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画皮(新诗)

江 枫  发表于2001-03-16 03:07:35.0


 

画 皮*
江枫

我的口红是一枚小小的印
有声有色地
盖遍你的全身
于是你象一头金钱豹
吼叫着
钻进我长发的密林
睡莲睡醒的时候
已失去了前身
这一身迷你装
是我昨夜涉水偷来的

你颠簸在我身体的凹凸里
倦了
困了
睡了
一声轻酣
推开梦的房门
我就变成了门里门外的两个人

莲花的盛装累及全身
趁你熟睡的当儿
我要轻解这一袭盗来的罗裳
象后院梧桐树洞里的那条蛇
蜕去一层薄薄的皮囊
裸露骇人的新凉

我的黑发把黑夜染得更黑
我的酮体放射着冷辉
(如墓草中跳动的磷火)
两行爬行的清泪
在我脸上的沟壑里蠕动
(象两条通体透明的蛇)

后墙跟儿的苔藓已绿盈盈地活了上千年
但男人只爱风流一季的人面桃花
落选的旧人终于哭成了鬼
今生重新装扮了
来了前世的姻
而你
果然就爱上我了

其实每个女孩都是一具艳骨
难道你不爱艳骨只爱锦囊
难道一层藕荷色的脂粉
就是一曲蝶恋花的序幕
(爱情的喜剧更让人想哭)

男人的心事女人你就别猜了

我只想嗅一嗅你的一瓣心香
我红红的指甲如滴血的钢刃
(你说你喜欢它如熊猫喜欢尖尖的竹笋)
趁你熟睡的当儿
我要轻轻地
轻轻地
轻轻地
划开你的胸膛


注*:取自《聊斋》,其意相反。因为我理解画皮,所以
     我爱画皮!              
                    江枫2001年3月15日
                       于野草书屋

 


呵,画皮原来可以这样写。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3-16 05:22:56.0


 

我记得小时候看画皮,还是露天电影。回家的路上吓得不敢回头,不敢四下张望。。。
具体为什么害怕已经忘了,只知道当时是非常的恐惧了。


哈,只怕是叶公好画皮,真见了第一个拔脚的可能就是你。

城南  发表于2001-03-16 06:15:15.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