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纪事之珠——上海记行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6-22 18:08:29.0


 

我从不能把握现在。
    有许多事,往往要在日后的某一刹那,方从记忆之潭中缓缓浮起,枝叶细节,历历在目。



    【火车】

    我是在大二那年的夏天,独自去的上海。
    临行前我打了电话给蓉儿,嘱她在车站接我,自初中毕业之后,我便没有再见过她。
    那趟车是我坐得最紧张的一次,因为疏忽,我手里只捏了一张四元钱的附票,原票却忘在宿舍,一路上撑起胆子,竟然侥幸得过检票口、上车门和行程检票,慌慌张张混将过去。
    上海是那趟车的终点站,途中同学纷纷离去,而本该也在中途换车的我,却和其它远程的同学一起,在第二天的薄暮时分随着一声汽笛长鸣,渐渐接近上海。

    远天暮色灰暗,一个传说中的都市,隐隐现出高楼的轮廓。
    这就是我的终点么,上海,姐姐每年买回一堆时装的大都市,有许多半生不熟的亲戚在上海的大都市,有着精致传统的大都市。
    列车进站了,速度越来越慢,眼前晃过一张张侯车人的脸。从来没有在上海站下过车,听说车站很大又复杂,我在座位上踌躇地握着蓉儿的电话号码,又默背了一遍。
    就在这时侯,我眼睛的余光突然意识到有个少女一边追着火车跑一边向我挥手,连忙探出头去——我是背向火车行进的方向坐着,此时车速愈行愈慢,这少女几乎能和火车保持同一速度,她首先叫了起来:“是我呀!我老早看到侬了!”揉了揉眼睛,那果然是蓉儿,只是她的变化有些大,我有些讷讷,只得向她笑笑。一时车里车外,我趴在窗沿看她跑,她呢,一边跑一边仰头看我。


    【蓉儿】

    提了包,出了站,坐车跟她回浦南新村的家。
    那地方离闹市区有些远,是以她舅舅与她换了居室,她一人独居一室一厅,十分清静。
    晚上她将旧照片翻出来与我对照,说:“你没有什么变化。”
    我仔细瞧了瞧,那是初中时代的三人合照,我,青青和蓉儿,她俩前后与我做过同桌,也常常结伴回家,打笑时各自替对方取了金庸小说中的人名来玩,两人一个本名青青,一个本名蓉,恰巧合了夏青青和黄蓉的名字,只我,金庸未曾想到要替我也留下一个名字,遍寻不见,她们便把笑傲江湖的任盈盈派给我做,在许多年里,我常常接到这样的信:“亲爱的盈盈,还好吗?……”
    青青与我高中仍在一处,只蓉儿随了母亲回上海,一晃,几年就过去了。 
    她白了些,也胖了些,额前卷卷的细发仍然散漫地垂着,说不出哪里变了,只是这几年的沪上生活,令她明显地变成一个上海人——从口音到气质,毕竟她有一半上海人的血脉。
    丝毫未变的,是她的热心。蓉儿在初中时就是个任性而略微冷淡的人,而三年同行同桌的我却知道,她是如何重情重义的人。


    【高温】

    到上海的第二天,气温骤然上升到四十度。
    热气蒸蒸,从天至地笼罩下来,蓉儿带我去豫园、外滩和南京路,还去看南浦大桥,周遭景色如何,我统统忘了,只记得一路上不停地吃盐水冰棍降温。
    次日到西郊动物园的时侯,人十分少,我并不为意,蓉儿却不胜诧异,说今天人怎么这样少,一打听,当日四十二度。大象狮子蜷卧在笼内睡觉,我们就在白晃晃的阳光里看它们睡觉。
    路上很空旷,我记得我们一直走一直走,到底也没有看到什么新鲜生猛的物事。隔了这么些年,完全不记得当时是否口干舌燥了,是仗着年轻吧,在热炙的骄阳里仍然兴高彩烈,而且没有中暑,这真是奇事。
    回去以后我还玩掌上机到天亮,醒来时蓉儿已经去上班了,我再接着睡,昏昏沉沉的,感觉做了一箩筐乱七八糟的梦,每当体力过度疲惫时,我总是这样白日发梦。


    【走失】

    短短的上海之行中,竟夹杂了一次恐怖的走失经验。
    自以为不须人带路,会得行行坐坐十分妥当的我,在蓉儿上班的时侯,脑子里带着“WENXI”这两个音出了门,晚上跳下公共汽车毫无心机地回到浦南新村方正划拉的楼房群中。我以为我有正确的地址与良好的记忆,但当别人问我“到底是闻喜路还是汾西路”时,我才怔着了。闻喜与汾西在上海话中几无差别,而我只记得音,根本不知道是哪两个字!
    在彷徨与害怕中,我越走越快,天色越来越暗,但是每个楼房看起来都一模一样。
    已经记不得我是从哪个地方出门的了……
    当蓉儿的自行车从我身后追上来轻轻擦过时,我一把拉住了她的后车架,结果两个人都摔倒了。
    固然这是巧,然而我走了多久,她就骑车找了多久。
    那时快十二点了。
    至今我不能忘记我曾经站在夏日的楼房阴影里遍体生寒。


    那一年,我坐着火车去上海,蓉儿、高温、与走失,构成了我的上海印象,而有形有质的,是我带回来一套粉红色的运动装。
    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去上海。

 


  困在成都

北望  发表于2001-06-22 23:09:35.0


 

困在成都 困通常有两个意思。其一似乎是表示疲倦,瞌睡;其二是表示无法走出,我现在是两者兼而有之。原因是对于成都我是一个过客一下子走不了,而且这个过客又在网吧上通宵。 所以说我困在成都。 因为困所以来上网前饶有兴致准备好好大书特书成都印象的计划就这样破产了。 但是我看到了菊菊回忆出行上海的文章,那是大二,有走失,我无所谓走失,在这个城市本没有目的,也就无所谓失。 我只是困。 回去以后我回写些东西,说实话,本来要说的都是关于成都的好话比如美女比如美食比如通宵只要7元的蜘蛛网吧......


迷迷糊糊的菊菊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6-23 01:58:21.0


 


  哈哈,不管是闻喜还是汾西,都是俺山西的,你对俺山西真没有感情。

阿甘而已  发表于2001-06-23 12:49:17.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