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一个下午(瞎写)

凤兮  发表于2001-03-19 06:24:58.0


 

每年春天来得时候,总觉困倦。然后是不知名的伤悲,走在阳光下,总是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看着街上女孩子的衣服越来越薄,有些惊讶却也羡慕。总是一团团的裹在重重衣物下,因为春寒。 
周五的时候,突然的发闷,看了看没什么事情,就找了借口溜了出来。外面依然阴阴的。还是茫然,不知作什么好。迎面的54开了来,突然记起包里还有两本书到期了,就跳了上去。车很空,挑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思绪又开始飘渺。眼睛有些累,闭上,再睁开,有些担心坐过,可想到下午也是空的了,索性放心睡去。
再睁眼时,却见眼前一丝一丝的绿,竟是骇了一跳。再细看,原来是柳树,竟然已经绿了。沿河的正是五龙潭,里边深深浅浅的长满了树及灌木。每到春夏之交的时候那片绿色浓的总让人移不开眼睛。现在却是只有这浅浅的绿烟了。这条路似乎叫做湖山路,以前路边是垂垂的柳,垂柳边是潺潺的河,河边是深深的巷。深深的巷子里是不知的故事和人。以前总喜欢骑了自行车,在这儿悠悠的逛,这儿有条街叫什么铜布司之类的,我就怀疑以前是不是管锻造的。
再过去就是大明湖了。远远望去,又是一片水连天。这儿我一直不喜欢来。小时侯父亲常带我来。大了竟只在毕业时来了一次。还被扔在湖心岛,从此就不大乐意来这儿了。可我一直很喜欢湖畔的省图。这儿的古籍部正对着湖面,不知是何种风光浩淼,可惜只能梦中想念了。走到大门处,犹豫了一会儿,罢,索性一游罢。进去,又是那幅古怪的字。从来没看过,也没这个耐性。绕过它,就是蜿蜒的小路了。走到湖边,揽住一根柳枝,细细的看。是种特别的嫩黄。不忍折断,又放开,它悠悠的晃开去了。
再过去,是游乐场。记得有个滑梯,是大象造型的。长长的鼻子,弯弯曲曲的转下来。小时侯每次来总要玩半天,父亲再三的催,方恋恋的去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前行。拐过去是铁公祠,抗清而亡。看了两首纪念诗,有些倦了。回到湖边,这儿正对着千佛山,据说秋天运气好的话可以看到佛山的倒影的。又记起以前的老残游记。可惜今日没有黑妞白妞了。
这儿是荷香楼,当时在这儿拍了很多照片。萍要了最难看的一张,说最傻,也最好看,呵呵。最后的一次来大明湖是和她拍照来得。大家都要照片,只好找了时间来拍。第一次也是和她,在趵突泉。那时也是为了中学的同学纷纷要照片,只好跑出去拍。回想来,似乎一直不是喜欢拍照的人。一生中最多的竟是大头照。
当时在整个公园内玩了一遭的。甚至连游人甚少的小山也去了。我一定要去湖心岛,因为那儿的历下亭是很有名气的,可我竟从未去过,心有不甘。她拗不过我,只好去了。未想到游艇把我们送到以后就此不见踪影。直呆了一个钟头,饥肠辘辘,疲乏不堪,才有一好心人划船经过把我们带走,至今想来依然恨恨的。呵呵。
不写啦!太长了,反正以后就回去了,然后知道柳树发了芽,玉兰花还没开。至于桃李更是遥遥。很放了一颗心。

 


你春也是愁秋也是愁,冬夏也是愁,真叫人不放心

人淡如菊  发表于2001-03-19 10:01:55.0


 


嗯,风兄这篇散文不错。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看起来平平淡淡过下去的。

城南  发表于2001-03-19 23:38:58.0


 


原来是疯“兄”啊!我看走眼了,对不住得很啦、、、该散文的精华在最后一段----不写啦�

张三无聊  发表于2001-03-20 08:11:54.0


 

标题: 原来是疯“兄”啊!我看走眼了,对不住得很啦、、、该散文的精华在最后一段----不写啦!太长了,反正以后就回去了,-----开玩笑啦,哈哈哈、、、、

内容:


  真的喜欢“反正以后就回去了,然后知道柳树发了芽,玉兰花还没开。至于桃李更是遥遥。

雨夜昙花  发表于2001-03-22 05:02:21.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