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斋文学论坛>>文学创作>>现代诗歌

 主题:既得其意

琥珀豆  发表于2001-07-04 00:37:31.0


 

远远的那湖,碧绿了似乎有一个春天,而我一直以为那是稻田,因为我的玻璃蒙尘了一个春天。
有一个买擦玻璃器的推销员来我办公室,给我擦了玻璃,他说三十二块钱买一个擦玻璃器。不买,谢谢。他离开了。
我远远望蓝天白云下的那湖,那湖掩映在贼头贼脑的楼房之间,亦用它满布的凤眼莲,抖动着果冻一样的波纹。
真美丽,有人说。远远地那湖的波纹,果冻一样抖动着。我把眼药水滴在眼睛里,再戴上眼镜,分外看得清楚,那湖水,那波纹。
有人到那湖旁边的学校里买花,有无根的鲜花和受虐的盆景,买回来放到办公室。办公室里来了擦玻璃的推销员,说这盆景真美丽,像那湖水一样碧绿。
我扶扶自己的眼镜,我满头蓬乱的长头发在湖对岸的办公室里发绿光,我的眼药水常常弄到鼻子里,是否湖水里长满多余的凤眼莲便如鼻子里进了药水,忍无可忍,但是忍了下去?
湖水忍着多余的凤眼莲,而我忍着生之哀矜。我想不语,我想无话可说,但是我每天都在重复着一再的废话。
我已经好久没有游泳,因为水里面总有细菌,我不再是一只蝌蚪,自由自在,可以无话可说。
这个夏天的蝌蚪都躲在哪里?果冻一样柔软的小蝌蚪,黑绿色渐渐变成碧绿色,如果长大会不会愿意寻找一个玻璃缸,玻璃脏了自有人来擦,三十二块钱可以买一个玻璃缸。
我忍着生之哀矜,如一只蝌蚪忍着成长的玻璃缸。我想不语,可是远远地那湖里的细菌喧哗了一个春天。
远远地那湖,又过了一个春天。

 


  我们都是众神养的蝌蚪。

柔软时间  发表于2001-07-04 03:43:46.0


 


  蝌蚪長大了成為青蛙,青蛙卻不會變成王子.因為是先有了王子才有青蛙.

黃木  发表于2001-07-04 08:11:06.0


 


用图文帖子回复 用所见即所得帖子回复
用 户 名           密 码     新用户注册
标    题  
标题图标  
无图标 原创 转贴 文章 问题 主意 请进 注意
你好 赞扬 反对 喜欢 不爽 有趣 无聊 好奇 疲倦
摆谱 高兴 忧愁 吐舌 发愁 挤眼 生气 大笑 大哭
晕倒 弱智 急死 鬼脸 羞涩 傻笑 伤心 痛苦 恶魔
帖子内容