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夏日随感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6-06 22:50:56.0


 

日子是多么的短,夜又是多么的长。冬天是多么的长,夏天又是多么的冷。

六月了,居然天气转冷。几个多星期以来,阴雨不断,穿两件衣服都不够。清晨出门,飘着毛毛细雨,伴着潮湿的风,打在脸上,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又是一个早晨了。日子就这样滑过去。车窗外,熟悉的景物,也这样迅速地滑过去。车轮发出嘶嘶的声音碾过一道道水痕。猛然间,象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感觉是那么不愿意到达终点。不想要开始,只想要准备开始的等待。我愿意停留在这转换的过程中间,看着时间和空间飞快地向后飞去。哦。做什么梦呢。我马上就要开始新的一天,然后去结束它。我要去亲自书写这一天的起始和结局,不论是悲伤还是幸福。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坐在电脑前,想写些什么呢?我问自己。

我站在世界的舞台上,我看见重重的布景,我看见匆匆上,又匆匆下的人群。哦,我却看不见那无形的剧本!我心知情节的轮子滚滚向前,不可阻挡,我却徒然睁着一双渴望而疲惫的凡眼,看着,无言。

我搬家那天,下了点冰雹。不大。和朋友开玩笑说,简直是窦娥冤嘛。这里的天气是个孩子,简直没得什么道理可讲。这异乡的天空,就任由这顽皮的孩子在翻云覆雨。想到天上的神灵,也有好些是小孩子的。那位长着翅膀的小孩子,竟然掌管着人间的悲喜命运。哦,多么糊涂的天神啊。多么糊涂。

在这个夏日的宁静当中,我不得不怀有敬意和畏惧,对那隐藏在冥冥之中的天意,不论它是由那脸蛋如红苹果一般的小孩子,还是美丽聪明的姑娘,还是威严整肃的老者--掌管着。在他们眼里,我,不过是草芥而已。春天来了,他们会给我施肥,会给我成长的雨水,会杀死啮食我肌肤的虫子,他们也会怀着好意来修剪我的草叶,为了使整个草坪显得更加整洁美观。可是,毁灭的手也是毫不犹豫的。人谁会爱惜某一棵草?神谁会爱惜某一个人?一样的道理。

我深深敬畏那无边的天空。这两天,我都在实验室待到很晚,赶末班车回去。这时便常有低沉的黑云压在田野之上,田野是绿油油的,泛着点暗色,铺展在这北方的平原,一眼望不到头。那云就象是水墨在宣纸上洇出来的。我看过一些国画,那用或浓或淡的墨迹染出来的云,简直嗅得出来其间的水汽。可这真实的天空的云,画家是谁呢?那握笔的手,属于谁的呢?

我也深深敬畏那无边的未来。深夜里,没有旁的声音,只听得外面屋檐滴水,一声声,就象时间的脚步,不疾不徐,有条有理,既不张扬,也不闪躲,就这么踱了过去。拉开百页窗,赫然看见一轮明月。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以前在我的印象里,夜空不是很深很深的那种靛蓝,就是神秘温暖的深紫,可是,我发现夜空的颜色,是纯粹的黑。哦,那黑色在明月的白光下是多么的幽深莫测啊。就象光阴的河流,不知终点在哪里。

我还深深敬畏我脆弱的生命。它是由那么多、那么多的器官组成,每一个都有可能发生故障,它们之间,又存在着那么多微妙的平衡,无论哪个被打破,生命就要消逝。可是它仍然存在着,每一滴血液,都去向它该去的地方,我的肉体,这庞大的机器,仍然奇迹般地不停转动。我做饭给它吃,我给它做清洁,我给它穿上衣裳,盖上被子,我又请它安宁地睡去。我还要老老实实照顾它的爱和哀愁,要倾听它的笑声,要拭去它的泪水,我要请求它不要自起波澜,安静地走平日的轨道。哦,我轻轻地摇头:多么麻烦,多么让人头疼的一个孩子呀。可是,我顺从它,我的芦苇一般的生命。

这个夏日里,没有蝉声。我便静静地,静静地,象一只小竹排,滑过水面,荡起微微的波纹,不多一会儿,也就消逝了。谁也不会看见我,谁也不会听到我的声音,谁也不会看懂我写在水上的文字,因为,它们很快就消逝了,象我一样。所有这些眼泪与微笑,这些温柔的念想,和无声的叹息,也会消逝在这宽广的土地上,什么也不留下,就象我一样。

 


小桥喜欢把什么都比喻成孩子,真好!

*海沃兹  发表于2001-06-07 00:39:47.0


 


  再感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6-07 00:45:54.0


 

总有些东西是要远去的,比如东逝的流水,比如这样一个春天,比如我们的娇美如花的红颜。春天它再来的时候,将是崭新的,蓬勃的,它不会记得那些伤春泣红的诗句。而我们的青春,它一日一日的远离,它不会回头,它将我们的思念越拉越长。记得也好,忘记也好,所有近的都将远去。 总有些东西是留下的,好像泪包裹细沙结成的珍珠。岁月的长河里,我们记着的不是痛苦,而是那些让我们的心柔软的流泪的忧伤。当痛苦转为忧伤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不会去恨。所有我们经历的,无愧吾心,无愧无生,都是美丽的。多年以后,我们会感谢上天,它给了我们丰富的生命和一颗真实宽容的心。 总有些人是珍惜自己的,包括你,包括我,包括一切敬畏生命的人。


我喜欢孩子,现在似乎也只有孩子的笑脸是纯真的了。

风百合  发表于2001-06-07 18:42:56.0


 


夏日随感(二)

秋水灞桥  发表于2001-06-07 22:30:43.0


 

夏日随感(二)

06/06/01

又在这样一个夏日里,我来问自己要的是什么。

夏日的下午,我坐在与外界隔绝的实验室里,问自己:你要的是什么?这时,外面大概还在落雨,雨打在树上,打在草上,打在路上,溅起一朵朵浑浊的花;也或许,已经停了,潮湿的空气在午后变得热起来,蒸出泥土的芬芳,树叶还在滴水,松鼠又拖着长长的大尾巴出现了。

松鼠是有所求的,它在草地上,在树下跳来跳去,它是在找食物。它们经常衔着一小粒儿坚果,嗖地一声窜上树去,在确认了没谁和它抢之后,便津津有味地啃起来。在我们人看来,它们是那么可爱悠闲,看见松鼠,我们似乎觉得,在这个匆匆的人世里,我们还苛求什么呢?隐居于红尘之外,每天看松鼠嬉戏,不必劳心去顾念什么,不也很好么。可是,松鼠也是有所求的。

那么,我们人呢?我呢?

我似乎应该被认为是个强求的人。我是个倔强的孩子,我是个争强好胜的孩子。所有这一切,把我送到了异国。以后,它还要把我送到哪里?

昨天,我坐在玉米田边,看天上的鸟。周围很宁静,只有两只灰色翅膀的鸟,一边叫着一边从宽阔的田野上掠过。它们的叫声似乎充满了整个天空,有几分凄然,有几分寂寞,又有几分渴望。它们似在追逐,又似在单飞,它们并不同飞,有时离得很远,有时又交叉而过。那响亮的叫声相互呼应,在黄昏的天空里。黄昏的天空是阴沉的,那些云连成一片,也并不压得很低,似乎在观望着什么。

我又问自己,我要什么呢?在玉米田的中间,有一片高出来的地,就象是海上的一个小岛。上面长着一些树,远远的,看不清是什么树。再远处,树林遮住了地平线,林间的大片空地上,是一片房子,很朴素的那种。

哦,我听得见自己的声音。

我是谁?我的身份是一个闯荡异国的留学生。这便注定了我要去干什么,要付出汗水去取得什么。可是,我要的,却终究是什么?

我想起北京街头潮水一般的人群,各式各样的脸,脸的后面有各式各样的灵魂,各式各样的愿望。有的是美的,有的是丑的,有的是不美不丑的。我要和他们在一起,我也要离开他们。我要进去,我也要出去。我要混在他们中间,和他们一起吞吐着城市的空气,和他们一起在建筑物之间穿行,和他们分享成功、失败和世俗的冲动。但是,我知道,我不会永远和他们在一起。

也许终有一天,我会离开所有的人,到山里,湖畔,或者海边。又也许,我会营营了一生之后,在医院的病床上,在儿孙的环绕里,悄然睡去。谁知道呢,在茫茫的未来里,我看不见什么确定的东西。扑朔迷离的红尘之爱,如同夜里飘近又飘远的面孔;而每日里固定而因此显得无比忠诚的日常生活,排在一起,也让我看不到边。

我又想起那些书页里浮现的灵魂。他们的肉体,他们经历过的悲欢,已经消逝在时光的深处,只有这些文字,这些灵魂,如花朵一般开放。世界上,大约只有这么一种花朵是永恒的吧。我想,如果有一天世界毁灭了,那么这些在各个角落里开过的花儿,是不是还会在人类的废墟上仍旧开放呢?

我愿意拨开所有这些日子中的泪水与笑声,我愿意拨开那燃烧在内心里的痛苦,我愿意拨开缠绕着我的孤独和迷惑,象一只鸟儿一样,无声地飞去。那布满着云的天空啊。

在我得到的时候,我同时也失去了。在我失去的时候,我便也得到了。

我还是说不出我想得到的是什么。忽然想起一句话:至上的欢乐,稀薄如空气。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