男的太多。
我就是这么懦弱。我旁边有两个人,坐在同一个位置上,起先男的坐前,女的坐后,后来女的坐前,男的坐后,但坐在哪个位置上不妨碍他摸她的腿,她抽他的烟。
她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就是最普通的那种街头女孩,没工作,也没学可上,男朋友自然一样形状,彼此合意。只是我不喜欢她抽一口烟就要顾意看看四周,不小心我回了头,她恰巧喷出一口烟来,我知道,她绝对不是故意要喷我的,但是我咳嗽起来的时候,如果有人说我在学一只刺猬,还真像。我生的是这个气。
我没有回答她的“SORRY”,我是中国人,不怎么会讲英语。
没有人注意她的潇洒,只那男的,猥琐在摸她,眼睛却盯着进来的女孩子看。
写这文章时灯灯来了,他问我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发牢骚,他说发出来比放在心里好。他说得也许不对,我发了这一通脾气,其实足够显得我小器。
我本来就是个小器的人。

 


不怎么小气啊!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5-31 10:55:14.0


 


  哈哈,原来你今天在网吧。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5-31 11:43:28.0


 


我爱你的小器。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6-01 10:34:00.0


 


  居然没有看到豆豆这篇,翻下。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6-07 06:38:36.0


 


  :)

大笨牛  发表于2001-06-14 10:08:04.0


 


豆子的文章照例的让我喜欢。

秦布衣  发表于2001-06-15 12:36:33.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