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质本高洁芳华冉

Lotus shadow  发表于2001-03-17 14:38:04.0


 

在灯下读着陈丹燕笔下的上海的“金枝玉叶”和“红颜遗事”,悲喜着Daisy和姚姚的故事,想着上海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才能使得金枝玉叶的Daisy和普通女子的姚姚在命运如夏天的雷雨一样不可阻挡地降临到生命中时都义无反顾地选择依然保有理想自尊和骄傲。
当Daisy还在中西女塾读书时,中文还说得很不流畅。那时因为有许多人企图绑架郭家的人,Daisy的社交圈一直很小,只与荣家和宋家的姐妹相熟,出入都有保镖跟随。姚姚上小学时,身上是西式的裙子,脚上是在蓝棠定做的皮鞋,头上戴着蝴蝶结,有时抱着洋娃娃在家里走来走去。谁又会想到在那个一切都颠倒过来的年代里,Daisy被送到上海郊区挖鱼塘,因为她带着些行李,带队的人让她跟着装行李的小船去劳改地。于是她一个人跟着一条装满煤与行李的肮脏小船,在青浦的烂泥河道里走了几个小时。姚姚则是被人在路上拦下来,说她穿小裤脚管裤子,就剪开了她的两只裤脚管。
就是那时Daisy以大家没想到的坦然接受了命运,经历一贫如洗,一任丈夫死于看守所,另一任丈夫在文革前期死于癌症,以二十四元的收入照顾一个工程师儿子和一个跳芭蕾的女儿,她自己烫着整齐的银色短发,偶尔穿起长裙,依稀还是从前的华美。姚姚在被人剪开裤脚管后,弯下腰把剪成一块布的裤脚管挽上去,使它们看上去像一条中裤的宽宽的翻边。姚姚当街整理好了,然后转身走开。在和燕凯去杭州旅行的照片上,姚姚穿著小格子的衬衫,委婉地扣着领子上的第一粒扣子,依旧是个有教养的女子,潋滟的湖水也被她的笑映亮了。
上海的天空从来都不是艳阳高照的,而是那种阴阴的多云的蓝天,一种默默的坚忍渗透自街边的梧桐斑驳的老房子以及生活在这片天空下的人的饮食起居。最后的黄昏,Daisy自己去上了厕所,自己走回到床边,躺下,几分钟后她开始呼吸困难,然后,很快地离开。实现了自己一生独立的理想,得以安详干净体面的谢世。姚姚死于一场车祸,是在她终于落实了工作单位的前一天,那时她蓬勃向上的笑容已经被上海旧青年的神情所替代,它遮住了所有的“现在”,这车祸是不是使她不必再假装自己是生活在另外一个地方了呢?读着她们的故事会感到自己内心的简单和平静,如果这些暴风雨无情地打在我们的身上,我们能否不心怀怨怼坚持着勇敢和骄傲?
也许只有最坚强的心灵才能支撑起坎坷的感情,只有最优雅的秉性才能将尴尬的处境维持到自尊的空灵。不需要证明的美丽才是高尚的美丽,不需要诉说的委屈会成为一种骄傲。

 


嗯,我看过陈的<上海的风花雪月>,里面也提到这位永安郭家的二小姐。

城南  发表于2001-03-17 22:44:41.0


 


涉江呀?好久不来了:)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8 20:56:14.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